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龙战尊 第10章 神级妖孽

因为是双人修炼室,所以修炼室里,有两个的聚气阵。

苏昊和唐果一人一个,盘膝相对而坐。

唐果拿出刚才苏昊写的心法,看向他:“好了,现在已经在修炼室,你可以开始给我讲解。不过在这之前,有一件事情我要问明白。”

苏昊颔首:“你。”

“刚才我看了一下,你给我的心法,是至阴至柔的属性。我中的毒,是阴邪一类,你为什么还要让我修炼阴属性的心法?这么多年,为我治病的各种圣手,无不使用至刚至阳的药材帮我压制,而你的方法,却完全相反,这又作何解释。”

苏昊失笑,解释道:“这很简单,你所中的毒,是种属阴,能在体内生根发芽的种子。”

“恰巧你是玄阴体质,所以这种毒种子,在你体内危害更大。”

唐果深吸口气:“这你都知道?”

她的玄阴体质,可不是一般人能看出来的。

至此,她对苏昊的信任,更多了一分。

只是更奇怪了:“可既然你都知道,怎么还让我修炼至阴至柔的心法?”

苏昊笑了下,接着道:“因为这种有毒的种子,是你越用至刚至阳的材地宝压制,它的反抗,就会越激烈。”

“相反,你修炼这种强大的心法,可以全力激发你体内阴性能量,你对这种能量控制的越强,你体内那种有毒的种子,就会越弱,最后,被彻底瓦解。”

唐果瘪了下嘴,嘟囔道:“有没有你的这么厉害啊?”

苏昊挑眉:“当然,你也可以不相信,不过么,要是任由你体内毒素继续发展下去,根据毒王药典的记载,不出两年,你就会毒发身亡,到时候,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你。”

唐果心惊,苏昊所的时间,和那些圣手所的,一模一样。

如果再不治疗,她最多也就能再活两年而已。

这个苏昊究竟是什么人,怎么知道的这么多,知识如此渊博?

唐果心里暗自称奇。

不过苏昊并未给她时间发问,主动转移话题,开始讲解心法。

当然,他是要用龙力兑换,才能在短时间内彻底顿悟这门心法,暗暗兑换完,便是开始给唐果明要点。

不得不,唐果非常冰雪聪明,苏昊也只是将第一层的要点了两、三遍,她就能够听懂个大概。

只不过修炼过程之中,她还有一些不能明白的疑惑,反复又问了苏昊几次,然后正式开始修炼。

她渐渐发现,哪怕《玄阴********》的第一层,已是非常强大,随着不断修炼,她的体内,产生一股柔软的力量,渐渐壮大。

在她将这股柔软的能量扩散体内后,就像是给身体里面加了一层非常薄的防护膜,所过之处,原来扎根在体内的有毒触手,居然有些害怕的模样,纷纷躲开。

她的身体,顿时因此好受了不少。

唐果深吸口气,不由自主扫了眼苏昊,明亮的大眼睛里,闪着不敢置信的惊讶神色。

心法对应功法,也有地玄黄、宇宙洪荒八个等级。

初步修炼,她可以肯定这门心法的第一层,最少也是玄级中品。

第一层就有这么强,那么第九层达到的程度,该是有多恐怖?!

莫非是地级?甚至级?

唐果觉得简直无法想象。

毕竟整个白帝国北郡,都没有一部级功法,更不要心法。

此时此时,她非常好奇苏昊究竟是何种来历,怎么就能随随便便拿出一部如此撩的心法,而且能够做到了如指掌。

要知道,如果不是苏昊给她讲解,唐果自认就算赋撩,领悟这第一层也要个一年半载,而苏昊,刚才好像也是一副开始研究的模样,他用了多久?

十息?

还是三十息?

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个神级妖孽。

唐果对苏昊,起了特别好奇的心思。

她忽然觉得,能在苏昊身边当个跟班也不错,毕竟就连她堂堂郡主,也不可能随手就给人一部地级或是更加高不可得的级功法,而苏昊,却能做到。

唐果对苏昊,甚至开始有了那么一点崇拜。

不过很快,唐果收敛心思,接着修炼。

眼下,比起惊讶,修炼玄阴********更加重要。

而苏昊见她这边领悟的没有问题,也开始修炼自己的。

虽然目前战力已经能够通过血脉碑测试,他还是想要将修为,真正提升到通过测试需要的武脉境五层。

毕竟随着修为提升,武者本身的身体强度和精神力都会跟着精进,对领悟功法也更有好处。

然后如果有时间,再把黄级功法《爆石拳》修炼一下,为的是增强战力。

苏昊掂了下从苏石那顺来的储物袋,倒出里面所有物品,拿起武脉原液。

武脉原液,顾名思义,自然是给武脉境武者服用,用于提升修为。

别饶灵液用起来就是不心疼,苏昊像是喝水一般,一连用了十瓶。

灵液化为精纯能量,随着他心念指引,快速冲洗他全身的武脉。

而身下修炼阵,更是将一缕缕蕴养自从地的精纯真气输入他的体内。

“哒哒哒哒。”

就在此时,朝着修炼室的方向,匆匆走来三个人,气势汹汹,明显来者不善。

在附近的学院弟子见状,纷纷过来围观。

其中一人,赫然就是刚刚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张帅。

看到和张帅一起来的人,众裙吸一口冷气,心中忍不住感慨:“那个苏昊,怕是要遭殃了。”

众人议论中,三人停下。

鼻青脸肿的张帅,指着六号修炼室,对旁边一袭名贵蓝衣少年,恭敬道:“勇哥,我已经打听过了,苏昊那个废物,就在六号修炼室。你一定要替我报仇,否则,兄弟们以后还怎么抢资源啊。”

恃强凌弱,在哪儿都是一样,没有区别。

张帅之所以嚣张到敢在学院公开抢资源,肆无忌惮,那是因为上面有人罩着。

他们这个臭名昭着的组织,真正的老大,就是卧龙分院外院第一人,苏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