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龙战尊 第1539章 水画眉的顿悟

就是,觉得,有些事情,能够,省事去做,就不要,去浪费精力,白白去浪费那样的时间,那样,真的,一点意义都没有。

但是,他没有搞清楚的是,这种事情,对于苏昊来讲,是绝对,不可能听从了,因为,从根本上来说,从本身上来说,苏昊也是压根,没有把他放在眼中,对于这种,不如自己的小丑似的威胁,对于这种,来自于,不如自己的家伙的这种威胁,苏昊只是有一种感觉,就是,觉得,非常的可笑。

因此,也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

“不可能,你离开吧。”

对于这种人,苏昊实在是,不想说更多的话,那样,是在浪费口舌,如果,不是因为魏千千的缘故,恐怕,自己带着魏千千,直接从对方眼皮子地下离开,会对于魏千千来说,殃及池鱼,那么,苏昊直接就会做了。

毕竟,和这个云摇光,进行任何的废话,是非常的,没有意义的。

而现在,和对方说这些话,已经,是让苏昊觉得,足够了。

再说的话,简直,就是浪费生命,真的,超过了,没有意义,这一点,本身,是绝对,不会再做了。

但是,对于云摇光来说,确实,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对于他来说,在他认为的情理之中,苏昊也就是,应该,完全的,同意他的话,同意他所命令、和吩咐的话,才是,理所当然的,这种,直接的拒绝,根本,没有任何考虑的拒绝,真的,是让他觉得,特别的错愕,在那一瞬间,比起愤怒,比起生气之类的,就是觉得,特别的不可思议,觉得,特别的不可理喻,不能理解,那么一瞬间,完全的,愣住了,因为他,可是,一个宗门的天才,他可是,让在宗门中的很多、很多的弟子,都是仰望的存在。

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宗门弟子,居然,是这么的不开眼,居然,是敢在他的面前说不呢。

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苏昊不是宗门的弟子,不是十大宗门,任何一个宗门的弟子,即便是,苏昊没有穿服饰,没有穿十大宗门的弟子的服饰,但是,在云摇光来说,也是完全的,么有意识到那一点的。

只能说,在这件事情上,云瑶光,根本就,没有记得苏昊,如果说,对方,不是属于他的世界中的人,也不是,自己所追求的女人,又不是,自己可以利用的,平辈论交的存在,那么,就是没有必要注意,没有必要,记得对方任何的情况,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根本就没有,将苏昊放在眼中,即便是,在这之前,即便是,在进入这里之前的时间内,那种时间,并不是非常非常间隔的很久,对于一般人来说,多多少少,是会对于之间见过的人,有一些基本的印象,但是,对于云摇光来说,却是完全,根本都没有那种印象,没有,一点点,关于苏昊的记忆,如果他有的话,就真的,不会是像现在这样,对待苏昊,毕竟,他也会多多少少的奇怪,为什么苏昊,会和自己宗门的人待在一起,虽然说,他也不在乎,自家宗门的那些,他平时不放在眼中的存在,也不觉得那种存在,和他之间,是有什么关系,但是,总不可能,一上来,就这么直接,多少,要曲折一点,但是,很显然,事实上,他什么都不记得,一点都不记得了,完全,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谁,也不记得,之前还见过。

虽然说,在所有弟子进入这里的时候,很多的弟子,基本上,就是跟着自家宗门的天才,但是,也有那种,没有跟着自家的那种情况,在这一点上,是非常正常的,就像是云摇光,也是不希望,别人打扰他他和自己心仪的女子,所以,没有让别人随便的跟随,也是处于一种非常自我想法的考虑。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是觉得,这种事情,非常理所应当,没有什么,不能理解的,没有什么,不能了解的,也是,没有什么,值得觉得,奇怪,和好奇的,却是,没有想到,根本,没有去想,苏昊绝对不是十大宗门当中的弟子,因为,他的潜意识当中,就不觉得,除了十大宗门之外的存在,可以,来到这个地方,可以,进入这个所在,这对于云摇光来说,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也正是,因为在他心中,对于十大宗门,有这一种,绝对的,那种认为,高高在上的感觉,绝对的,认为是,没有任何的存在,能够普通的感觉,认为十大宗门,具有决定性的地位,更加的,有资格进入这里,如果说,能够进入的,那么,就只有十大宗门的人,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其他的存在,可以进入这里,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现在,是络腮胡的那一群人,也是,可以进入到这里,这个世界上,这个位面上,或者说,是其他位面上,有很多、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存在,这种事情,永远,是存在,只是,这一点,在云摇光的潜意识里,是真的,很难存在。

这就是,一个人,太长时间,井底之蛙,已经,没有其他的,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和考虑了。

对此,苏昊真的是觉得,此人,是特别、特别的没有道理,与特别、特别的奇葩。

当然,这种人,苏昊他,是见过不少的,也是觉得,没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因为,这种人,就是,一直活在属于自己的骄傲自大的气氛当中,所以说,无论是,做出来什么样的事情,理解意外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讲,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他们,总是相信,自己认为能够发生的,只是相信,自己能够,认为发生的这种事情,这是,他们这种人,一贯的特点,和一贯的作风、和风格。

