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诸界 1-481 身世

资料上说,雷天生是医疗辅助生殖发育而成。

父系基因来源:东方丘,星际赏金猎人,狂野猎人组成员,在青白星做赏金任务时被杀。

母系基因来源:卫颖,来自一个兰德星小家族,寿终一百七十三岁。

雷天生没有想到,他的身世资料连兰斯皇家都查不到,居然在星际网上能查到。

“这么说,我从父姓,应该叫东方天生?”

但他立即就否决了,他知道的太晚了,现在连本体都已经失去,他的基因成份已经消失殆尽,只余魂魄,而魂魄是后天的知识和经验的集合体,按欢喜神的说法,是来自世界意志。

叫什么都无所谓,只是一个称呼。

“还是叫雷天生吧,习惯了,何况就算我应该叫东方天生,按黑鹰帝国法律,我已经改姓关,应该叫关天生,后来被蓝家赐名蓝天生,但蓝家曾经将我除名,我还是叫雷天生。”

雷天生继续查看他的资料,后来的经历他大都知道,但资料上并没有他与龙飞融合的任何记载,也就是说,星际联盟网络不承认这种融合关系。

资料上记载了他的死亡。

死亡原因是被大师级高手罗兰击杀。

之后对复活的注解并不是时光倒流或者重塑身体,而是用了一个奇怪的词:自我传承。

自我传承!

雷天生大概明白这个词的含义,是说他已经死了,而且进行了特殊的传承,传承给了他自己。

传承给自己!

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说法。

但有一点却非常地肯定:在这件事前后,他发生了一些根本的变化。

雷天生细细地回忆,却没有发现他前后有什么变化,要说真有什么变化,就是在那之后,他与诗兰的关系突飞猛进。

难道这种事与死过一次有关?

雷天生摇摇头,继续翻看,却发现这段文字有链接,不由有些好奇,点了下去。

链接的是影像文件,是当时站点公园里的监控摄像。

影像文件有二十七个,是从各个角度拍摄的影像,大多是俯视,也就是高空天幕的监控摄像。

当时的情形雷天生已经记得不是太清楚,但看了影像之后,记忆回归,与他对当时的记忆是相附的,起初是阿离和他先后爆开,后来血内碎块像倒放的影像一样,重新聚合。

影像是当时情形的忠实记录,没有问题,想必是在云菲儿抹去之前就已经被圣图收集到。

雷天生翻看了其中的几个影像,便不再看。

这不值得深究。

他继续看后面的资料,然后他突然顿住。

影像没有问题本身才是最大的问题!

雷天生原来一直以为他和阿离是被时光倒流复活的,如果真是时光倒流,就不可能有这些影像,影像是时间延续的产物,记录不了时间回流,也就是说,时间根本没有倒流,只是看起来像而已。

当时的情形看起来像倒放的影像,但倒放的影像并不是时光倒流!

时光倒流只是种假象!

只是他自己这么认为而已,真实的情形就像摄像记录的那样,时间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变化的是他身体的排列组合。

这印证了德尔的观点:相对时间是假象。

相对时间只是看起来像是时间发生了变化,其实,时间并没有变化,变化的是局部的排列组合。

如果真是时间倒流,雷天生不会损失任何记忆,他师父蓝元也会重新回到他的体内,罗兰也会重新复活。

雷天生对相对时间有了真切的感悟。

同时,他明白了,他的身体被复原之后,已经不再是原来的他,阿离也不再是原来的阿离。

虽然似乎他与原来并没有多少不同,只是失去了一些记忆,但其中肯定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只是他没有察觉而已。

“这么说,我早就死了,只是通过特殊的方式,我传承了自己的一些记忆,我已经是另外的我,而阿离已经是易相,也是传承了阿离的一些记忆。”

雷天生苦恼地想:“可是,这个另外的我是什么?从何而来?”

