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要逆天啦 第1095章 悟凡大师!

接下来,李良才又郑重传授给了杨帆一套与北冥神通相配的自创武技,不过杨帆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毕竟他体内并没有觉醒什么北冥神通,这个所谓的北冥大法对他而言就是一个鸡肋、摆设,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为了顾及李良才的面子,同时又不让他们有所怀疑,杨帆还是装作很认真地学习了一下,而后便在李良才与天蝉上师惊艳不已的目光中告辞离开。

“这小子,不止天资不错,而且悟性也是惊人地超绝!”

在杨帆走后,李良才继续躺靠在长椅上,轻声感叹:

“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啊。老和尚,咱们都已经老了啊!”

“阿弥……那个陀佛!”

老和尚不敢苟同地微摇了摇头:“不是我们老了,你是这老小子太过消极了。天才而已,谁当年还不是了?”

“况且,咱们才两百多岁而已,老个甚?”

“现在随便捞出一个王者都能活到六百岁以上,帝尊的寿元更甚,两百多岁,最多也就算是才刚刚成年而已。”

老和尚还不服老。

不过他说的也是实情,武者的寿元会随着修为的提升不断增强,王者的寿元上限是六百岁,帝尊的寿元上限是两千岁,皇者境那就更不用提,纵是不能与天地同寿,也能超出帝尊数倍有余。

他们两个,若不是身受重伤,生命本源枯竭,两百多岁也就只是一个零头而已。

李良才也微微摇头:“话虽如此,可是人族的武者之中,又有谁能真正活过那么多年的年岁?这么多年,死在咱们眼前的王者与帝尊还少吗?”

寿元的增长在他们突破到相应境界之后识海之中就会有一个冥冥的自主反馈。

比如宗师境寿元境至三百岁,在他们突破到武宗境界时生命本源的急剧增长就是会让他们在冥冥中感应到这个数字,其他境界亦是一样,这是生命越迁所带来的自然回馈,很是玄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不过,自打灵力复苏的这一百五十多年以来,突破到王者甚至帝尊的武者不少,但是能够囫囵着活到现在的却是寥寥。

身逢乱世,再绵长的寿元与生命力,也抵不过战争的持续消耗。

就像是他们两个,虽然身受道伤,可是如果不是在受伤之后还要一次又一次地拼死护城参战,直接或是间接地损耗了过多的生命本源与神魂本源,他们至少还会再有上千年的寿元可供他们消耗。

可是现在。

如果不是杨帆的出现,李良才最多再有一两个月的时间就会耗尽体内的最后一点生命本源。

而老和尚虽然好一些,可是也绝对撑不过一年。

身处乱世,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隐居什么的更是不存在,因为不管你躲到哪里,最终都逃不过妖族的袭击侵扰。

“老夫现在也不敢奢求太多。”李良才道:“唯愿杨帆尽快突破帝境,不说能够医治好老夫身上的道伤,哪怕是只能暂时地压制,让老夫短时间内地恢复部分皇者威能,也就心满意足了。”

老和尚一挑眉:“老伙计,你想要跟火凤妖皇拼命?”

“有什么问题吗?”李良才没有否认,而是轻声反问道:“以我残破之躯,拼死与一位妖皇同归于尽,难道不是血赚的买卖吗?”

老和尚微微摇头,没有与李良才过多争执。

“现在说这个还为时过早,咱们还是静心等待,等着杨帆小施主尽快突破吧!”

想要跟一只强大的妖皇拼命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况且,现在所有的皇者全都闭关不出,天知道他们全都躲到哪里去了,又什么时候会破关而出?

所以,现在提这些,没什么意义。

说不定到时候皇者一出,皇者之约又会被提上日程,纵是为了人族大局,李老头也不得不暂时妥协。

城内,小巷。

杨帆一出来,就被在外面久等的章鸿信与关博远给堵了个正着。

“杨帆兄弟,你可算是出来了,如何,李老没有难为你吧?”

关博远有点儿口无遮拦,直接开声向杨帆询问。

章鸿信忍不住猛瞪了这丫一眼,有点儿想要离他远一些。

混蛋啊,站在李老隐居地的门口就敢这么说话,也不怕被里面的两位大佬给听到?

李老还好,不会因为这点儿小事跟他一般计较,可是那个天蝉子就不一定了啊。

章鸿信早就听一些前辈说过,那老和尚表面看上去一副慈眉善目,可背地里却小气得很,一但被他给惦记上,不死也得脱层皮啊。

关博远这个莽货,可千万别牵累到他啊!

杨帆一愣,微微摇头:“多谢关教授关心,不过里面的两位前辈都很和善,非但没有难为晚辈,而且还送了晚辈一些极为珍贵的礼物,晚辈心中很是感激。”

“这样么?”关博远长松了口气,继而有些八卦地轻声向杨帆问道:“可是刚刚我们好像看到李永言那小子竟是被李同知横抱着出来的,似乎伤了伤,连神魂波动都感应不到了,那是怎么回事儿?”

