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要逆天啦 第1094章 大佬的礼物!

这么莽的么?

竟然直接就给拒绝掉了!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已经变成杨帆宠兽的李永言,也都有些懵逼地看着杨帆。

这可是李老的请求啊,而且合情合理对杨帆本人也十分地有利,可是这小子却连想都没想就给直接拒绝掉了!

为什么?

脑子是不是瓦特掉了?

明明都已经收服成功了呀,干嘛不就坡下驴,顺势把这样一个有成皇之资的宠兽给收入囊中?

是不是傻?

李永言,也可以称之为凤九天,更是愤恨无比地死盯着杨帆,它感觉到自己被羞辱了。

怎么的,它凤九天,火凤一族曾经的三长老,现在竟然连给这个小王八蛋当宠兽的资格都没有了么?

真是岂有此理啊,他一个小小的王级武者,有什么资格来嫌弃一位半步妖皇级别的大妖?

现在的人族小辈,全都已经这么膨胀了吗?

“小家伙,你可知道,很少有人能够这么直白地拒绝老夫的请求。”

李良才盯看了杨帆良久,最后再次缓缓出声问道:“老夫最后再问你一次,真的不愿把这只妖灵带在身边吗?”

“不愿!”杨帆果断摇头:“这是原则问题,晚辈从来都不会勉强自己的心意,不愿就是不愿,谁开口请求都没有用。”

就是这么头铁。

当然,更重要的是,眼前这三人现在全都是自己人,杨帆就算是再无礼,也不会有生命危险,所以杨帆根本就不怕会得罪人,也没有必要委屈自己。

只要不是生死冲突,极致友善的好感度还是很有用的,这就是杨帆的底气所在。

“呵!”

李良才轻扬眉头,意外至极,没想到杨帆竟然拒绝得这么干脆,真是一点儿面子也不给啊。

“哈哈哈,有个性的年轻人,跟老夫年轻时很像嘛,不错不错!老夫喜欢!”

李良才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一扫刚刚因为失去亲孙的郁闷之气,极为赞赏地看着杨帆。

“威武不屈,富贵不淫,老夫虽然刚刚失去了一个亲孙子,但是能够看到联邦年轻一代中出现了你这样一位比我乖孙还要优秀得多的后辈,老夫心中甚慰!”

“也罢!既然你不愿收留这个孽畜,那就依你之言,先将他封禁起来,以后若是遇到合适不嫌弃他的驯兽师,再行收服就好。”

说着,李良才扭头看向老和尚:“老伙计,神魂方面的禁制我不在行,这就要麻烦你了。”

“乐意效劳!”

老和尚颔首点头,而后一道精神意念将还想要再挣扎的李永言给笼罩了起来,很快,也就是零点几秒钟的时间,李永言就因为神魂被封而彻底陷入沉睡,直挺挺地躺倒在了地上。

杨帆也没闲着,在天蝉上师将李永言的神魂禁锢之后,他也凝神将识海中那滴神魂本源与李永言之间的精神联系彻底斩断,而后又利用神魂锁链将之彻底击散。

“你成功击溃了半步妖皇凤九天的部分神魂本源,对敌经验极至增加,神魂念头通达无阻,精神力 500,精神意志 500。”

“你吸收了半步妖皇凤九天的部分神魂本源,精神力得到极大提升,精神意志得到极大加强,精神力 3000,精神意志 2000,精神识海向外扩张1000米,精神防御 1000。”

这倒也算得上是一桩意外收获了。

虽然比击杀一只完整地半步妖皇神魂本源要差上许多,但寥胜于无啊,总比什么都没捞着要好得多。

在杨帆击溃凤九天神魂本源的瞬间,一直显露在李永方额前的精神印记也随之消散不见。

李良才轻叹了一声,而后冲李同知摆了摆手。

“把他带下去吧,暂且收押在你们科研院,严密监控,看看能不能从他的身发现附身妖灵的破绽,也算是让永言这孩子为联邦为人族做出最后的贡献了。”

李同知神色一暗,默然点头。

躬身冲李良才与天蝉上师行了一礼后,弯身将躺在地上的李永言横抱了起来,而后直接闪身离开了庭院。

“阿弥……那个陀佛!”

“真是可惜了啊!”老和尚也在旁边合掌轻叹:“这孩子的资质天赋皆是上上之选,若是没有被妖灵附身,将来的前程必不可限量!”

杨帆闻言嘴角一抽。

老和尚这时候说这话,有点儿往李老伤口上洒盐的嫌疑啊,这到底是朋友还是仇人?

“行了,老夫知道你想要说什么!”

李良才缓缓地又平躺回自己的长椅之上,显得有些落寞无力。

“资质越高,实力越强,放任他再继续成长下去的话,将来对联邦对人族所造成的危害也会越大。”

“老夫又不是老糊涂了,这点道理与觉悟,我还是能想明白的。”

“老夫只是有些心疼我那乖孙儿,才刚一出生,就惨遭妖族毒手,我这个做爷爷的无能啊,连自己的亲孙子都保护不了!”

