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夙孽 第二章 取怜于时

那样迷茫的时刻,万事都变得混沌,有一个念头却变得突兀清醒。

无忧忽然就松了手。她还要报仇。

上天竟然这样残忍的捉弄,她也不想再蜷在哪一个角落里面了。她只是没有料到,她会这么快明白这个世上根本没有哪一个角落是能让她安安全全蜷缩的。也想不明白,竹儿到底碍着她们什么了。

蝶儿将她扶回去。

她到底大病了一场。

病中听到有人在床前不冷不热地打着调子,“大太太体恤七姑娘,身子单薄,从前助大太太理佛的活计也免了,如今又缺了得力的丫头,便打自己屋中用着顺意的丫头芝儿过来。只是姑娘莫不可再任兴为之。奴婢身份虽卑,但这个家却是比七姑娘呆得时间要长上许多,主子对奴婢也是高看一眼的。如今这些个闲话,大太太都着意压着,万一有一日为外人道,那可是于七姑娘大大的不利。”

那声音,如同一道狰狞的伤口撕扯在耳目之间又疯狂生长。

然后,那痛那热就通通不见了。要是落败也不是这么个法子,便是以卵击石,也总要溅那奸人一身的腥。

慢慢给蝶儿扶着坐得起来时,就瞧见了屋子里多出来的姑娘。比自己还大上一两岁的样子,笑盈盈地看着自己。

无忧向她点手,“你过来。长得这般好看。是叫什么名字,十几了。”

芝儿一一应答。无忧觉得自己渐渐生出了力气,将她拉过来身边。

芝儿虽然还装着笑脸,可是看到无忧拉住她的手指骨节泛白,眸间有一闪而过的惶恐。

无忧挣扎出更多的力气,“日间还不觉得,到了晚上就显得院子格外的清寥,接下来让你受苦了。”

芝儿“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进府时,管事的嬷嬷教导姑娘们虽年幼,也是奴婢们的天,姑娘们好,奴婢才能好,奴婢这一生便是跟定姑娘,不敢有违的。”

无忧见她说话的时候微微有些抖,心上反而亮堂了一些。笑着拉起她。

蝶儿想起自己的帕子还在妹妹那儿,笑着使了芝儿去拿。

蝶儿的妹妹是新近的候府,被配在了大太太房里做洒扫的丫头。因蝶儿在姨太太面前说得上话,又想着妹妹年幼怕有不济处,还打算着过几日便将她要过来,姐妹相伴。

谁知,偏偏是行将要来的几日里,姨太太家里出了这样的大事。连自家姑娘都变得无依无靠,那样的想法也不敢再生。

恍然间几月开将出去,如今已不大敢想姐妹们还会翻身之日。好在,因妹妹做的是洒扫,自己总能偷偷溜出去见一下,知道她过得还行,心才稍稍落下一些。昨日里偷偷去瞧时,将帕子落在了妹妹那儿。

芝儿出了七姑娘的屋子,并没有直接去蝶儿妹妹常做洒扫的院子,而是转向了大太太那一向的石子路去了。

她知道大太太的意思,是要让她看着七姑娘。

但是,这件事她也有自己的打算。眼下虽瞧着七姑娘失意,可是府上谁不知道二爷从前最疼的也是这个丫头,多年的父女之情到底能断成什么样,谁也说得不准。

现在对七姑不搭不理,不过是要做给皇上与天下人看的。日后若是想起来,这般的过错,就要全堆在自己身上。

大太太那边比这个还甚,乃是县官不如现管的道理。

自己需得在这个中间做个玲珑的差事。况且,听说七姑娘的娘亲从前是太师的独女,家产丰厚。她早打好了自己的算盘。

蝶儿出去跟了一小段,见芝儿拐向大太太那一向,知道事情便是那样。直接向回转。

出来的路不长,想起自己差点忘了重点,还要给姑娘取些药又拐向另一边。姑娘这一病倒是拔出了水深火热,当官的还不踩病人,大太太就是再借佛之名,也越不过明眼人的肝肠去。最让蝶儿牵肠的是自家姑娘的身子,先时的伤还积着,就又添了新的。

她年岁虽比她家姑娘长些到底还小,这般出来,有时候还是有些害怕,尤其是最近少了竹儿。

想到竹儿,她眼圈更红了一遭,可这样的情绪又万不敢在姑娘面前现出来……

看见前面有一列人过来,急忙敛身在树下行礼,人群里杂着笑声走过。

侍得走得稍微远了一些,才敢回头打量,原来是大姑娘,还伴着一位公子。如此形状,看不得大姑娘那张俊俏的脸,倒是看着新制的宫装艳艳浮动光色。自家七姑娘生得肌肤泌雪,若是穿上这般光璀的华服,定然是美极的。想想,自己的七姑娘也到了该制新衣的时候。

