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要逆天啦 第01章 废柴杨帆

杨帆睁开眼,看到竟然有汽车在天上飞,而且还不止一辆。

轨迹看上去乱七八糟,或滑翔,或俯冲,有的甚至还在走8字,飞驰电掣却又各行其道,快若闪电却又无一处失控碰撞。

“尼玛,看来是真的醉了,都开始做梦了,连汽车都开始在天上飞了。”

“嗯,做梦了好啊,做梦了说明我终于能够睡着了!”

杨帆一翻身,换个姿势继续睡,连着失眠了五天五夜之后,他从来都没有感觉到原来睡觉竟是这么幸福的一件事情。

好香,好甜,好过瘾!

所以说,酒啊,真是好东西,他应该早点就想到用这种方法来助眠的,哪怕喝死了,吐死了,也值了。

“你翻了个身,肌体协调度有所提升,体能恢复 1。”

恍惚间,耳边传来一句轻柔但却略显机械的陌生女音,杨帆皱了皱眉,嘴里含糊不清地回了一句:“别闹!睡觉呢!”

周围瞬间便安静了下来,杨帆巴唧了两下嘴,嘴角开始流起了口水,睡得很香。

一个小时后,陌生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连续睡眠一个小时,精神力有所恢复,体能恢复 1。”

“你连续日晒一个小时,防辐射能力得到加强,光合作用 1,灵能 1。”

“你连续呼吸瘴气一个小时,肺活量有所增加,毒抗 1。”

呼呼呼!

杨帆睡得死沉,完全忽略了耳边时不时传来的絮叨声。

他实在是太累了,五天五夜的失眠经历,把他折磨得几度想要跳楼解脱,现在好不容易借着酒意睡着了,他就想这么一直睡下去,最好永远都不要醒来。

就算是死,他要也死在床上。

“杨帆!杨帆!你没事儿吧?醒醒!快醒醒!”

“不像是中毒了,这家伙不会是睡着了吧,你听这呼噜声。”

“长点脑子好不好?杨帆是废物不假,可又不是缺心眼儿,现在可是在模拟考试,又身处野外,他连防辐射的外套都没穿,在这里睡觉,找死么。”

“看他后脑勺上的伤痕,明显是被人击晕后扔到这里来的,谁跟他有这么大的仇,把人打晕了不算,还剥了他的防护服,这不是想要了杨帆的命么?”

一群身穿着统一样式防护服的年轻人围在杨帆身边叽叽喳喳,品头论足,却没有一人愿意对他伸出援手,甚至连替他向监考老师发送求救的信号都懒得去做。

“行了行了,一个废物而已,死了更好,大家还是继续考核吧,别因为一个废物而影响了大家的成绩!”

很快,人群散去,杨帆的身边又恢复了安静。

呼呼呼!

杨帆再度翻了个身,睡得更香了,口水流了一地,可是他却分毫未觉。

“你翻了个身,肌体协调度有所提升,体能恢复 1。”

千米高的空中,白云深处,云棱Ⅰ型飞艇滞空悬浮,中心区域的监控大厅,高三年级二十九班的班主任黄钟拧眉看着熟睡中的杨帆。

呼吸均匀,心跳每分钟65次,气血强度86,生命体征一切正常。

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问题,可是谁能解释一下,他区区一个武徒二级的学员,是怎么抵抗得住下面的三级辐射以及二级瘴气的?

“这个小子有点意思啊!”

旁边,高三年级二十八班的班主任高向阳饶有兴致地看着关于杨帆的监控画面,道:“刚一入场就被人下了黑手,摘了面罩,扒了衣服,整个裸露在野外,啧啧啧,这得有多大仇,竟要把人往死里逼。”

高向阳摇头晃脑,“这要是一个普通人这样被扔在野外,要不了半个小时就会心肺衰竭而死,可是这小子呢,都特么一个小时了竟屁事儿没有,还呼呼地睡上了,真把这里当他家的卧室了,睡得那个香,看得我老高都有点瞌睡了。”

说着,高向阳还故意抬起胳膊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

“黄老师,”高向阳放下双臂,扭头看了眼身侧的黄钟,一副你赚大了的表情道:“真是要恭喜你了,这小子一看就是天赋异禀,说不定体内还有什么特殊的隐藏血脉,是一颗蒙了尘的宝珠啊!”

黄钟嘴角一抽,有一种想要抬手一巴掌将眼前这厮给拍死的冲动。

整个华南武校,谁不知道杨帆是个出了名的武学废柴,十六岁了才武徒二级,修为能力甚至都不及小学六年级的一些天才小朋友,是他们高三二十九班甚至整个华南武校之耻。

这样的学生在他的班上,除了拖后腿还是拖后腿,如果联邦的十二年义务教育不得违背,黄钟早就一脚把这孙子给踹出学校了。

“向阳老师若是觉得他是个宝贝,尽管取走便是,我老黄绝对不会说半个不字。”

黄钟一把拉住高向阳的胳膊,将他往自己的办公桌前拉拽,“来来来,高老师千万别跟我客气,我抽屉里就有学员转班申请,只要你点头,我老黄立马签字,绝不含糊!”

高向阳身形一震,使了一招霸王卸甲,轻松将黄钟甩开,同时摇头摆手道:“玩笑罢了,黄老师可千万别当真,毕竟君子不夺人所好,这样的好宝贝我老高可是要不起,还是黄老师你自己留着吧。”

开玩笑呢,杨帆这样的废柴,可是出了名的吊车尾,高中三年始终都占据着年级倒数第一的宝座,他们二十八班还想冲击一下年级前十的优秀班级呢,怎么可能会收了他?

“真的不要?”黄钟不死心,出言诱惑道:“特殊血脉啊,连核辐射都能免疫,才武徒二级就有了相当于武师级别的抗性,稍加调教说不定就是下一个楚飞云,高老师真的不心动?”

看黄钟似乎想要赖上他,高向阳连忙后退两步,与黄钟撇开一段距离,义正言辞道:“黄老师不必再说了,我还是那句话,君子不夺人所好,杨帆纵是黄金血脉,那也是您黄老师班里的学生,高某绝不会心动半分。”

黄钟一撇嘴,心里鄙夷地骂了一句,怂货!

然后,黄钟又把目光瞄向了屏幕中还在呼呼大睡的杨帆身上,感觉好心塞。

这样的废柴,别说是黄金血脉,就算是传说中的神级血脉,没有半点儿武道修炼天赋,又有个毛用?

况且,能够抵抗辐射与瘴气也不一定就是什么特殊血脉,也有可能是基因变异或是以前服用过什么特殊的药剂,总之,狗肉依然是狗肉,废柴依然是废柴,上不了台面啊。

“唉,看来这一次的模拟考,二十九班又要垫底了。”

“还好,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了,等高考一结束,老子也算是彻底解脱了!终于不用再顶着年级倒数第一的班级遭人白眼了!”

黄钟的眼眶有点儿湿,激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