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龙战尊 第1538章 开门见山

无论是和他,还是魏千千,所猜测的,都是一样的,没有,一星半点,猜错的可能性,没有一点点猜错的那种可能,那个,站在不远处的,那个此刻,正在一脸嚣张、和得意,觉得自己,是天下无敌,觉得自己,是没有敌手的存在,正是,那个云摇光,那个二十九岁的七元丹境的云摇光,就是本尊无疑。

对于这个人,苏昊也不能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不管怎么说,这个家伙,究其根本来说,也是,属于和魏千千,来自同一个宗门,在一开始的时候,魏千千的爷爷,更是希望,自己能够跟那个云摇光,产生一定的交集,对于他们云海宗来说,也是,没有任何的不好。

所以,是在某种程度上,苏昊对于那个家伙的认知,对于那个家伙的情况,无论,怎么看,都是,要比其他宗门的天骄翘楚,了解的更多,在这一点上,是没有任何的毛病的,是本来,就是那种,不可忽视,或者说,不能否认的事实的。

但是,恐怕是会让,魏千千的爷爷,感觉到非常失望了,就是苏昊,对于这个云摇光,是真的没有什么好感。

不过,这种事情,也没有必要藏着掖着什么的,事实上,就在没有开启的时候,就在外面的时候,已经明确,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当时,魏千千的爷爷,也是看到了,并且,对于这件事情,也是没有什么话可说。

毕竟,如果是他的话,对于自家宗门的那位天才,也是觉得,没有想要结交的那种可能性,甚至于,一点点小结交的意思,都没有,毕竟,结交这种事情,便是,一种能够相互彼此之间,有着共同的,起码是,一点点共同之处,或者是,爱好什么的,都可以。

但是,很明显,苏公子和自家天骄之间,是没有那样的,自家的那位天骄,不得不说,根本,没有任何让人,觉得可以好好相处的可能性,那种傲气,是从一开始,很早,很早之前,便是,因为身为一个宗门当中的天才,而被惯出来的毛病,这种问题,其实,不仅仅是他们宗门的天骄翘楚是这样,其他十大宗门的天骄翘楚也是,若有若无的,有这样的问题,即便是那个萌妹子,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虽然,看上去,是一个比较萌萌哒的妹子,但是,到底,也是因为身份的原因,所以,在很多时候,在很多情况之下,仍旧,不是那么容易接近的,甚至于,可以说,想要接近,其实,是一件真正意义上,可以说,比较困难的事情。

毕竟,这样的存在,不可能,谁都可以随便接近,就算是,本人不说什么,那些宗门当中,一直以来,觉得,可以成为保护者的存在,那些,对于宗门的宗主的女儿,有着某些想法的存在,更是不会允许,这种自己眼中的女神,被别人,随便接触,不会允许,自己这种,心目中,已经觉得内定的这种存在,是被别人随随便便的接触,在这件事情上,其实,非常容易想明白。

所以,魏千千的爷爷,也是在当时,就已经,明白自家宗门的那位天骄翘楚,是不可能和苏公子产生任何交集的,两个人,不有恶感,就已经是很好了,如果,再去期望更多的什么,一些不太可能的幻想,那么简直,就是有些痴人说梦了,对于,这件事情来看,是没有,任何毛病,所以说,本来这样的事情,便是能够想象的到的,但是,魏千千的爷爷,大概是,怎么都没有想得到,居然是在这里就会,有苏公子,和自家那位天才,碰撞的情况,而且,就眼前的情况来看,似乎,肯定不是一种,让人很期待的结果。

事实上,别说,让人不期待,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不是去期待,已经,是最为好的那种可能性,如果,是真的打起来,可能,已经超越了,是不是期待这种问题了。

总之,现在的情况,非常麻烦,非常,让人学得苦手,如果,是魏千千的爷爷,在这,亲眼看到的话,一定,会觉得自己的头都要疼死了,毕竟,这种情况,谁都不想看到,而且,他作为宗门当中的一份子,在对于宗门,还是有着一定程度的感情的情况之下,更是,不想看到这样的事发生,在这一点上,魏千千和爷爷,有很大的不同,对于魏千千的爷爷来讲,在宗门当中,所经历的时间,明显,是要比魏千千多很多,明显,是比她,多了太多太多的。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对于魏千千的爷爷来讲,必须的,会是,对于宗门,有一种,更多的那种感情存在。

这就像是,你玩一个游戏一样,玩的时间久了,对于那游戏本身,也是,会产生着特别的那种感情,这种事情,总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人,总是一种有感情的动物,在这一点上,便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只不过,对于魏千千来讲,这种事情,是没有办法,接受的,就像是魏千千的爷爷,恐怕是在第一时间,如果,知道孙女儿的决定以后,可能,也是没有那么快的,能在第一时间接受所做出来的那些决定,这种事情,真的,是很难。

当然,对于苏昊的力量,魏千千的爷爷,要是了解的更多以后,一定会很赞同的。

毕竟,魏家对于魏千千的爷爷来说,肯定,是要比宗门,还要重要,这一点,从最根本上来说,从最本身来说,也是绝对的,这,就是一种血脉之间的存在,除非,那种血脉上的存在,让魏千千的爷爷,觉得特别的失望,觉得,特别的心灰意冷,觉得,特别特别的不能再守护,那么,无论是从什么样的角度来说,魏千千的爷爷,还是,会将家族,放在首位的。

