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诸界 1-482 仙衣

雷天生来到他之前到过的传送阵。

他上次前往驿站就是从这里乘坐接引客船,当时以为是传送阵。

传送阵的保护阵法已经不在,但仍有大批的人聚在这里,大都在等候兽潮结束后传送阵重新开放,也有相当部分人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够,聚在这里与他人交流,以增长见识,和结识更多的朋友。

雷天生来到这里,是存了万一的希望,如果明心来驿站找他,或许在这里就能遇到。

另外,兽潮结束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如果有速度快的,从驿站撤离或许能到达这里,就会有消息流传。

雷天生找遍了所有的地方,没有发现明心,也没有驿站的消息。

二十万人,没有一人回到这里。

雷天生大为失望,他也不会告诉这些人发生了什么,就让他们在这里等吧,再也不会有传送阵和接引客船了。

再不会有界海驿站。

雷天生悄悄地展开魂穿影遁术,径直向界海深处遁去。

在界海,圣体受到空间波动的影响,速度会比在星际世界里慢很多,就像从陆上进入水里一样,但异兽在界海反而会比在星际世界更快,星际列车和接引客船的制作材料也来自异兽,在界海也比在星际世界更快。

影遁术却不分界海还是星际世界,似乎并没有什么分别。

当再看不到有前往界海探险的修士,雷天生将彩衣移出储物空间。

彩衣虽然已经化成人形,却仍旧不能操作无垢镜,雷天生必须等彩衣把喻原等人放出来之后,才能前往倪树。

至于念剑,绝不可能放他出来,就让他永生永世呆在镜中世界吧。

彩衣继续修炼恢复。

问她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操作无垢镜,她简单地回答大约至少五十年。

雷天生只能等。

五十年对修士来说并不长,可以说是修炼长河中很短的时间。

而且雷天生也不着急,有了德尔的判断,他再去倪树就不再是要带回幽兰,而是寻找真相,如果不知道幽兰的最终结果,他是不会死心的,但这就不用那么匆忙。

而且,阿离跟他说了倪树的大概情况,他已经知道倪树的情况很复杂,急也急不得。

倪树很大,相当于上万个星系,比星际联盟大得多,外面看起来像是只有枝而无叶的树状结构,而里面则是非常复杂的迷宫。

倪树的枝不能碰,会迅速收走魂力。

好在倪树本身并不会主动攻击,只要避开倪树的枝丫,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幽倪在倪树中战斗力非常强,倒不是说它们的攻击力,而是只要不被立即杀死,它们依靠倪树就可以迅速恢复。

上次易相大人带领众神人进攻幽倪族,也并没有深入,而且大多是各自为战,每个活下的来的人也只知道他们自己见过的情形。

神秘的倪树内非常危险。

雷天生已经想好,他并不打算深入到倪树内部,而是想借着幽兰留给他的印记尝试与幽倪交流,问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再作打算。

实在不行,他还可以用倪皇和倪老大的消息与幽倪作交换。

幽兰如果还活着,他会不顾一切把她救出来,但如果幽兰已经不存,他也不必为幽兰去送死,幽兰肯定也不会希望他这样。

因此,雷天生不急。

在彩衣修炼的时候,他就在附近为她巡视,同时继续修炼影遁术。

德尔说影遁术也是相对时间法则的应用,只要他把影遁术修炼得精通了,或许可以借此窥视时间法则。

修炼无日月,转眼二十年的时间就过去了。

彩衣已经能够与他进行短暂的交流。

彩衣说,她之所以伤得这么重,是念剑通过无垢镜与她硬拼,无垢镜抽走了她很多的魂力,那念剑肯定伤得比她还重,就算侥幸活下来,也只余残魂,而且无垢镜里虽然也能够修炼,但比外面的效果差得多,等她恢复过来,可以随时把念剑揪出来杀掉。

雷天生也不是一贯地心慈手软,对敌人他可能比其他人更狠,念剑留着也是祸害,肯定要先把其清除掉。

两人不断地在界海里变换位置。

这一日,雷天生正在巡视,迎面遇到两个人:仙神和仙衣。

仙神倒也罢了,但仙衣却是创世者昔如。

知道昔如秘密的人都得死!

雷天生暗暗叫苦,躲是躲不过去了,只好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仙神现出惊异的表情,仙衣则在仙神后面淡淡地看着雷天生。

“仙神前辈。”雷天生抢先施礼。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在这里干什么?”仙神用怀疑的神色询问。

雷天生知道此刻隐瞒反而更容易露馅,便如实答道:“我的义妹彩衣受了些伤,正在这里修炼恢复,我叫她过来。”

他大声传念:“彩衣,快来,见过仙神前辈。”

彩衣很快飞过来,却不是修炼时的本体模样,而是人形,她冷淡地看了看仙神和仙衣,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她是裁决者级,不必对神人这么恭敬。

仙神大讶:“这是你义妹?你认神人作义妹?”

