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诸界 1-006 我这里有一个机会

雷天生舒爽地躺在自己的床上。

今天这顿大餐让他知道了人生还有更多的乐趣,并不只有虚拟游戏。

慢慢地,雷天生坠入了一个桃色的梦境。

梦境中,他和诗兰两人说着暧昧的话,做着令他心跳脸红的事。

梦里,只有诗兰,他除了这个新结识的智能美女也不认识别的女人。

菲色的梦境渐渐发烫。

这时,突然有个声音笑道:“竟然还是个童子。”

那声音既远又近,却清晰如雷,打断了雷天生的美梦。

雷天生惊醒过来,就看到飘在空中的小胖子,和小胖子脸上不怀好意的笑。

月色朦胧,从窗外照进来,部分月光照在小胖子身上,丝毫没有阻挡地穿过,衬着月光的光影,小胖子竟然是透明的。

“鬼呀!”

雷天生连滚带爬地缩到墙角,一边哆嗦地哀求:“鬼大人,你别杀我,我还小,连女人都没碰过,你就饶了我吧,是我不对,我不该梦到女人,不该梦见与诗兰做那些事。”

小胖子原本就想离开,他巡视过雷天生的身体,连成为武士的资质都没有,想成为修士更加的不可能,可是听到雷天生的胡言乱语,他停了下来,脑海中闪过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还没试过让普通人承接那个传承,这么一个废物,死了也就死了,可是万一能成功,对星际联盟,对蓝家,却是一个莫大的功劳,就算不成功,也能得到一些经验。”

他沉下脸下,喝道:“什么鬼不鬼的,我姓蓝,叫蓝元,来接关山月的。”

“姓蓝,蓝家的人。”雷天生一怔之下,惊叫:“修士!”

小胖子蓝元微微一笑:“不错,我是修士,关山月求我来看看你有没有资质。”

雷天生惊喜在向前跪伏两步,问:“我有没有?”

蓝元摇头:“没有。”

雷天生脑袋顿时耷拉下来,小声地嘀咕:“我就知道不可能有。”

他此刻晕晕乎乎的半梦半醒,脑子浑浑沌沌,也不问是什么资质,还以为说的是成为武士的资质呢。

“不过,我这里有一个机会,不知你愿不愿意尝试。”蓝元充满诱惑:“如果成功了,你就可以直接成为修士。”

“什么,直接成为修士。”雷天生猛地抬头:“这,这怎么可能?”

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修士,像游戏里那样上天入地,逍遥自在,风光无限,可是,他自知根本不是那块料,连成为武士的资质都没有,可是这位蓝家的修士大人却说,可以让他直接成为修士。

他不禁自语:“难道我还在作梦?”

蓝元倒被他逗笑了,叱道:“什么作梦,我怎么可能到你的梦里,我说的是真的,有一个前辈的传承,只要你能承接下来,不要说成为修士,你将来的实力比我还要强,成为大师、圣人都有可能。”

雷天生不知道大师和圣人是什么级别,但眼前的小胖子飘在空中却是实实在在的,他只求能成为修士,能无拘无束地在空中飞来飞去。

但他还是有自知之明,迟疑地问:“这种好事,怎么可能轮到我?”

蓝元有些不耐烦:“少废话,你到底愿不愿意去?不去我可走了。”

他只是临时起意,这会儿倒有些后悔起来,怪自己多事。

“我愿意,我愿意!”雷天生立即说道:“可是我签了协议,不能离开武馆超过十天。”

“哪用得了十天,一个晚上足够。”

蓝元轻轻抬手,雷天生便从床上轻飘飘地飞起,然后消失不见,蓝元也随之凭空消失了踪影,房门未开,紧闭的窗子依旧有月光洒进来。

雷天生只觉一股大力把他从床上托起来,便立即进入了一个无比黑暗的所在。

没有一丝的光亮,也没有声音,他自己的喘吸声听起来如此地清晰,他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雷天生害怕起来,伸手四下摸了摸,周围空无一物,连身子底下都是空的。

他就这样无依无凭在飘在寂静的黑暗空中。

“这是什么地方?”雷天生惊恐地大叫:“修士大人,蓝元前辈,你在哪里?”

可是,没有任何的动静,连点回声都没有。

过了一会儿,雷天生又疑神疑鬼:“难道我还在作梦?美梦之后变成了恶梦?”

他把右手食指放在嘴里轻轻咬了一下,疼痛感是那样的真切,告诉他这不是在作梦。

可是,雷天生犹不相信,太诡异了。

他又换成左手无名指,使劲咬了一下,然后一声大叫:“哎呀!”

这不是梦!

