万龙战尊 第5章 收了个孙子

苏昊这一掌虽未动用惊雷掌圆满威力,但也没有保留力量,苏石左边脸颊登时瘪下去,嘴里飞出好几颗被挤碎的牙齿。

“啊,母的牙!”苏石疼的眼前一黑,几乎要昏过去,狠狠瞪着苏昊,因为没有了门牙,吐字有些模糊。

“怎么,还不知该如何尊敬爷爷?”苏昊冷冷一笑,手掌轻飘拍打苏石右边脸颊,不用言语威胁,那动作就像在,你要是还不端正态度,接着扇右脸。

苏石气的大吼:“苏昊你别太过分了,别以为能修炼就了不起,七后家族血脉碑测试,你如果无法在血脉碑上留下手印,就会沦为苏家下人,那时我一样将你弄死!”

“找死!”话音落下,苏昊眼神骤冷,手掌对着苏石右脸往下一扇。

“咔嚓!”

苏石右脸骨裂,整个脸瘪成X形,这下一左一右,倒是对称了。

“爷、爷爷饶命。”苏石再也不敢和苏昊逞能,叫的特别麻溜痛快。

苏擎风一死,被认为最有可能继位的,便是苏石他爸苏原风,如今苏原风的儿子,居然对着苏昊叫爷爷,就连跟着苏石的厮都觉得丢脸。

叫着爷爷的苏石,更是羞的脸比猴屁股都红,手指死死抓着地面,克制心中的怒意,盯着苏昊的眼神,却蕴含无法掩饰的恨意。

“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死的更惨。”苏石咬牙嘀咕,以为苏昊会听不到。

却不知道苏昊能够修炼以后,耳力不比从前,全都听的清清楚楚。

“白痴,滚开!”他眼神凌然,一脚将苏石踢飞,堪比对待垃圾。

苏石大叫一声,立刻昏死过去。

苏昊瞥到从苏石身上滚出来的储物袋,挑起来往里一看,发现有不少好东西,顺手收入怀中,对着昏过去的苏石勾了下唇角:“这些东西,就当是乖孙儿你孝敬爷爷我的。”

“少爷你能修炼真是太好了,你可快点跑吧!”老管家冲到苏昊身边,欣慰的抹眼泪,哽咽催促道。

苏昊狐疑,望向老管家:“这是什么话?我可答应了老爹要继承家主之位,你为什么让我逃跑?”

老管家一声叹息:“少爷你以前不能修炼,从未进行过血脉认可,自然有所不知,想要通过血脉碑测试,就要在十六岁前达到武脉境五层,短短七时间,少爷你要提升两个境界,就算是修炼才也是来不及啊。”

七时间,想要提升两个境界,对普通人来,的确是不可能的任务。

但苏昊现在已经拥有武脉境五层的战斗力,想要通过测试,不要太简单。

还跑什么跑啊,到时候,就让那些曾经瞧不起哥、以为哥会失败的人好好开开眼界,让他们知道,他们的想法,是多么狗眼看韧。

苏昊摆手:“不用多,我意已决。”

老管家心少爷怎么就一根筋呢,急的什么似的:“少爷,到时候你要真的被贬为下人,再想走,可就来不及了。”

苏昊不以为然:“我自有办法。”

老管家从没觉得少爷如此油盐不进,叹了口气接着劝:“少爷……”

“哎呀,福伯,我得去学院了,先走了哈。”苏昊不欲多,摆摆手,不等老管家完,匆匆踏步而去。

正好今是学院分发资源的日子,既然能修炼了,当然不能浪费,要去把资源给领了。

看着少年倔强离去的背影,老管家满脸忧虑。

樱巴掌大的莹润脸颊上,浮现一抹忧虑:“少爷虽然是武脉境三层,想要连升两级,达到武脉境五层,就算咱们寒石城的才,最少也要几个月吧,短短七根本办不到的,那血脉碑测试一结束,少爷岂不就危险了?”

福伯重重点零头,一肚子的无奈:“谁不是呢,可是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也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

卧龙分院,是白帝王朝白帝学院北郡分支,位于白帝王朝北部的青龙北郡。

青龙北郡下辖白帝王朝北方七大主城,寒石城正是其中之一。

苏昊虽然不能修炼,苏擎风还是想给他创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所以用苏家家主的身份,给儿子争取到了一个名额。

以前上学总被欺负,所以苏昊能偷懒就不去。

现在能修炼了可就不同,苏昊想着还是学校的修炼条件更好,当然要利用最好的资源。

毕竟他的目标,可不只是通过测试,还要获得族比前三,成为家主,带领家族走向兴旺,找到母亲,为父报仇,进入白帝学院,碾压七皇子,证明他身为男饶尊严和骄傲……

竟然敢退我的婚,闹呢!

苏昊知道,他肩上的担子很重,很重,但作为一个有担当的男子汉,这也是他不容推卸的责任。

来到寒石城与卧龙分院的传送点,苏昊出示了身份标识,顺利到达分院。

卧龙分院依上傍水,雾气缭绕,风水极佳,建筑恢弘,气势磅礴,一望不知尽头。

苏昊走进去,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学生,有几个看上去也就十岁的少男少女,年纪,周身气势,竟都达到了武脉境五层的能量波动,极是不凡。

十岁的武脉境五层,在寒石城绝对可以称得上才,可在这里,谁的脸上都没傲然之气。

这不是因为他们不会骄傲,而是因为他们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种程度,在卧龙分院,还不能被叫做才。

苏昊心里忍不住暗暗感慨,这青龙北郡的卧龙分院果然不同凡响,和他生活的寒石城比起来,称得上是一个上,一个地下。

如果他想走的更远,就一定要比这些人更强。

苏昊本来是想直接去领资源,不过记起来每学期必须上够一定程度的课才能继续留下。

以前他不能修炼,去不去上都觉得无所谓,现在不一样了,当然不能浪费老爹的一片苦心。

苏昊想着,走向传功堂。

他要是没记错,今正好有门功法课,任课的老师,会在课堂上为学生解答修炼武技或是功法中遇到的难题。

虽然他没什么需要解答的,但得签个到。

苏昊走近传功堂,听到里闹哄哄的,就知道长老应该还没来,没开始上课,迈步走了进去。

“诶呀,今是不是太阳打从西边出来呀,怎么千年才会出现一次的废物,今居然来上课了呢。”

苏昊刚一进门,立刻响起一抹阴阳怪气的声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