这一点,毋庸置疑。

其实,魏千千也是明白,自己的爷爷,是一定,有那样的想法,也是,从小被爷爷,培养起来,才会明白,自己的决定,对于爷爷来说,也是一定,是属于,那种一定会做出来的决定,所以,做出任何行为,也是不担心的。

但是,这种彼此之间的相互理解,在云摇光和苏昊之间,便是不可能存在了。

不仅,是不可能存在,事实上,此刻,他们二人,正要进行着,或者说,即将是进行着,让魏千千的爷爷,很是不期待的碰撞。

面对云瑶光,苏昊是有印象的,毕竟,苏昊作为一个外来者,要对自己所要身处的环境,有一个非常详细的把握,即便,苏昊的实力,可以说,已经是很强大的了,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仍旧不能说,是万无一失,仍旧不能说,是一点事情都没有。

这,对于苏昊而言,不叫过于谨慎,而是,一种对于情况,充分认知的情况,也正是因为如此,一直以来,虽然,苏昊去过很多,非常危险的地方,但是,却是能够,每一次,都全身而退,这,不仅仅是和实力的关系,还有太过,超越实力本身的,那种性格当中的,对于危险的敏锐,还有,对于事情的全局的把握。

可是,对于苏昊,那个云摇光,可以说是,没有半分的印象了,可以说,完全是,没有将苏昊,放在眼中,毕竟,对于云摇光这种存在来说,他是,一个宗门的天才,平时,都是被别人捧,毕竟以他的身份,有多少人,愿意在他的身后,马首是瞻,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一种非常正常的事情,所以,云摇光已经是,可以说,相当相当的有着那种优越感,对于别人,也是眼高于顶,不可能,去注意别人怎么样,不可能,去注意别人的情况。

在这一点上,是相当没有毛病的,反正,在云摇光来讲,就是,相当没有毛病的事情,所以,哪怕是亲眼见到,此时此刻,苏昊就在他的面前,而且,二人,也是之前,已经见过面,两人,已经算是,在某种程度上,见过,云摇光也是,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苏昊是谁。

或者说,他是根本不记得。

毕竟,对于云摇光,这种人来说,要记住的人,或者说,他本身想要记忆住的人,能够,让他记住的人,全部,都是那种,在他看来,非常值得,非常有意义,或者说,有利用价值,才会记得的人,否则的话,根本,不觉得,任何人,可以出现视野中,可以,被所记住,或者,如何的可以被记得。

这一点上,其实,不仅仅,是云摇光,如果说起来,认真的说起来,那种,从根本上,认认真真,没有一点水分的说起来,十大宗门的其他天骄翘楚,也是一样的。

毕竟,每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即便,他们这些武者,有着,超于别人更多的,那种生命和寿命,也是,非常的长久,非常的漫长,当然,这一种漫长,是对于普通人来说,但是,也是有一点,必须认清,就是,即便是大家的时间很多,有很多那样的时间,可以比普通人,做更多的事情,也是,并不觉得有意义,将事情,将时间,浪费在一些根本没有意义的人身上,在这一点,其实,其他宗门的天骄,也是一模一样的,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所以说,哪怕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有人,亲口告诉云摇光,苏昊和他,他们之前,曾经已经见到过,对云摇光来讲,也不算是,什么一件,令他值得在意的事情。

反正最终,情况,就是对于他讲非常正常的,无所谓,见没见过,也是无所谓。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种情况,正是,因为他忘记了苏昊,才能够在已经见到以后,真真实实地,见到苏昊以后,还摆出,这样态度出来,可以,明确的看出来,云摇光,这是非常的自大,也是,非常的愚蠢,在现有的情况之下,他并没有意识到,他的这种自大和愚蠢,仍是觉得,他掌握了苏昊的生杀大权。

觉得,在自己的面前,苏昊根本不值一提,当然,从云摇光的立场上来看,他甚至于,不知道苏昊的名字,不知道究竟是谁,如果,从一开始,便是知道的话,又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自然,苏昊也是没有打算,和对方说什么的,他的见多识广,可以非常的清楚,和对方浪费口舌,说什么废话,没有意义,而且,也不打算和对方浪费时间,如果这种家伙有自知之明的话,那么就不要来惹自己,如果,没有那个自知之明的话,愿意怎么惹自己,自己也是会奉陪的,这一点没有毛病,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而在另一边,云摇光自然是,不知道苏昊的这些心理活动,抱着手臂,望向苏昊,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小子,你是不是在那山洞当中得到了什么好东西?如果明白事理的话,就立刻交出来,我不管你是谁,来自于哪个宗门的,只要你能交出来,我便不会难为你,否则的话,呵呵。”

因为苏昊一直都不说话,云摇光也是没有往深里想,直接的,开诚布公地,开门见山地说出自己的意图和打算,毕竟,对于他来说,得到好东西,才是重要的。

而且,也是在没有想的情况下,错认为苏昊是宗门的弟子,这个前提下,他也不打算拿苏昊怎么样,毕竟,他也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做的太过,如果是对方愿意,交出东西的话,那么,他也没有必要真的就拿对方如何。

否则的话,到时候,如果自己所杀的人,在宗门当中有着一定的,地位什么的,也是有些麻烦,所以说,那种事情,他也是不想去做,虽然,他有着作为宗门天才的那种绝对浮躁、和骄傲,但是并不是脑子愚蠢到那种,去给自己找麻烦的程度,仍旧是,有着别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