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要逆天啦 第02章 梦境成真!

杨帆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他在一个类似于末世的高武世界又重新活了一世,就像是在看电影一样,从记事,到长大成人,一点一滴全都浮现在脑海。

不得不说,这一世,他很幸福。

因为他从小就身子健康,发育良好,能吃能睡,而且家世也很不错,父母都是武者,家里不缺钱,妥妥的一个二世祖模板。

唯一的缺撼就是武道天赋只有凡铁一级,练武练了十几年却仍是二级武徒,走到哪都被人指指点点说成是废物。

为此,他变得有些自卑,内向,不喜与人交流,每天上课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趴在书桌上睡觉。

别人学习的时候,他在睡觉。

别人练武的时候,他在睡觉。

别人睡觉的时候,他还在睡觉。

懒得跟猪一样……真幸福啊!

拥有上帝视角的杨帆在心里由衷地感叹,能够每天这么畅游在睡梦之中,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一件事情。

什么武道天赋,什么修练废柴,哪有睡觉来得舒服?

“你做了一个美梦,精神力得到极大提升,灵魂强度 2。”

“别闹!”

杨帆正在梦中熟睡,迷糊间听到耳边似乎有些吵闹,极度不满地挥了挥手,睡觉的时候他最烦有人在耳边喧嚣。

“杨帆,你快醒醒!”

有人在使劲摇晃杨帆的胳膊,仿佛是个女声:“你不想活了吗,这里可是禁区,随时都会有妖兽入没,快点醒醒!”

杨帆极不耐烦地用力将人甩开:“别闹,让我再睡会儿!”

花月:“……”

“算了花月,他愿意在这里作死那就让他去死好了,咱们还是快去猎杀透骨兽吧,再晚的话考核时间就要过了!”

夏梓萱不耐烦地在旁边劝说,同时厌恶地看着杨帆,一个废柴罢了,不值得她们如此费心。

花月摇头,于心不忍道:“毕竟是同学,怎么能看着他就这么轻易地葬身野外?”

说着,花月还想要继续上前唤醒杨帆,却被夏梓萱给伸手拦住:“拜托了我的大小姐,现在可是在模拟考核,天上有监控,地上有监察老师,他就算是想死又哪有那么容易?”

“如果他真的有生命危险,不用你吭声,自然会有人过来将他引渡回去,你就别再操这份闲心了。”

“反正就是一个废柴,躲在这里睡觉对他来说反倒是一件好事,难道你还真指望着他能去杀掉一只透骨兽,那才是在找死好不好?”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次模拟考核杨帆不都是在躺着通过,只是这一次的考核地点设在了野外,多了些许凶险罢了。

花月蹙着眉头,脸上仍泛着担忧:“可是就这么露天躺在野外,他身上连件防护服都没有,不说辐射与瘴气,就算是被毒虫或是野兽给咬伤了,多半也会凶多吉少……”

“行了行了,我的大小姐,知道你心善,哪怕是只兔子是条小狗受了委屈你都会心疼,但是现在是模拟考核,考核的成绩直接关系到接下来一个月的修炼资源,咱们就别再这耽搁了好不好?”

“最多,咱们猎杀完透骨兽后再回来看看,如果他还没有被监察老师带走的话,咱们就替他通知黄老师,走啦走啦!”

不管花月愿不愿意,夏梓萱直接拉着她的胳膊强行将她拽离,再在这里磨蹭下去,她们的成绩可真的要垫底了。

两个人渐行渐远,很快就没了声息。

杨帆在睡梦中仿佛听到了花月这个名字,脸上的笑容一片柔软,花月是他梦中这一世的女神,一个善良得像是仙女一样的姑娘。

平时上课不睡觉的时候,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一直盯着花月的背影偷看,每次看到她,杨帆的心中就会生起一片亮光,花月的笑容与身影,就像是清晨的朝阳,普照着他的心田。

“花月……”

含糊不清地叫了一声花月的名字,杨帆的嘴角露出了甜甜的微笑。

暗恋一个人,其实感觉也可以很美好。

“你做了一个美梦,精神力得到极大提升,灵魂强度 3。”

烦人的声音再度响起,杨帆有些恼羞成怒、气急败坏:“滚开!再闹我翻脸啦!”

老子好不容易睡着了,好不容易做了一个美梦,怎么却有这么多不开眼的人过来打扰,还能不能好好睡觉了?

“你生了个气,呼吸节奏加快,心脑活跃程度得到极大提升,气血强度 5。”

“尼玛!还有完没完?!有完没完?!”

杨帆哧愣一下坐起身来,肝火大动,双目圆睁看向周围:“谁?!是谁在跟我捣乱,你给我站出来,我保证打不死你!”

“……”

然后,看清了周围的环境,杨帆开始懵逼。

这特么是在哪?

我不是在合租屋里睡觉吗,谁把我扔到这荒郊野外来了?

