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夙孽 第五章 世态

又用了一点鲜食,才上了正食,盥洗结束,老太太打了一个哈欠,众人便按序告退了。

蝶儿也终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可蝶儿看自家姑娘脸上,并没有褪下庄重神色,似乎还沉浸在什么情绪之中。想想,自己也跟着变得黯然。

眼下,到了姑娘们选婿的时候,大太太自不必在小事上起什么争端,只要在那着紧处下一下手,自家姑娘的前路便是坎坷。

姑娘家穷其一生的所望,不过是得遇一位良人,而这件事情俨然把持在大太太手中。想想就不能让人安心。

蝶儿有时候都在想,不如将这样的事情,直接说给老太太,毕竟老太太是真的喜欢自家小姐的,请老太太给姑娘作个主。

刚刚姑娘却在老太太面前称道了大太太,蝶儿忽然就觉得有些不懂了。那样好的机会,说给老太太听,虽然不能有十分上的把握,可也总是个机会。

等回到了屋里,蝶儿才终于忍不住问起。

无忧细细将手上的脂膏打开,滑滑的涂匀,“你看,这样上好的东西,这么快就跟进了,只因多说几句好话。从前,娘亲只说说必要的话,可珠儿已经注定无法活得那么随心了。如果不做些什么,下一个出现在井中的就是你、就是我。那剔透的人生,到底是怎么个活法,这一世注定是不能知了。”

“可姑娘真的不打算将这些告诉给老太太了么?”

“小儿顽皮的话,老太太能信上几分,况且这名面上的东西,又何曾独独少了我的。若是现在就掀开一切,只怕更厉害的也会早些到。”说着推开窗,已到了秋时,叶木知秋,已现萧索,扶苏韵致终会被漫天秋风吹得不见踪影,根植在心中的好,又有谁瞧得见。

自己的这院子,其实要比大太太生的大姑娘与五姑娘的都要好,那时是大太太据理力争要让她住的。

这里的每一块瓦片上都雕了画,花鸟鱼虫不一而足。只在一檐一拱间,都细腻了心思,儿时只觉得那是美轮美奂,现时只觉得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仿佛是在沉恨细思。就像这世事的渊源早就藏在了里面。

有多么绮丽的开头,就会有与之匹配的落寞。是谁说的,一语中的。

上好脂膏的香气,很快弥漫了整个屋子,蝶儿小心翼翼地说,“这个,要比之前用的七****好了许多。”

是要好得许多,新来的料子也很不错,这样打扮一下出去,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

走在廊上,只觉得一切都浮华得苍白,也都不及娘亲在身边温柔抚过自己顶。

再转过一个弯子,忽然见到带着一个小厮,正面而来的那位合周公子。

这一片儿不常有人来的。

无忧只是想随便走走。

想了想,便远远的福一下,打算别向另一个方向。听到后面的脚步声渐次加快,有些奇怪,下意识回头,正看到合周追了上来。

“七姑娘似乎有很多的心事。”

“公子何出此言,无忧堂皇。”无忧退后了一步,又向他行礼。

“那种眼神,我一看就能看出来。”他神色微微有些自得。

“公子与无忧是第一次见面。眼神之说,恐怕也还要时日累成,才能看出个中。”

“七姑娘说的,是寻常之地的看法,善之地当然会有些许的不同。”

无忧抬头看了他一下,只做听不懂他的话,“公子初来善之地,肯定还有许多去处,无忧就不打扰了。”

时间与万物好像是在这一霎时静到了极致处。

“七姑娘请便。”

没有想像中的纠缠,那人转身很快消失在廊柱之后。

无忧眸珠不动,紧紧地盯着那人好一阵,才慢慢转身领着蝶儿行向另一个方向。

“姑娘,这会不会是什么试探。”无忧转过头来看了看蝶儿,蝶儿见她目色有些疑问,提醒到,“他毕竟是大姑娘的人。”

