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龙战尊 第1537章 来自天才的自不量力

毕竟,在这种事情上,苏昊觉得,没有必要,和魏千千商量什么,因为,自己已经做了决定,不需要让魏千千,在这个问题上,不好意思,或者是觉得感激什么的,被那种情绪所左右,就去硬出头,如果是真的,有那种必须,是只有魏千千出面,才能解决的问题出现,那么,对方,出头,可以完美的解决问题,倒是,可以去让对方去做,在这一点上,是理所当然的,没有什么需要去特别犹豫的,但是,现在的问题,并不是那样,如果,魏千千就这么去了,就这么出去了,反而,是没有任何的好处,又是何必,去做那样的事情呢?

在这一点上,苏昊可以说,是非常的清醒,完全没有那种,不用脑子去思考问题的事情发生,反正,对他现在来说,目前,这种处理的方式,就是,最好的,别的,都不考虑。

而且,这种事情,在苏昊看来,也是,不需要魏千千同意,或者什么的,如果,是和魏千千商量的话,对方,是肯定,不会觉得,那样的做法,是可以的,毕竟,无论怎么说,魏千千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对于自己来说,都是,存在一个弱势的情况,一个弱势的地位,如此一来,如果,真的是让魏千千,去那么直接说出来,恐怕,对于对方来说,也是,有着非常大的心理压力,在这一点上,苏昊也不是不能够理解,所以,干脆什么都不用对方说,自己直接做好决定,就行了,然后,便是和魏千千摆了摆手,也是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的,走了出去。

“主人。”

看着苏昊,向外走去的身影,说实在的,在这一刻,魏千千心头情绪,万千起伏,眼眶,也是不由自主湿润了,她真是没有想到,自己的主人,会在这种事情上,为自己,想的这么多,并且,也不是想要试探自己的那种意思,而是,实实在在的。

一开始,就是不打算,让自己,去趟这趟浑水,不打算,让自己涉险,在这件事情当中,可以说,主人的做法,是完完全全的,出于真心,没有任何的,虚与委蛇。

在这一点上,魏千千真的,可以说是,非常的震惊,毕竟,换了很多人,都是未必,能够做到这一点,而自己的主人,说什么,就是做什么,也是,直接的,履行那样的行为,从这一点上看,就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比拟的,说实在的,魏千千不仅仅,是有一种,在自己本身,得到好处这件事情上,而产生的那种,对于苏昊的感激,也是一种,源于理智的性格。

那种本能地,判断,是非常清楚,在这个世界上,这样的人,真的不多了,而自己的主人,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褒义词方面的奇葩,这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真是,太幸运,能够遇到这样的主人,不过,在幸运之余,也是稍微,有一点担心,毕竟,对于自己宗门的那位天骄翘楚,还是,非常的了解的,对方的性格,其实,一点都不好,很大程度上来说,甚至是,不好相处,别看,他对于想要追求的那另一个宗门的天骄翘楚,一直以来,态度都很不错,但是,那是因为,想要追求对方,如果,不是那样的情况的话,并没有看到平时,他也会采用一种很好的态度,对待任何其他人,这种事情,完完全全的,就是自己,也能够看到的,并不是说,一种猜测什么的,反正,在这件事情上,结果,未必是好的,毕竟,她也是有着怀疑,就是在,刚才,自己宗门的那位天骄翘楚,是不是意识到了,自己的主人,得到了好的东西,如果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的话,那么,不用说,肯定是,想要强夺走的,在这一点上,没有任何其他可说的,毕竟,对于所有人来讲,用尽所有的手段,用尽所有的方法,去得到那种,不管是不是属于自己,但是,只要是得到了,好东西,得到了别人得不到的意外中的好东西,总归,是一件好事,是一件,谁也不会觉得不去做,或者是,谁也不会觉得做那种事情,不好的那种情况,反正,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势必,是会有这样的发展,不知道自己的主人,到时候,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当然,关于这一点,魏千千对苏昊,是有着自己的,充分的想法和,认知的,就是,无论,是有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无论,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那个吃亏的,那个必然,会落败的,肯定,不会是自己的主人,而绝对的,会是自家宗门当中的,那个天骄翘楚。

对于这一点,几乎可以说是,绝对的,没有任何的,可以让人觉得,有其他情况发生,不会,让人觉得,有其他的,可能就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毕竟,自家宗门的那位天骄翘楚,在十大宗门当中,所有的天骄翘楚当中,也不能说,是首屈一指的,也不能说,是首当其冲的厉害。

也不是那种,让人觉得相当的了不得,相当了不起的存在,所以,魏千千会做出这样的判断,也是非常恰如其分的,也是,非常正常的,没有什么,不能理解的,这种情况,说实在的,是一种确实的、实在的、将会发生的事情,如果说,自己宗门的翘楚,能够战胜自己的主人的话,那种事情,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才是,一种让人觉得,非常笑掉大牙的事情,因为,那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其实,别说是自家的宗门的这位天骄翘楚,就是十大宗门当中的,那个非常厉害的,曾经,被自己视为偶像的东风笑,在自家的主人面前,也仍旧,是不可一看,并且,看当时东东笑的态度,就能够,非常清晰地明白,非常让人明确的点,便是,对于东风笑而言,也是,觉得自家主人,非常的了不起,非常的了不得,当时,明显是,有结交的意思、和态度的,不过,是自家的主人,根本,没有那种想法,没有,那种打算,所以,当时,彻彻底底,没有任何的犹豫、和迟疑地,从那个地方,离开了。

