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龙战尊 第1540章 过了

听到那种话,水画眉真的是,一点点的,都没有觉得,有什么感动的地方,而是觉得,特别的可笑,因为,她是很清楚,云摇光,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的。

面对云摇光,真的,没有能够,有一点点的感情。

因为,云摇光这种人,其实,对待自己好,也不过,是有目的性的,为了,得到自己罢了,事实上,这家伙本身的品质,是要多恶劣,有多恶劣,要多糟糕,有多糟糕,别人可能,还不知道,自己,可是一清二楚,又怎么可能,被这种家伙欺骗呢?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对于这种家伙,随手用起来,简直,是相当的,没有,一点一点的心灵伤的愧疚之类的,反正,这种事情,是无所谓的,在水画眉看来,云摇光这种人,也不值得,被很好的对待呢,真的不值得,这不仅仅是自己,会这么想,如果,知道真相的人,对于云摇光这个人的本性,非常清楚,都是会,这么想的,这本来,就是一种事实。

对于这种事实,对于这种,无可否认的情况,对于这种,没有任何人,能够否认的存在,是绝对,不可能,有其他的改变,和一些其他的想法的,这一点上,是非常,非常确信,非常非常,没有任何的意外的。

但是,也肯定,是有着,那种存在,根本,是不知道真相,是什么,就是会,急于下决定,觉得,自己对于对方的那种利用,那种随手就用,是一种,非常恶劣的行为,不过,对于这种事情,根本,就无所谓,不了解自己的人,随便去怎么说,又能如何呢,随便去,怎么认为自己,又能如何呢,自己,又怎么可能,去改变那种人的想法,去改变那些人的想法呢?

说实在的,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存在,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根本,就是无论如何,发生什么,都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事实上,很多人,就是有那种,恶劣的天性,喜欢,去看别人的笑话,并且,喜欢八卦,别人,活得越不好,活得,越悲惨,那么,他就会觉得,特别的开心,这简直,是一种,非常糟糕非常卑劣的事情,但是这种想法,本人是肯定不会承认的。

也就是说,有着那种想法的人,本身,是肯定,不会承认,那样的事情,不会承认,他们,自己,却有着那样的想法的,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如果,是承认了那样的事情,究竟,只是一种对于,他们整个人生的否定,对于,他们整个人生的,那种完全的颠覆,而事实上,他们,您可是去颠覆,别人的人生,用他们自己的各种,谎言,各种卑劣的那种,想法,去颠覆别人的人生,也不可能,愿意去颠覆自己的人生,毕竟,每个人,都是自私的,都是,会在很多情况下,以自己为优先考虑的,这个世界上,在自己看来,恐怕,是没有那种真正,的能够在某些事情发生的时候,把别人放在更前面的人,而都是我将自己放在更前面的,即便是自己的这种想法是非常消极的,在有一些人看来,有一些圣母看来是非常消极的,对于自己来说也是无所谓的。

水画眉真的是觉得在很多方面在很多时候,自己对于人性真的已经是看得非常累了,觉得看的已经是非常非常的疲倦了,也是不肯再相信人性这种东西呢,因为实在是让人觉得太恶心了,很长时间以来,所构建的那种三观,那种想法,都被很多的事情给打碎,完全的损坏,彻彻底底的,变成一种,变成一种完全无法复原的东西,以至于再也不想去想那些,也再也不想去相信那些了。

这种事情,虽然,在自己看来,也是,有些可悲的,也是,没有办法的。

所以说根本不需要有什么心理负担,自己所想的,那么去做就好了。

而在这个情况之下,虽然是有些觉得对面的那个少年是稍微有一点点的眼熟,肯定是在某个场景或者是在最近的时间看见过的,否则的话就连自己也不是会有任何的那种记忆去记住对方,不会有那么容易的情况之下,能够记住对方,因为自己也是没有那么闲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还把对方印刻在脑海当中,这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一件事情,但是也不打算告诉,自己旁边所站着的这个人,因为自己没有那个必要,也没有那个权利,没有那个义务去做那样的事情,自己和这个家伙到底有什么关系呢?答案就是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一定要告诉他什么呢?

而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对面的那个少年也根本不会耽误到他们的事情,当然如果是不交出来好东西的话,倒是有可能发生那样的事情,也就是说会耽误他们的一些时间,不过,看起来比对方的年纪,比那个少年的年纪来说,也不是多么让人觉得,有可能浪费他们多少时间的存在,所以这种事情也不用太过于担心,全家会站在自己旁边的这个人解决就好了,反正这种无所谓的事情也不值得浪费自己的时间,要是有那个时间和那个精力的话,不如把时间花在更有价值的事情上倒是来得更好,这对于自己来说,一直以来就是那么做的一直以来是自己所信奉的行事准则,没有任何其他的认可以,让自己,去浪费那种时间。

所以对于这件事情,采取一种置身事外的想法,置身事外的态度和作风就好了。

当然这是几秒钟之前或者说是几分钟之前的想法,很快的便是,在那少年,那么强硬的态度之下,好像事情完全变了,好像事情完全超出了自己的预期和预料。

这种,真的是让人觉得,不能想象的。

是真真切切实实在在的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少年居然可以那么说话,为什么那个少年居然可以有那样的底气?难道是觉得生死都无所谓吗?如果说自己对那个少年稍有一些印象的话,那么就有可能是,对方也是与十大宗门有所关系的,或者说即便是对方没有穿着宗门弟子的服饰,那么也是在某种情况之下和东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或者说其实虽然没有穿着服饰便也就是某个当中的弟子。