老爷子的声音悲切,自责懊恼之色连番在面上闪现。

“李老不必过于自责,”杨帆这时出声插口,道:“晚辈刚刚从那妖灵的神魂片段之中隐约感知到,当年它之所以能够顺利潜入中心城,并成功进入李府附灵成功,其实是有妖皇相助。”

“就是万妖山的那只火凤妖皇,不顾身份,亲自出手,这才让贵贤孙从一出生就遭了妖灵暗算。”

“那种情况下,战事焦灼,大家各自为战,别说是前辈您,就算是咱人族的三位皇者大人也没能及时察觉到火凤妖皇的阴谋诡计。”

那是在特定的环境下发生的特殊事件,谁也没有想到火凤妖皇竟然会如此下作,以堂堂皇者之尊却亲自出手算计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孩。

那时候,别说是李良才不知道,就算是他知晓了又能如何,以他半残之躯,还能阻挡得了一位正儿八经皇级强者的算计?

“火凤妖皇?!”

“竟是火凤妖皇所为?!”

李良才与天蝉上师同时惊愕抬头,失声惊呼。

“不对啊,那时候火凤妖皇不是已经被灵皇所伤,退守不出了吗,为何还会……”

天蝉上师话说到一半就突然恍然过来:“难道,当年火凤妖皇受伤竟然是故意佯装的不成?这只老鸟,还真是阴险狡诈至极啊!”

杨帆深有同感。

自打他觉醒明世以来,对妖族五皇的印象,就以火凤妖皇居多。

戴星城帝级大妖入侵,是受火凤妖皇指使。

项乔山呼延景德拼死为子报仇,惨死妖域,亦是火凤妖皇在背后设计。

还有眼前李老之孙自由被妖灵附体,亦是火凤妖皇在暗中谋划。

堂堂一位皇者境,所行之事却皆都是一些小人之举,杨帆深为不耻,对火凤妖皇的印象也是极为愤慨厌恶。

这也更加深了杨帆想要斩杀天下妖族的决心,让他始终都偏执地认为,只要是妖兽,就没有一个好东西,全都死有余辜!

“火凤妖皇!”李良才的目光骤然变得极为锐利,紧咬着牙齿,厉声说道:“今生不斩此獠,老夫誓不为人!”

“杨帆小友,你刚刚说过,只要你晋级到了帝尊境界,就有把握可以医治好我与老和尚身上的道伤,此话,可能当真?!”

李良才无比认真地看着杨帆,仿佛直到此时他才把杨帆刚才说的话真正放在心上,他才无比迫切地希望杨帆真的能够医治得好他们。

杨帆一挺胸,定声道:“自然不会有假,等晚辈晋级到帝尊境,必然能有办法将两位前辈身上的道伤完全医好!晚辈从来都不撒谎,尤其是在这种事关专业领域的问题上!”

“你撒了句谎,社交能力得到些许提升,口条灵活度得到些许加强,巧舌如簧 1。”

系统及时出来打脸,杨帆直接选择了无视。

等他到了帝级,高级治疗术再成功晋级到下一个阶段,治疗能力必然会成倍往上提升,哪怕是真正的皇者,他也一样能够术到病除。

有外挂的男人,就是这么自信。

这个世上没有他医治不了的伤患!

“好!老夫信你!”李良才一翻手,从自己的空间装备中掏出了五颗各样颜色的规则妖核,伸手递给杨帆,道:“这五种属性的规则妖核,本来是老夫为我那乖孙准备的。”

“原本想要等他到了帝级巅峰时,可以利用这些规则妖核内的规则之力,助他一举晋级到半步皇者境,现在似乎已经不需要。”

“你现在已经是八级武王,天资出众且又不缺相应的修炼资源,晋级到王者巅峰境界对你来说并不是难事。”

“在老夫看来,你破境成帝的唯一障碍,应该就是对大道规则的领悟。这五枚规则妖核,当能助你一臂之力!”

杨帆的眼前一亮。

这是什么套路,一言不合就赠送宝贝么?

不得不说,规则妖核这种东西,确实是杨帆现在最为紧缺的资源,破境成王之后,让他更深切地认识到了这个世界规则大道的真相。

想要挣脱枷锁,完成彻底的超脱自在,对大道规则的领悟必不可少。

李良才说得不错,杨帆想要突破到了帝尊境界,至少需要将十条大道规则全都领悟到圆满境界。

而对于杨帆来说,十条大道规则的圆满境,绝对不是他的终点,他需要领悟更多的规则之力,打破更多的规则枷锁。

而这种妖核,无疑就是最好的资源利器。

“贫僧这里也有一些。”天蝉上师这时也掏出了两枚规则妖枋,缓缓递到杨帆的身前:“不多,只有两枚而已,希望能对杨帆施主晋级帝尊境有所帮助。”

“不必觉得不好意思,就当是我们提前预付给你的诊资,只要你突破到帝尊境界之后,能够为我们医好身上的道伤就好!”

杨帆慎重点头,伸双手将两位大佬递来的七格规则妖核全都收拢到自己的储物空间,同时信誓旦旦向二人保证道:

“两位前辈放心,不出半年,晚辈必然能够顺利破境,让两位前辈恢复如初!”

这一次,系统没有出来捣乱,既然没有提醒杨帆是在撒谎,也没有嘲讽他在吹牛逼。

杨帆心中甚慰,看样子系统也认同了他所说的这个时间节点,好兆头啊。

“如此,那老夫就静候佳音了!”

“阿弥……那个陀佛!贫僧也预祝小施主一切顺利!”

李良才与天蝉上师同时冲杨帆轻点了点头,对杨帆抱以厚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