刚刚进入李老隐居地的外人可就只有杨帆一个,而且杨帆的手段就算是他们这些半步皇者都极为忌惮。

刚才看到李永言受伤昏迷,二人很自然地就联想到了杨帆的身上,直觉地就是杨帆的锅。

“也不是什么大事。”杨帆轻轻一笑,道:“就是永言兄的身体出了一些问题,被李叔带回去医治调理去了。”

李叔?

关博远与章鸿信同时一挑眉。

才刚进去这么一会儿,就已经叫得这么亲切了么?

看来他们真是想多了,如果李永言受伤昏迷真是杨帆搞出来的,就算是李老大度不会追究,李同知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就更别说是让杨帆叫他李叔了。

只是李同知出来的时候,那脸色,就跟死了亲儿子一样,贼不好看。

如果不是他们确定李永言还有呼吸没有断气的话,说不得还真的会以为他就是死了亲儿子呢,那表情,实在是太像了!

“没事就好。”章鸿信轻松了口气,继而出声向杨帆催促道:“既然杨帆兄弟出来了,那咱们这就赶去城主府吧,吴老、惠老还有姚城主都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杨帆轻轻点头,而后在章、关二人的带领下,闪身消失在巷口,下一秒钟,就立身出现在联邦中心城的城主府内。

大厅内。

除了吴道、惠紫安与姚溥心等几个熟悉的面孔之外,还有几个杨帆从来都没见过的陌生人。

看他们的修为实力皆不弱于姚溥心,而姚溥心在他们的跟前也没敢摆城主大人的架子,与面对吴道、惠紫安时一样,恭顺有加。

见此情形,杨帆不由开始有些同情起这位姚城主来。

明明贵为一城之主,可是却偏偏什么事情都做不得主,身边的人,要么修为比他强,要么地位比他高,这个城主当的,有点儿憋屈啊。

不过这也并不奇怪。

联邦中心城可是联邦的都城与心脏,高手众多,同时又是联邦的行政中心,联邦的主要首脑大拿全都汇集在此。

姚溥心虽然贵为城主,可是却不是联邦之中官职最大的那一位,在他的头上,不知道还有多少上司领导存在,自然不能像是蓝元青那样在京华市随心所欲。

“我来为诸位介绍一下。”

看到杨帆到来,姚溥心迎着笑脸与杨帆握了一下手,而后回身向在场的几位大佬介绍道:

“这位,就是我们从京华市请来的杨帆杨师,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内,联邦中心城外的护阵大阵将会由杨师来全权指挥布置!”

说完,姚溥心又开始为杨帆介绍身前的几位,他指着一个看上去相当富态的大肚和尚,道:“这位是悟凡大师,乃是天蝉上师的嫡传弟子,如此是无相寺的当家主持。”

杨帆拱手与悟凡大师见礼,悟凡笑眯眯地点头回礼,轻声问道:“听闻杨帆小施主是刚刚从无忧居出来,在无忧居内可曾见过贫僧的师尊?他老人家还好吧?”

无忧居?

杨帆微愣,不过很快便明白过来,这应该就是李良才与天蝉上师所在那处庭院的名称。

不过,听悟凡话语中的意思,他似乎也不能经常到无忧居内去拜见天蝉上师。

“承蒙李老与天蝉上师不弃,晚辈确实刚才从无忧居出来。”杨帆礼貌回应:“大师可放安心,不管是李老,还是天蝉上师,目前都一切安好,无须挂怀!”

悟凡的眉头一挑,不由面露喜色:“如此,那自是再好不过,贫僧也能安心了!”

不止是悟凡,听到杨帆的话后,在场几乎所有人似乎都不约而同地长舒了一口气,看样子,这些人似乎都极为在乎李老与天蝉上师的身体安危。

不过这也不奇怪。

杨帆很快想通,做为联邦中心城甚至整个联邦三十六域内,最最强大的两位半步皇者之上,李良才与天蝉上师早就已经成为了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

尤其是在人族三皇全都闭关不出,没有真皇庇佑的情况下,这两位突破成皇失败但却幸存下来的残缺皇者,就被凸显得越发重要了。

只要他们活着,那就是一面旗帜,一种无形的威慑,使得妖族的五大圣地,不敢真正地与人族鱼死网破。

否则,妖族之中的半步妖皇加起来足有数百之众,远远超出了人族联邦半步皇者极限的数倍。

若非是有这种强力的威慑存在,它们早就一股脑地全都汇聚过来兵临城下了,谁特么还会给你讲究什么兵对兵将对将的战场规则,傻不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