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对方确实能够用这样的态度这样的语气,这样完全不屑一顾的,态度和自己身边所站着的这个人说话明显是不将对方当成一回事,是不将对方放在眼里将对方视为空气一般的那种存在,甚至还有一些觉得自己身旁站着的这个家伙是那么的可笑,能够说出刚才那番威胁的话,是那么的让人觉得非常的不可理喻,觉得非常的不能理解。

说实在的,这才是最为根本的让人不能理解的事情,难道不是吗?毕竟自己身旁所站的的这个人,这个家伙,才是应该属于那个更有实力的,就在十大宗门当中,难道不是人人都应该知道的一个事实吗?不是人人都应该了解的一个实际发生的情况,实际存在的情况吗?为什么会有人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会做出这么让人觉得莫名其妙的事情?会做出这么让人觉得不可理喻的事情,会发生这种事情呢?有没有人现在能来告诉自己,这一切,是不是自己在做梦?是不是完全是一个梦境?实际上是根本不可能的,实际上刚才,根本没有发生自己所听到的那种事情所看到的那种事情,觉得那种就是在眼前完完全全实实在在的发生的事情,到底真相是怎么回事?

水画眉迷茫了真的是觉得特别的迷茫,因为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超过理解范畴的事情,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超越了理解能力之内的事情,最近完全不在自己的理解能力之内了,反正现在是真的没有什么可说的,只是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到底又会有什么样的情况出现,恐怕自己的迷茫和疑惑都可以在接下来的这些总要发生的事情,发生以后得到了解得到,掌握了。

如此这样想着,是没有打算说什么,只是,即便什么都不用说,站在旁边的云摇光,也是能够从表情神态以及那种情绪上感觉到没有说出来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以及每一种情绪的变化,以及现在是什么情绪。

至于理由嘛,非常的简单,就是因为实在是太了解了一直以来所追求的这个女人,都是自己打算,在这个女人身上,得到一种征服感的那种感觉,那么,这种追求的过程其实本身也是征服感的一个部分,就像是在游戏当中,每一个细微的步骤,每一个细节都是最终征服这个游戏的一个手段,而事实上对于很多人来说,对于很多这些游戏的人来说,那种征服感真的是特别特别的强烈,也是特别特别的具有成就感,具有满足感,也是一直以来想追求的一个东西,一直以来想要追求的一件事情,这正是能够解释这这种情况。

所以对于对方的那种情绪上的变化,那种心情,那种感知上的变化是能够第一时间就能够了解的,而这种感知到的情绪也是让其觉得特别的愤怒。

但是这种愤怒并不是觉得,自己不如那个少年,不如那个完全失去理智在自己面前不知道几斤几两的小子,而是因为在自己所要追求的女人的面前,因为那个小子让自己觉得丢脸了,觉得在某种程度上,实在是有些丢人现眼,这种事情自然是不想看到的,毕竟自己可是一个所有人都知道的天才,一个确确实实的天才,自己这样的人,应该被崇拜才对,而不是会被那种小的被那种自己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的小子所必须所无视,这实在是一件是可忍孰不可忍的事情,实在是一件必须要弄清楚或者说是必须压下去的一件事情,否则自己以后还怎么混了。

这种事情是关于男人的面子,一定是不能忍也是一定的,不可能去忍受的,不可能去忍耐了。

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没有任何打算说的直接轰出去,朝着苏昊就那么直接的轰出去。

虽然说只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并没有因为轰出的这一拳而采取任何的行动上的变化,或者说没有缩短与苏昊之间的任何的距离,也不觉得有必要说的这种距离,不觉得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是它所释放的这个威力的结果有影响的存在,但是,确实已经采取了十足的那种攻击那种巨大的力量,那种秋风扫落叶一般的力量,带着让人觉得特别灭顶的威力带着,让你觉得特别厉害的威势,朝着苏昊就那么结结实实的轰击而下。

这种力量恐怖的程度,甚至让他身边的水画眉,都是觉得有些太过了。

因为这种力量这种绝对的力量,这种让人觉得无可抵抗的极为强大的力量,明显是要将那个少年置于死地,而是这种力量的程度,这种强悍的程度完全可以将对方轰成碎渣,可以让对方彻彻底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这一点根本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也是没有任何值得让人觉得有怀疑的那种可能性,因为这种力量就是已经明确的表达了那种意思结果也是一定会发生那样的情况,发生那样的结果,在这一点上毋庸置疑没有什么需要怀疑的,也正是因为这样让人觉得有些过分了,实在是没有必要一定要这么做,对方很有可能是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教训一下就算了,不过旁边站着的这个家伙会做这样的事情,也是没有任何奇怪的,反正对方本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虽然说对于这样的事情看到这样的事情,觉得非常的不好,起码在情绪上是觉得,没那么高兴,但是也是没有任何想插手去管的意思,毕竟这种事情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又不需要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