无忧动了动眸珠,却没有回答什么。只是觉得,自己对他并没有什么反感。

也许是经历了太多的事,所有的人与所有的事,就都视得平淡了吧。

太多的事情,她已经没有那样的心思。爹爹不是母亲的良人,自己也一样遇不到,这一生遭的苦,担的任,熬的痛,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这样的重,那些梦一瞬就散尽,连睡梦中都再也勾不出一笔。

到了第二天,一切也一如从前,倒是大姑娘家的哥儿,听说昨个日间起了烧,连不怎么去外面转的蝶儿也听了一嘴回来。

进门就说了起来,“昨天见着那哥儿,还是活泼可爱的,怎么一会儿的功夫就烧起来了。”

“姑娘,不知是不是蝶儿多虑,总觉得这里面像是有些什么蹊跷。一看到大太太镇定以极的样子,就会觉得心上毛毛的。”

无忧一直都只是默着。提起的笔蕴饱了墨,继续写字了。

到了下午,老太太觉得闷,便找姑娘们去读话本子,无忧还是同从前一般,虽然是坐在老太太身边,却只是笑听着大家说话,几个姐妹们都抢着给老太太读书。她倒是静如处子一般,只是静看着。

姑娘们一进来,这空荡荡的厅室就如春暖花开一般,老太太成天念叨的乏,也瞬间消失不见,半倚着榻抚着五姑娘的头,听她讲着书生与狐仙相遇。

姑娘们的表情也最是有看头的,一个个都睁大的眼睛,深深浸到故事里,倒比那书上写的更有韵致,到了情致处,还会出叹语。

今日不同的,是大姑娘抱来了哥儿,并着那位合周公子是一同来的。

无忧向大姑娘行礼,也向合周揖礼。他还礼,目光挑起,很是自然地看了无忧一眼,便回到了座位。

仿佛是一夜之间无忧已经长大,这些**时,爱极也相信极了的东西,像是被世态炎凉轻呵了一口气,呵成了心上的一片荒芜再也拾那不到一分的快慰。

不是不羡慕这些姐妹,只是自己再无那样的心境。

世人目光的喜厌深淡,身边人来去近远,她都只觉得正常无比。

大家笑闹了一场,合周公子也站了起来,双手向老太太揖礼,要求自己也讲一个故事给老祖宗听。

老太太一听就乐了,让人给他搬了个凳子,就坐到自己面前来。

无忧抬起头,琢磨着,他会讲什么样的故事讨祖母欢欣。

他似乎也在看过来,察看无忧的反应。

无忧将目光掠过,投向了祖母一边。祖母拉过她摸了摸顶,指给她听合周公子的故事。

无忧只得转过头,一时与合周公子目色相对。无忧低下头,却感觉到,那目光仍留在自己这个方向。

合周到底聪明,选了一个祖母最爱听的蓬莱仙阁求长生的故事,祖母听得一直都没合上嘴。

末了,还让人给他抓果子。简直将他待成了小孩子,他也一点不嫌弃,做出惦记着老太太的果子的样子来,很得祖母的喜欢。

无忧与蝶儿对视一眼,都在想,从昨天到现在,是不是真的多心,大姑娘抱着哥儿,一直好好地坐在一边,也未见哥儿哭闹。

只是,放下那般担心不到一刻,大姑娘便说哥儿又烧了起来,众人看时,都是面现骇色,这才多大的功夫,小孩子脸颊已经烧得红扑扑的,呼吸也变得急促。刚刚到家时,会讲几个字的哥儿,在众人围过来瞧时,却忽然念叨起了“婵栖”,这二字,大家一时都没有听清楚。

只有大太太身边的米嬷嬷变了脸色,提醒道,“哥儿说的是婵栖,听着倒熟。”顿了一顿,恍然大悟一般,“姨娘的闺名是叫做婵栖啊。”

大姑娘在慌乱中抬头,目光漫过无忧,又转过来对上老太太,“可这样的事,是从未对哥儿讲的。哥儿又是如何知道的?”语到末句,已现出大大的惶恐来。

三姑娘惊呼一声,“难道是通灵。”说完之后,捂起了嘴巴,如此已经涉及到了灵犀之事。众人脸上纷纷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