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龙战尊 第3章 一纸休书

“可能是不想退婚,躲起来了,”秦家长老目光冷冷扫向后堂,冷声道,“不用着急,他要是再不滚出来,一会儿老夫就亲自将人抓来,今什么,也要让姐你和那废物划清关系。”

“进我苏家抓人,好大的一张脸,不要脸的老匹夫,谁给你这个能耐?”

“是谁大放厥词!”秦家长老化形境一层修为,跨越苏昊两大境界,一声怒喝,威严赫赫,就连旁边的秦嫣,也受了一丝影响,脸色微变。

“是我,苏昊。”

脚步声起,话音落下,苏昊出现在会客厅中,神色平淡自如,没有半分惧意。

秦嫣微微惊讶,抬手虚拦秦家长老:“算了六长老,正事要紧。”

六长老蹙眉,退后一步。

“你可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敢出现呢,”秦嫣神色倨傲,高高抬起下巴,道,“苏昊,我今来,是要和你解除婚约。”

如果在这之前,苏昊还有一丝微弱期待,听到这话,心寒如冰。

他视线落在秦嫣脸上,看着那张艳若桃粉的脸蛋儿,有种吞了苍蝇似的恶心,冷冷道:“我爹刚刚陨落,尸骨未寒,你就来和我要退婚?”

“尸骨未寒又能如何?”秦嫣一脸无所谓,“人死灯灭,强者为尊,你爹一死,你这个废物对我来毫无价值,我可不想在你身上浪费时间,既然有真正的才,白帝王朝的七皇子和我提亲,我自然不会拒绝。”

白帝王朝,是凌驾寒石城的至高统治,白帝唐苍穹,据传为月府境强者。

唐苍穹的十几个儿子,更是各个不凡,尤其是七皇子,为其中翘楚,王位的最强竞争者。

年轻轻轻,已是元丹境高手,整整跨越苏昊三大境界。

所以七皇子派来的人刚明来意,秦嫣就马不停蹄带人赶过来退婚。

苏昊真想不到秦嫣会是这种嘴脸,攥紧手指,冷冷道:“当年要是没有我爹,你们秦家差点就被灭族,昔日恩情,你们难道全都都忘了?”

当年,还是秦家苦苦相求,才定下这门婚事。

秦嫣撇了撇嘴角,漠然道:“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就算我秦家当时求你爹救命,你爹可以不做呀,他非得当烂好人,那是他蠢。”

“废话少,我知道你不能修炼,所以资源对你也没用,就给你些我不看在眼中的世俗之物,就当是我对你的补偿,你要是还有什么要求,可以随便提,我会尽量满足你。”

“不过,今我们退婚以后,你一定要保证,不要对我痴心妄想,我不想让七皇子知道,我和你这种废材有任何关系。”

她着两手一拍,秦家下人立刻呈上两块金条。

苏昊看着金条,心中怒火汹涌,他老爹的善良,竟被这些人渣如此丧心病狂的践踏。

“区区一些世俗之物就要打发我,你们秦家果然狼心狗肺,”苏昊冷笑,故意恶心他们,“既然随便提,那我要你跪下给我苏家磕头认错。”

“什么?!”秦嫣震惊,完全不敢相信从废物苏昊口中,听到如此霸道的要求,惊呼道,“你竟然想让我这个将来的皇后,给一个的苏家,和你这样的废物磕头?!你真是好不要脸!”

苏昊嗤道:“我父亲尸骨未寒,你就迫不及待想要舔别人脚趾,前来退婚,你还敢和我提脸?”

如今的他,可不是那个在寒石城抬不起头的废物苏昊,未来,他定要踩碎四海八荒,成为绝世强者,别一个秦嫣,哪怕秦家,有何畏惧!

秦嫣睨着苏昊,宛若看着一只蝼蚁,居高临下道:“苏昊,我知道,你就是嫉妒我要成为皇妃,未来白帝王朝的女主人,所以心有不甘,才会恶言相向。”

“只是你这样不自量力,只会让我更加瞧不起你,”秦嫣着,回首抬头仰望东方,道,“七皇子乃是百年不遇的才,白帝学院第一人,无论是赋还是人品,都远非你这样的废物可以匹及,只有那样优秀的男子,才是我秦嫣要依附的男人。苏昊,认清现实吧,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永远也配不上我的。”

“我堂堂苏家少主,根本看不上你这种女人,你少搁那自我感觉良好,告诉你,今不是你来退婚,而是我休的你,”苏昊刷刷几笔,将一纸休书扔到秦嫣身上,“从今起,你秦嫣就是我苏昊的弃妇,我苏昊不要的残花败柳!”

“带着你的东西,给我滚出苏家。”他手一拂,金条‘哗啦啦’落在秦嫣脚下。

秦嫣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半步,脸上神色分外难看。

弃妇与退婚决然不同,她秦嫣若被冠上弃妇之名,绝对是她人生耻辱。

她气的浑身发抖:“苏昊,你……”

“我什么我?”苏昊玩味一笑,“我让你滚,还不快滚,难道需要我让人教你如何滚么?”

“哼!你爹一死,你们苏家只能沦为鱼肉,任人宰割,今你敢羞辱我,就是羞辱秦家,我秦家绝对不会放过你,你一定会后悔今所的话。”

“是么,你和你的秦家要是有那个本事,尽管放马过来,”苏昊负手而立,不足十六岁的单薄身躯,骤然涌起铮铮铁骨气势,霸气回应,“不过我也告诉你,苏家不会没落,我也不会是废物!”

“早晚有一,我会带领家族走上巅峰,我要让所有人对我刮目相看!”

“哼,七皇子算什么,白帝王朝又算什么,不过只是我成功路上的垫脚石而已,空,才是我的极限!”

“到时候,你会跪在我脚下求我,后悔今看扁我,而我,连一个眼神都不会给你,滚!”

“好,很好,我就等着看,究竟是谁跪在谁的脚下,我们走!”秦嫣恼羞成怒,带人拂袖而去。

“少爷你太意气用事了,你不能修炼,秦家随便谁都能杀了你,你现在得罪了他们,可怎么办啊。”老管家双眼通红,含着担忧。

苏昊记得这老管家是忠仆一枚,如此,也不过是出于关心自己,安慰道:“不用担心,我已经……”

他正要已经可以修炼,忽的从会客厅角门,传来一抹嗤笑。

“苏昊啊苏昊,你是不是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