可到了如今,那样的事情也只得想想,回去就该给姑娘改改从前的衣服了。

姑娘先时的衣服料子与样子都还是不错的,就只是姑娘一天一天地长大,衣服全都小了。

她还想着如何能将这样的事情,私下里做了,不让姑娘瞧着伤心。譬如那件银红的衫子与罩衣合在一起改成一件。

转念时,又想到有那个芝儿在,就知道这样想悄悄掩下的事,是不成了。

又向行了一段路,遇到了六姑房里的萱儿,萱儿年纪小又跟芝儿是同乡,是以对她不比别人那般势力,仍是恭恭敬敬叫她姐姐与她结了伴同去管事那里。

到了管事那里,一前一后都报了姑娘的药单,管事的老李支使着小的们给抓好了药,便递给萱儿,又稍留了她一下。

转而再给蝶儿抓药,递了她。蝶儿知道三爷家的六姑娘是老太太眼前的红人,管事的必定还有什么讨好,便不再等她,自己先提了药包走了出去。

从前,老太太是最疼自家姑娘的。可是出了这般事,老太太便再未过问过一句。自家姑娘心里明白老太太的想法,但凡是与家族利益有关的事情,就不只会事关亲情这么简单。

蝶儿最后只能轻轻叹一口气。虽知老太太心里罩念的是合族上下,但也知道姑娘还是会暗地里伤心。

这些事,在姑娘面前也是从不肯提的。

等转出了药局,再回头时便看到轻轻的几副药,正有老李的徒弟帮萱儿提了,有说有笑向另一边去。

这样的事,在她们身上已经算不得什么,便是七姑娘从前在府上的风评极好,大家私心里并不讨厌七姑娘,可是也都是知晰大太太的喜好,自然再不敢靠近自家姑娘半分的。

其实,这里面,也有一位姑娘是个例外,就是三爷家的那位六姑娘。

府上的大爷早年去了,太太也跟着逝得早,七姑娘的爹爹二爷袭了爵,府上现在管事的大多没有见过那位大太太,又都是势利之人想着叫二爷做候爷,叫二太太终究不体面些,私底下便总是唤大太太的。

一来二去,二太太便成了真正的大太太,这样的称谓也跟着叫开了。连老太太也都没有挑什么。

候爷家里虽是开国功勋,但其实大贤朝到他们这儿,也一共就换过三个皇上。那些声誉也为新帝记着。太师逼宫,候爷择机而动,护驾有功,文安候府几乎是在一转换之间便重回巅峰。

二爷祖上家里本是布衣而并非显族,家里处事的风格便是个内圆外方。外面是显族的制备,内里还是维持着自家多年的习惯。礼制极少,自家风俗习惯不合帝都风制,倒也一直未曾有弃。

如今蝶儿心里想到六姑娘,可巧六姑娘也来了。

大约先她一步,来看自家姑娘的。

蝶儿步进屋中,将药包放在外间,走进里面矮身向六姑娘行礼,六姑娘向她招手,“蝶儿,快来瞧瞧,我七妹妹穿上这衣服好不好看。”

蝶儿快走了几步,到得近前,瞧着自家姑娘换了新衣,正是帝都时下兴起的那般款制,前个儿也曾瞧过四姑娘与三姑娘穿过的,不觉眼前一亮。

自家姑娘本来就生得好看,如今到了十八般变化越出众的时候,更是出挑以极,就只是反倒没有衬得起她的衣服了,又经了这事,心绪上挂碍,笑容也少了许多。

到底是出挑的美人,稍加打扮就出众以极,不由得点头连道,“姑娘穿上这个极美,六姑娘真的是好眼光,挑得这般颜色,这般款制,再没的登对我家姑娘。”

说起来,六姑娘对自家姑娘,现如今,反比那时得二爷疼爱时候还要更好了。

六姑娘瞧着她,脸上有一个笑,却不肯笑出来,又抿了唇,“蝶儿这张巧嘴啊,七妹妹在病中,怎么还做这个。”六姑娘看到放在针线笸箩里放着的络子,边拿出来看边说。

候府里几家的姑娘排成了七个,其实年纪都没差上多少,只是一、二岁的事,就是月份不同,六姑娘与七姑娘也只差了四个月。

无忧脸上气色好转了不少,眼睛盯着那络子,“闲得无聊了,与她们学着做的,让姐姐见笑了。”

六姑娘看了看左右,“妹妹这般手艺,没得再好。大姐姐前个儿回家里来了,带来了我们那小外甥,皮粉细肉的真是好看。”

六姑娘说的大姑娘,是二爷家里大太太的长女,早在几年前就与户部尚书刘家的儿子结了亲。六姑娘口中的小外甥,无忧其实并没有见过他。大姑娘早年间在家的时候,无忧的娘亲的爹爹正在劲时,是以那时两位姐妹的冲突说不上多,见面的次数也往往是在阖家的会面上。那位姐姐很是温文,除了这些都记不得了。

无忧一笑,“姐姐归家了么,带病的身子,不好出去见客。”

六姑娘其实知道七姑娘不能去见大姑娘的原因,但也并不能说透,于是也跟着续道,“哪里用真的见了,最是姐妹间的情谊,哪里是用表面上来说的呢。倒是妹妹要操心自己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