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龙战尊 第1536章 独行

对于忽然出现的状况,魏千千一开始,还是非常的没有反应过来的。

毕竟,对于这种,忽然发生的事情,忽然发生的情况,没有一点征兆,就直接地,发生在自己眼前的事情,换了是谁,都是,不可能,或者说,对于很多人来说,那么直接,或者快速的做出一个应该有的反应,在这件事情上,其实,非常的正常,非常的没有什么让人觉得不能接受的,毕竟,这种意外,总归,是那么突然出现,总是不可能,每一个人,都有那样好的反应时间,那样好的应对的可能性,能够在第一时间,就将所有事情,充分的,在心里想的明白,然后,就眼前,发生的状况,和情况,采取最为好的方式。

在这一点上,根本,不用魏千千,给自己找任何的借口,或者是什么的,就算是苏昊,也是,非常能够理解,这件事情,也是,非常能够明白,这件事情,即便是,任何人,不说出来什么理由,不说出来,什么原因,或者是,一时之间,还没有讲理由,和原因,想清楚,弄明白,苏昊也是,可以在第一时间,明白这些事情,明白这些情况,和状况,毕竟,这本来,就是人之常情,没有什么,理解不了的,也是,非常正常的。

对此,苏昊也不会,有任何的质疑,再说,苏昊本身,也不是,那样的人,如果,是有什么事情,在他看来,直接说出来就好,不至于,那么小肚鸡肠的,还在心里,暗搓搓地去思索,那些有的没的的事情,或者是,在暗搓搓地,去想那些,没有必要想的事情,有些将时间浪费在那样的事情上,其实,还不如,去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更有价值的事情,在苏昊看来,即便是,睡觉,黄粱一梦,即便是,那样的话,也比,随便乱想,随便去瞎想的,要好很多,如果,有什么问题,就直接问对方,直接的,去询问就好,自己,去瞎想,真的,是没有一点点的意思,没有,任何的,可以让人觉得有必要的那种情况,反正,苏昊肯定是不会那么做的,也不觉得,那么做,是一件值得的事情,所以说,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魏千千有着任何的想法,任何的心中的那些,属于女孩子的自己的小心思,对苏昊来讲,也是无所谓的,并且,他会觉得,如果对方,真的思索什么,思考什么,也无所谓。

如果,是有什么疑问,有什么,想知道,有什么想问的,那么,就直接问自己好了,如果,是有什么,想知道的,也是,直接询问就好,或者是,有什么顾虑,直接说出来,也是,一种最为方便的情况,不至于,在很多事情上,即便,是有着一些想法,有着,一些自己的心思,却是,怎么都不肯说出来,怎么,都不肯讲出来。

到时候,反而,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在苏昊看来,直接和他说,直接将情绪,表达清楚,表达明白,表达得清清楚楚,能够充分的,让自己理解,并且,能够快速的理解,然后,就是比,在那些事情上,浪费一些没有用的时间,做一些没有用的事情,要好的多。

很多时候,是要知道,最重要的是什么,而不是,不好意思讲事情说出来,本来,苏昊在这件事情上,或者说,在很多事情上,也是想的,非常正常的,非常平常的,也是非常简单,非常,没有什么值得,去多做思考的,在这一点上,说啊本身就是用一种特别坦荡的方式,或者说,是非常喜欢,用一种特坦荡的方式,来做事,而不是,在一些事情上,过分的,担心什么的,那本来,也不是他的处世和行事风格,太不喜欢,那么去做,是觉得,实在是太麻烦了。

而且,苏昊也是不在乎,魏千千是有,什么小心思,也不觉得,不好什么的,本来,在一开始,就已经是为对方着想了,毕竟,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对方,现在,还是在那宗门当中,如果,现在和那宗门当中,最为受到推崇的天才,有任何的龃龉,或者是,被对方,抓住小把柄,抓住小辫子什么的,或者是,其他的一些什么方面,反正,不管是什么,总归是,会造成很麻烦的影响。

苏昊让对方作为手下,是想,能够培养,能够,在很大程度上,让对方,为自己效力,称为得力的助手,可并不是,非得要让对方,没有一点点的、一点点的那种退路,那个,不是苏昊想做的事情,那样做,对于魏千千来讲,也是,太过残忍,太过于冷血无情,不管怎么说,苏昊也是,不想去做那样的事情。

那种事情,在苏昊看来,是有,非常非常强烈的,那种控制欲的人,才是,会去做那样的事情,而他,可不想让自己变成一个控制狂,只是想,在正常的范围之内,在正常的情况之下,去做事情,而不是,变成一个,让自己都觉得可笑,和可悲的存在,在这一点上,苏昊非常的确定、肯定以及一定自己的想法,并且,也是一直以来,按照自己的想法,按照自己的,这种对于事情的认知,对于事情的认可,和看法,来做事情,来行为的,也不会,受到任何人的影响,反正,在这件事情上,这是一定的,是一件,非常肯定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并不用进行任何程度的思索,不用,进行任何程度的思考,就是,会直接的那样去做,毕竟,这样自己,所选择的道路,是选择性,所选择的底线,所选择的原则,也是没有什么可说的,按照那样的方式,做事,就是,一种最为理想的方式,毕竟,他是觉得,那样,是正确的,一个人,坚持自己的信念,坚持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有什么错误呢?