雷天生忙道:“彩衣不是神人,她是裁决者级。”

见仙神脸色大变,他又解释道:“她不是咱们人类,她是异种生命,她的本体是魔蛾。”

他这样是故意给仙衣听的,免得彩衣遭到厄运。

仙神立即作出戒备的姿势,仙衣倒是波澜不惊。

彩衣嗔怪地看了雷天生一眼。

雷天生安抚她道:“无妨,仙神前辈是我的故交,一向对我很好。”

仙神见他二人这般,也慢慢放松下来,问:“你怎么认了个这样的义妹?”

“此事说来话长了。”雷天生反问道:“前辈,驿站后来怎么样了?”

“你不知道?我听说你在魔蛾群里消失,都已为你已经战死。”仙神醒悟:“看来是你义妹救了你。”

她摇摇头,又黯然道:“驿站恐怕是保不住了。”

雷天生装作焦急的样子,问:“前辈,我没找到驿站,我在那附近找遍了,也没见到一个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去驿站找了?”仙神疑惑:“你怎么可能这么快?”

她看了看彩衣,有些明白了,有裁决者级别的义妹,当然能比她还快,却更加疑惑:“驿站没有了,肯定已经被玄天抹去,但几十万人,你怎么可能一个人都没见呢,难道他们都被玄天杀了?”

雷天生也疑惑起来:玄天明明已经被仙衣处死!

当时仙神就在旁边,仙神怎么可能不知道?

仙神看他神情,解释道:“兽潮之后,有大批的异星世界的强人进犯,幸亏有剑神和刀神前来助战,还有喻原的谋划,才没让他们得逞。”

仙便把兽潮之后的情形大致说了一下:“喻原神机妙算,把玄天的党羽清剿一空后,便下令撤退,我和仙衣便也随众人退走,我们飞得较快,一路不敢停歇,直到这里见到你。”

她皱眉:“后面还有几十万人,你怎么可能一个也见不到呢?”

雷天生也明白了,肯定是仙衣更改了仙神的记忆,对强大的创世者来说,这不算什么。

趁这段时间,他已经想好了托词:“其实也不是没见到一个,我们见到了刀神。”

“你见了刀神?他没死?”仙神又惊又喜。

雷天生黯然摇头:“我见到他时,他已经油尽灯枯,除了量天尺,连句话也没留下。”

他把量天尺从储物空间中移出来,说道:“就是它,我听光明圣人说过,刀神抢走了乌托的量天尺,想必就是这东西。”

仙神伸手去抓,雷天生急忙拦阻:“前辈,千万不要,我听说光明神就是被这量天尺所伤,此物级别很高,实力不到不能碰触,彩衣就是被量天尺所伤。”

他这是在为彩衣的伤势作掩护,他不准备说出剑庐之行的事来,而且彩衣确实是被量天尺所伤。

仙神缩回手,神情也顿时变得亲切起来,她相信雷天生不会害她,而且看彩衣对雷天生很是依顺,她也宽心起来,问:“说说你吧,你后来怎么样了?”

雷天生并不隐瞒:“我捉到一个异星人的内应,叫乐小小,我把他装进储物空间里,哦,是另外一个级别比较低的空间,后来在魔蛾群里,我神智发生混乱,被一个叫斗阳大士带到异星人那里,他们认为我身上有他们的印记,是他们的内应,把我送到他们的一个叫灵境的小世界里恢复,后来,我误闯了忘忧岛,见到彩衣,收她为义妹,又从重伤的承离上人抢了无垢镜,逃了出来。”

他大概介绍了一下自己的经历,把喻原等人的消息隐去不说,更不说见过阿离和回到过星际联盟,连从承离上人那里得到的消息也一概省略,免得露出马脚。

仙神听得啧啧称奇,赞道:“你竟然有这等奇遇!看来你是有大运之人,你连影遁术这等法术都学会,我们这些老家伙都自愧不如,你有这等法术,难怪能这么快。”

雷天生见仙衣并无异常,心中也暗舒了口气,将量天尺收起:“前辈,那玄天穷凶极恶,此地不易久留,咱们还是快走吧。”

仙神点头:“如此甚好,咱们边走边聊。”

雷天生忙道:“前辈,咱们还是分开走吧,这样更安全一些,彩衣还没完全恢复,她还需要休养。”

仙神叹了口气:“也好,驿站之役或许就剩咱们几人了,不管谁活着到达星际世界,都要把驿站的情形传回去。”

“我会的,前辈,告辞。”雷天生拱手。

“且慢!”这时,一旁的仙衣说道:“雷天生,我猜你已经知道了我的底细,我不能再容你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