而自家宗门的这位天骄翘楚,比起主人来说,那可是,差了太多太多,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根本,在胜负这个问题上,没有,任何的,让人觉得,还有其他可能,发生的事情的那种可能性。

当然啦,这个事情,不仅仅,是修为境界之间的差距,还有,一些其他方面的情况,自己的主人,一定,不是会找自家那位宗门的翘楚的麻烦,是不会,主动的找任何的麻烦,也没有,那个想法,没有那个必要,想必,也是不会觉得,那样的事情,有任何的意义,毕竟,这个地方,所能开放的时间,也是有限的。

在自家天骄那种人身上,浪费时间,对于主人来说,肯定,是一种,不会去做的选择,也是会觉得,非常的没有意义,没有意思,不会,去做那样的事情,问题是,出在自家的那位天骄身上,是不是,能够非常清晰,非常明白的知道,还有就是,不要在这些事情上,和主人,有任何的龃龉,并且,非得要说个一二三四五,或者,更确切的说,是要在这件事情上,找主人的麻烦,那么,到时候,自家的那位天骄,自己宗门的那位天骄,可就是,自己要找不痛快了。

毕竟,对于自己的主人来说,不去,找对方的麻烦,已经,就算是,很好了,毕竟,自己的主人,是没有那么无聊的,还要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明知道时间不多的情况之下,还要去找对方的麻烦。

不过,这是有个前提的,如果是,对方那么不开眼,非得要找自己主人的麻烦,也是非常肯定,一件事情,也是,非常知道,并且,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的主人,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认怂,无论是时间,有没有,这件事情,在很多情况下,主人都是,不可能对于那种自寻死路,并且,自己凑过来,想要被打脸的人,有任何的手下留情,毕竟,那种人,都是挺讨人厌的,也是,挺该被打脸。

所以,非常的肯定,如果说,自己宗门的那位,非得,不开眼,脑子不清醒,那么,主人教训一下,也是很正常的,这种事情上,就是,对方自寻烦恼,自找麻烦了,怪不得自己的主人,虽然说,也是不希望,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还要用这些事情找麻烦,但是,这种事情,与此同时,也是非常非常的清楚,并不是觉得,这种情况之下,事情很麻烦,很让人觉得没有意义,非常的没有营养,事情就不会发生,要说事情,究竟是不是会发生,如何的发生,或者说,将要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发生,说实在的,这件事,从最根本上来讲,究其最根本的点,还是,那位天才,是不是非常的自找没趣。

怀着这样忐忑的心情,魏千千隐匿气息,朝着山洞的洞口的所在,移动了过去,主人只说,让她不要出去,以免惹上不必要的一些麻烦、和烦恼,没有说过,不能在这洞口附近观望,事情的发展,事实上,也是很好奇,不知道事情,将会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也不知道事情,将会闹到什么地步,将会,到什么程度,所以说,在这样的好奇、和好奇心驱使之下,还是挺想看一看,究竟,情况会如何的,怀着这样的心思,他便是,小心翼翼的,在洞口的位置,站定了。

本来,是觉得,哪怕,事情会超出,一定程度的预料,要比自己,想象的,更加的糟糕,但是,这种糟糕,也是,会有一个程度的,无论如何,都是,没有想到,这种糟糕,要比自己所想的程度,麻烦很多,因为,在自己的主人,走出去的那一瞬间,根本,什么话都没有说呢,就是一道攻击,直接,从自家宗门那天才的所在,朝着自己的主人,攻击而来,那攻击,可以说,虽然,不是致命的,其根本的目的,明显,能够看出来,明确的,能够看出来,只是,为了给主人,一个下马威,只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实力、和能力,显示,那种高高在上的,那种力量,但是,也是,让人觉得,相当的讨厌,毕竟,没有任何人,喜欢一些,无所谓的人,在自己面前,如此,耀武扬威。

魏千千很清楚,自己的主人,绝对不是那种,喜欢出风头的类型,但是,在对方这样明显的挑衅的情况之下,也不会真的,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刚才,那个家伙的行为,已经,可以是,被认为,就是那样冲动,而且,是一种无脑的冲动。

对此,苏昊也是知道的,而且,对方明显,是要显示出,那种,高于自己的力量,然后,便是,为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让自己知难而退,很显然,对方是知道,自己身上,有着宝物的存在,想要,从自己身上,抢走这一点,是非常明显的。

而对方的那种行为,那种行动的目的,就是,一种威慑,所谓,要达成,一种: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对于对方的这一种行为,一点都没有错,苏昊的确是觉得,特别的可笑,特别的,让人觉得忍不住的失笑,因为,这的确,是一种,自不量力的表现。

甚至于,都不想评价,这种人无脑的这种行动。

你为什么,要对一个脑残的行动,那么在意呢?那样岂不是说明,你自己的脑子,也有问题吗?

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苏昊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着对面那个,正在一脸得意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