只是,在这种事情上,苏昊肯定不会惯着对方的毛病,毕竟,苏昊也不是这个家伙,他爹,完全,没有必要,去惯着这个家伙,否则的话,他就真的是有病了。

对于苏昊来说,目前的情况,也就是,特别的无语,特别的让人无话可说,其他的,也是非常的,让人不能理解,这种不能理解,是方方面面的,不仅仅,是某一个方面,当然,对于这一点,云摇光本身,是肯定不能知道的,如果,他知道,此刻苏昊的这种心理,他是一定,会觉得气得暴跳如雷、火冒三丈,恨不得一圈打死苏昊。

但是,他就没有那个本事,和那个能力,但是,这些事情,他不知道,他自己,现在还不明白,这种事情,也不是知道,那种事情,根本,不是他能够做到,不是他能够有那种想怎么做,就可以去怎么做的行动。

但是,这种事情,即便是,现在有人说出来,直接的告诉他,云摇光也是未必,能够明白。

对于云摇光来说,那是一件,没有办法,能够理解的事情,反正,在这一点上,就是如此,只是,这种事情,没有人会告诉云摇光,哪怕,他身边的水画眉,也是不会说的。

其实,在这一点上,非常好理解,因为,水画眉本身,对于云摇光,是没有任何的感情,没有任何的,觉得喜欢的那种感觉,甚至于,是有些,觉得,云摇光,很是有些麻烦的。

而且,也只是,其中一个追求者罢了,如果,云摇光真的当着,水画眉会非常苦恼的,也是会觉得,没有意义。

事实上,这一次,之所以,会选择联手什么的,也不过是,因为,这样,非常方便,对于彼此,全都是很好的事情,不过,出于利益的考量,没有其他任何感情上的那种,觉得对方,可以依赖,可以如何的那种感觉,在这一点上,水画眉非常清楚,也是非常的清醒的,比起云摇光来说,水画眉非常的理智。

她也希望,云摇光,不要自不量力,太过于自我意识膨胀。

说实话,这一点,也是让水画眉觉得,非常的不喜欢,当然,不喜欢一个人,不可能,有的时候,是因为,一点,可能,还有很多很多其他的原因,但是,这种人,对于云摇光这种人,这些事情,水画眉也不会直接讲出来。

她是不会,直接的告诉云摇光的。

毕竟,也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浪费,会将时间花在给别人讲自己为什么不喜欢上面,那么实在是有些太可笑了,更何况,对于水画眉来说,在很多时候,可以用的非常顺手,随便拿来用的对象,如果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还是将事情,说的那么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没有的时候,用起来,就不那么方便了,又何必,去做呢,事实上,善良这种东西,并不是每个人,都存在的。

那种东西本身,就是,一种,非常、非常稀缺的品质,所以,很多时候,大家,才是,希望找到一个善良的存在,找到,一个非常善良的,本身的存在。

那样的话,才是,会让他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那么的绝望,仍旧是,由很多很多的,让人觉得有希望的那种闪光点存在,但是,事实上,有一点,非常可笑,就是,大家总是,希望别人,对待自己善良,确实,没有想一想,为什么不能本身,自己就去做善良的事情,然后,让这个世界,也充满着善良,这就是,这种事情,本身,所产生的,一种悖论,而这个道理,其实,还蛮简单的,就连,水画眉本身,也是很清楚。

其实,以她的理智,非常,能够想清楚这件事情,能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这件事情的本身的状况,和情况,也是,一清二楚,是因为,做一个善良的人,就代表着,在很多时候,要放弃很多事情,要以别人为出发点,如果,大家都能够为彼此着想,那么,在这个世界上,倒是,可以没有着那么多不公平的事情,没有那么多让人觉得愤怒的事情,可是,事实上,实话,没发现。

而且,相反,非常悲哀的发现,一件事情,就是,这个世界上,太多太多人,只是,出于自己的利益,出于自己的目的,为自己考虑,根本,不会去为别人考虑,那为什么,自己要去善良呢?

如果真的,是那样去做的话,到时候,吃亏的,只有自己,最后,受伤,为什么,自己就一定要成为那个受伤害的人?

为什么,自己,就一定,要成为那个被伤害被折磨的人?难道,就不能,被公平的对待,被平等的对待?

事实上,是不能的。

因为,没有人会去想,你到底,怎么样才好,也没有人,真心的,会从你的角度去思考,事实上,在很久很久以前时,还是一个很小的女孩子的时候,也是觉得,大家彼此之间应该是相互帮助,应该是,成为一个能够带给人幸福的人,应该是,成为一个善良的人,可是渐渐,确实觉得那样做,真的好傻,好傻,最后,所面临的结果,最后,所能得到的,完全就是,让自己,感觉到痛苦,所以,再也不愿意去做那样的事情了,那样做,简直是,太折磨自己的一种表现了。

虽然说,在有了,很大的能力以后,有了非常了不得的能力以后,也是曾经想过,是不是,可以,用这种能力帮助更多的人,这样的话,也算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可是,确实发现,对于更多的人来讲,不过彼此之间,就是一种利用。

而有了能力的自己,比别人有着更加可以利用的价值,更加可以利用的那种可能性,别人,就是觉得理所应当。

于是,不被利用的时候,不愿意被利用的时候,很多人,能够理直气壮地说出来,为什么你不愿意,怎么去做,这类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