他明明记得为了能够麻醉自己让自己好好的睡上一觉,他一连灌了三瓶二锅头下肚,吐得那叫一个稀里哗啦。

按理说现在他应该是在自己的出租屋才对,再不济也应该是在医院啊,可是眼前这片荒野是肿么回事儿?

杨帆连忙从地上爬起来,紧张兮兮地四处打量,心慌得一批。

“你惊慌失措,精神高度紧张,神经强度得到极大加强,精神力 2,精神意志 2,神经反应能力 1。”

“谁?!谁在说话?!”

杨帆猛地一转身,身后空荡荡一片,并没有半个人影,杨帆一个激灵,是谁在故意整他?

周围百米是一片开阔地,地上长满了不知名的杂草,草的颜色竟然不是绿色,而是如污血一般的污黑呈褐。

百米外有高低起伏的山坡,有茂密高耸的树林,一眼望不到边际,没有人烟,没有房子,仿佛整片天地就只有他一个人存在。

而更加奇怪更加让他觉得毛骨悚然的是,碰到这种怪异到极点的事情,杨帆只是在最开始心惊了一下,然后头脑就像是麻木了一般,竟然再没有一丝惧意。

仿佛一瞬间他的心就变大了,意志坚定无比,变得无所畏惧,变得不知害怕为何物。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脑子里面认为自己明明应该惊慌害怕,可是他的身体与心理,却没有一点儿紧张害怕的反应,就好像,就好像这具身体跟他的精神或是灵魂并不怎么融洽,大脑的指令与身体的反应无法做到完美的统一。

“我这是怎么了?”

“这身衣服是谁给我穿上的?”

“还有这手,这头发,怎么……”

杨帆不停地打量并抚摸着自己的身体,心里面慌得一批,衣服不是他的,看不出是什么材质。

手臂粗了一圈,变得强壮有力,感觉一拳能打死一头牛。

更重要的是,原本因为失眠而脱成了秃头的脑袋上面,现在却密密麻麻地长满了头发。

“这不是我的身体!”

杨帆的呼吸一滞,本来应该觉得很惊悚的他,却一下心情平复古井无波,理所当然地接受了眼前的事实。

不就是换了个身体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杨帆的脑子里面心平气和地冒出了这样的念头,心大得一批。

“吱吱!”

“吱吱!”

耳边突然又传来一阵奇怪的吱吱声,杨帆一下警惕起来,侧首巡视,身体也不自觉地摆出了一副防守的架式。

“谁在那?识相地就快点出来,我已经看到你了!”

杨帆目光四处游弋,想要把这只隐藏在暗处捉弄他的小老鼠给揪出来。

“你撒了句谎,社交能力得到些许提升,口条灵活度得到加强,巧舌如簧 1。”

杨帆目光一凝,这一次他听得清清楚楚,这个嗲得跟志玲姐姐有得一拼的声音竟是从他的脑子里面发出,清晰明了,直入心神。

只是她说的内容是什么鬼,什么口条灵活度,什么巧舌如簧,骂人呢吧?

杨帆感到了深深的恶意,不过很快他就又变得无所谓起来。

“好吧,既然连身体都换了,脑子里再多些奇怪的东西也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杨帆的心态出奇的稳,哪怕现在让他看到一只厉鬼出现在眼前,他也能坦然接受。

“你是谁?或是说你是什么东西?”

杨帆尝试着与脑子里的声音沟通:“神仙?妖怪?系统?女鬼?拜托,不管你是什么,能不能先吱一声?”

“吱吱!”

“吱吱!”

很应景,确实有吱吱声在耳边响起,但是杨帆很确定,这个吱吱声并不是从他的脑中发出,而是从地底传来。

这里除了他脑子里面不知道是人是鬼的奇怪东西之外,还有别的东西存在!

杨帆探步向前,想要看看这个鬼叫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鬼。

刚向前走了两步,杨帆的身体就没有来由的一阵战栗,一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紧张与警醒支配着他的身体疾速地向右侧做出了一个翻滚的动作。

轰!

杨帆的身体刚刚躲开,他原本站立的位置上就发出了一声轰鸣,杨帆回头观看,一只比他还要高上一头的巨型田鼠正在瞪着它那双闪着红光的小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透骨兽,气血强度1300,武徒六级。杂食,嗜血,喜食人类头骨。”

看到这只大老鼠,杨帆的脑子里面瞬间就冒出了关于这只老鼠的一系列信息。

莫名的熟悉感,这特么不是刚刚他在梦中梦到的那些东西吗?这只透骨兽应该就是这次毕业模拟考的最终目标吧?

杨帆的脑子一片混乱,梦中的记忆一点点地泛起。

末世,高武,妖兽横行于世……

读书,习武,苦逼的武学天赋,毫无希望的毕业模拟考……

难道说是……梦境成真了?

瞬间,记忆回归,意识融合,杨帆来不及去震惊去感叹,现在他的脑子里面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面对一只相当于武徒六级实力的透骨兽,他该如何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