这本身,就是一件,没有任何错误,没有任何毛病的事情,在这一点上,并不觉得有什么错误,而且,他一直以来,都是觉得,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道路的权利,选择自己道路的那种资格,然后,按照自己所选择的道路,走下去,这条道路在别人的眼中看来,如何,是怎么一个样子,那都是别人的想法,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丝毫的关系,在这一点上,是肯定的,所以,也是不会受到别人的那种影响,只是,坚持自己的道路,坚持自己的心意,去做事就好了,所以,在这一点上,他也不会对于魏千千,有着任何的苛责。

因为打从内心深处,他就不是,会选择在这件事情上去苛责对方的那种人,他就不是,那样性格的人,这一点,是绝对不会有任何错误的。

可是,这件事情,对于魏千千,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可以说,苏昊的话,是彻彻底底的,在说出口的那一瞬间,震惊了魏千千,让她觉得十分的惊讶,十分的不能理解,感动之余,更是,心潮澎湃,简直觉得,心情在激荡着,在荡漾着,或者,更确切地说,就像是,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一样,那种,完完全全的震撼,想象不到的那种感觉,那种情绪之中,一时半会儿,也是走不出来,这实在,是不能怪她,或者是,说她大惊小怪什么的,毕竟,在这种事情上,看上去,好像是没有什么,但其实,不然。

魏千千之所以,会有那种想法,和那种认知,如果说,真相是什么,或者心中真正的情绪,是什么,必须要说,在这个世界上,在所活了这么多年的,世界上,一直以来,所看到的,更多的,是很多人,有了一点点权利,就仗着权力为所欲为,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为高贵的存在,最了不得的那种存在。

可以,对于权利之下的所有的不如自己的存在,生杀予夺,并且,进行非常非常残忍的行为,不去理会别人的尊严,剥夺别人的自由,很多很多事情,都会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发生,让人觉得,非常的痛苦,但是,确实没有办法,没有办法,没有任何办法,去躲避那种无奈的情况,毕竟,这个世界上,无论,说的多么动听,多么的好听,一点,根本来看,仍旧是,胜者为王,仍旧是,有着力量的人,才是掌握着真正的话语权,至于说,那些什么,被包装在美好的外衣下,那些所谓的,蜜糖一般的说法,其实,别人可能觉得,是一种非常正常的情况,是能够期望的情况,是在自己受到任何的不公平待遇的情况之下,能够,对自己保护的那种,但是,魏千千就不会那么想,不会,有那种幼稚的想法,实在是,因为见过太多太多这样的事情,见过太多太多,类似的事情,已经,非常清楚,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是怎么样的,所以从一开始就不要抱有任何的希望,不要抱任何的期待,那样做,才能让自己,不是那么痛苦,才能让自己,面对一些,自己觉得无力的事情,觉得,非常不能够接受的事情的时候,知道,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而不是,过分的陷入,那种不可自拔的郁闷的情绪之中,这,才是最应该做的,否则的话,恐怕就是,会让自己,陷入郁闷的情绪,无法自拔,最后,也是没有任何好处,毕竟,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拯救自己的,真正的,应该对自己,树立为偶像的存在,就只是自己,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够做到那样的事情,没有任何人,能够拯救你,这个世界上,只有进行自我的救赎,才是,唯一的出路,才是,唯一的办法,那才是,走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坦途,对于这种事情,魏千千早就已经,非常清楚,也是,非常非常地明白,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有任何的幻想和遐想。

那种事情,她不会做的,毕竟,已经不是,一个三岁的孩子了。

但是,却是无论如何,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主人,可以为自己,考虑到这个地步,考虑到这种程度,简直是,有着家人一般的关怀,那种真正的关怀,而不是,那种虚伪的关怀,这让魏千千,真的,是有一种彻彻底底的,完全的受宠若惊的心态,如果,说,在这之前,对于苏昊,还是一种主仆之间的感觉的话,那么,在这一刻,却是,完全的,在情感上,升华了一个阶段,上升了一个层次。

真的,是打从内心觉得,信奉,或者说,是让苏昊成为自己主人这件事情,可以说,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这辈子,做的最好最好的一件事情,真的,是没有做错,没有任何的错误,因为,这件事情,让她见识到了很多很多的东西,也是,能够成为,更高的存在。

但是,这都不是,最为重要的。

而是,她是真的感觉到,来自主人的那种关怀,这真的,是比什么,都更加的重要。

“主人,我想和你一起出去,这件事情上,我不能独善其身。”心怀感动,魏千千主动要求,这不是任何虚伪的请求,也不是一种虚伪的表态,而是,她是真的想要这么做,这句话,是发自肺腑,打从内心说出来的。

“不用,你的心意,我明白,就可以了,不要勉强,你要知道,这种事情,不需要你出面,解决他们,本来就很简单,而且,你也不用一时冲动,你要知道,你不仅仅,是魏千千,你还是魏家的魏千千,你还有爷爷,还有,你的家人。”苏昊能够非常清楚,魏千千心中的想法,但是,也不打算,让她做出出格的事情来。

一方面,她是真的不能帮忙,另一方面,也没必要。

说完,也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走了出去,独行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