肯定不是。

“这是哪里?”雷天生都快哭了出来,“是不是我惹恼了蓝元修士,他用大法力把我拘禁了起来?”

想到这里,他的心却渐渐放了下来。

一个堂堂的修士不可能对付他这种小人物,顶多也就吓上一吓。

果然,没过多久,眼前便出现了微弱的光亮,然后脚踏实地,他又看到小胖子那个可爱的身影。

“修士大人,你就饶过我吧,我再也不敢惹你生气了。”雷天生哀求。

“什么饶不饶的,既然来了,怎么也要试一下。”蓝元用手一指,“那里,就是前辈的传承,你自己走过去。”

雷天生一愣,看向周围,这才发现,他已经不在原来的卧房。

这是一个空旷的空间。

似乎是一个巨大的宫殿,在昏暗中看不到对面,但看身后犬牙交错的岩石,更像是一个山洞,倒象是把大山的中腹挖空了一般。

空间内反复折射着幽黯的异光。

在蓝元所指的方向,正是宫殿的中间,那里飘浮着的一个黑色的小球,小球周围有一圈妖异的光晕,淡淡的,就象是捕蚊的萤光。

“那就是前辈的传承?”雷天生暗想:“蓝元修士真用大法力把我挪移到这里。”

他开始兴奋起来,如果真如蓝元修士所说,他能承接下这个传承,就可以直接成为修士,连武士那一关都不用过。

“蓝元前辈,那我就试一试。”雷天生小声地说道。

在这诡异的地方,他哪敢高声。

“去吧。”蓝元摆摆手,“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别勉强,不行就退回来。”

雷天生有些疑惑,他不明白蓝元说的是什么意思,但他不敢再罗嗦,小心地向前迈步。

行了几步,雷天生便发现了异常。

他感到身上有股莫名的力量在涌动,越往前行,那力量越强。

雷天生有些担心起来,回头望去,蓝元那矮胖的身影隐在一个凹陷的岩石空隙里,见他望来,鼓励地挥挥手。

雷天生略微安心,继续前行。

他望着那妖异的小球,心中患得患失,他想把握住这个从天而降的机会,将前辈的传承承接下来,一举跃龙门,跳入修士的世界。

可是眼前的一切如此的诡异,他又担心不良的事情发生。

修士再好,不及自己的小命重要!

雷天生还没有活够。

慢慢向前蹭,好一会儿,也不过走了十几大步的距离,离那中间的小球还很遥远,但这时,雷天生体内那涌动的力量已经明显在加剧,似乎全身上下每寸每分都在颤动,在翻滚,完全不由自主。

咬牙又坚持了几步,雷天生感到体内翻江倒海,如同沸腾一般,全身似乎就要散开。

“不能再这样下去,否则,我就要死了。”

雷天生停了下来。

但是望着远处的小球,他犹自不甘心。

他是星际联盟亿万人中的幸运儿,这样的机会落在他的头上,不能就这么轻易地放弃,机会不可能再有第二次。

“先歇一歇。”

雷天生站了一会儿,并没有任何疲惫的感觉,反而充沛的力量似乎要将他撑爆了一般。

只是,神智有些模糊。

雷天生慢慢闭上眼睛,然后他进入了一个流光的世界。

到处都是流光。

无数的流光碎片在聚散纠缠,不停地变幻,不停地闪烁,幻生幻灭,看起来像是泛着波澜的河面映着的点点星光,动荡,但有序。

好一会儿,雷天生突然惊醒过来。

“我怎么就睡着了呢?”他埋怨自己。

再次抬腿,但这一步他却没有迈下去,因为他听到蓝元的声音:“别去了,回来吧,你不行,别把命搭在这里。”

雷天生回头,就见蓝元远远地向他招手。

雷天生又转回头来,望向那远处的小球,那妖异的光晕似乎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快点回来,不然我不等你了。”蓝元的声音有些不耐烦。

“罢了,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雷天生摇了摇头,不再坚持。

人力有时而穷,是勉强不来的。

他转身慢慢走回到蓝元身边,身上那澎湃的涌动也在渐渐消退。

“走吧,回去吧。”蓝元意兴阑珊。

雷天生再次进入那个黑暗的世界。

但这次他不再紧张,闭上眼,等待回归。

脑子有些昏昏沉沉的,雷天生不由自主再次进入到那个流光的世界,无数的流光碎片在聚散明灭,除了流光碎片再无其他,甚至没有他自己。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敲门的声音将流光的世界击碎,接着诗兰的声音响起:“关天生先生,快起来,馆主不见了。”

雷天生猛地坐起来,看向四周,窗外已经大亮,能看到天上的红霞。

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雷天生有些懊恼:“我怎么做了这么一个怪诞的梦!难道是换了地方不适应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