这是一个非常纠结的问题。

雷天生想不通,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他开始后悔,不该翻看这些资料,让他对自己产生了疑问,有了他解不开的阴影。

雷天生匆匆翻了翻后面的资料,见没有什么特别的,便不再细看。

之后,他订购了一个小型的高等级医疗中心。

在这里,他拥有最高的权限,可以调配龙家所有的资金,一个医疗中心花不了几个钱,连龙家资金的九年一毛都算不上。

然后继续在各个站点闲逛,查阅各个站点的资料。

最后,他记住了其中一个人的资料。

此人叫克莱·加根,生在雷纳联邦一个小国的平民家庭,成年后为了追求长生,成为一个赏金猎人,加入命运之光战队,到处做赏金任务,在一次刺杀雷纳联邦政要的人头任务时,几乎全军覆没,仅他一人逃生到靠近雷纳联邦的蜂巢星系二号站点,用赏金进行了改造,成为改造人,此后一直藏在平民区避祸,靠余款和做一些网络任务维持生计。

这个人的身份很合适德尔,德尔也有一个辅助智能中心,可以看成改造人,只要把体型和表层基因改造一下,完全可以用克莱·加根的身份,不会引起任何怀疑。

雷天生又继续浏览其他的站点,又记住了其中一个备选身份。

之后,他又在网络上闲逛了很长时间,才离开网络空间。

圣图虽然可以追踪到他在网络上的踪迹,但想必不会猜到他真正的目的,很可能以为他意在查阅自己的资料。

仅过了三日,医疗中心便被送到。

雷天生收起医疗中心,向龙岩告辞。

龙岩很有些慌恐,担心自己驾驭不了星际联盟,雷天生安慰他,只要守成就好,保持联盟的安定局面。

又说周围已经再没有光明神这样的敌对势力,他自己随时可能返回守护联盟,另外,蓝元也会鼎力相助,让龙岩放心。

雷天生自己知道,他这次离开,再回来的可能已经微乎其微。

他直接飞离星际联盟,到达域外自由区域,然后施展魂穿影遁术,潜到蜂巢星系。

魂穿影遁术没有任何修士能发现,监控更不可能。

之后,雷天生施展敛息术,找到克莱·加根,将其催眠以搜魂术读出他的大部分记忆,然后按照他的基因用医疗中心对德尔进行基因改造,并将德尔的体型面貌改造成这人的模样,之后,把这人的记忆对德尔讲了一下。

德尔对这个身份很满意,除了他自己和雷天生,再没有第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他无条件地相信雷天生。

“德尔,如果我还有回来的机会,我会再来看你。”雷天生说道。

“我会尝试忘记我自己,那时,我可不一定认识你哦。”德尔略开了个小玩笑。

雷天生却有些沉重,一个无尚的智者从此退隐了。

但只要德尔满意,这样的归宿已经是极好,很多旧识都已经不存无世。

雷天生不再多言,将真正的克莱·加根装进医疗中心,移进储物空间,离开星际联盟。

如何对待克莱·加根,雷天生倒有些发愁,克莱·加根是一个无辜的人,总不能就这样杀了他,只能暂时带着他,至于将来如何,就看他的命运了。

为了避免暴露德尔的痕迹,雷天生让医疗中心暂时将克莱·加根改造成另外的样子,清除他的全部记忆,并灌输星际联盟的标准知识,让他变成一个全新的人。

之后,雷天生便不再理他,反正医疗中心的医疗舱闲着也是闲着,就让克莱·加根呆在里面吧。

魂穿影遁术极快,原来使用变速项链也要半年的时间,雷天生到达明心隐居的星球只用了不到半日,这还是为了不撇下储物空间尽量压缩了每次魂穿的距离。

依然是那个原始星球,依旧是那个海岛。

海岛不大,只有礁石和沙滩。

没有人。

雷天生用传念术大叫:“明心,我回来了,快出来见我!”

没有回应。

雷天生又用作手势,依然没有人出现。

“难道明心离开了这里?不应该啊,她说过要一直等我回来的。”

雷天生疑神疑鬼,巡视周围的沙滩,期盼着从沙里再钻出一只机械蜘蛛来。

可是没有。

“难道明心出了意外?不会啊,她与我有生命共享,她死了我一样会死!”

突然,他闪过一个可怕的想法:“难道是我失去本体连累了她?她已经不在了?”

但他立即否决了这个结论:“不会,明心与我产生生命共享后就被钟南老仙所杀,只剩魂体,我也没有死,看来这生命共享并非是基因和肉身,而是灵魂之间的依存关系,既然我还在,明心就不会有事。”

“可是,她去了哪里呢?”

雷天生在原始星球上候了月余,也没有等到明心的到来。

“罢了,她分明是不愿见我,再等下去也是无益,还是走吧。”

最后,他恋恋不舍地离开,赶赴剑神星域。

剑庐之中。

雷天生再见到阿离,寒喧之后,把德尔的方式说给她:“通过这两种方式就可以避免厄运。”

“到神人级止步?或者去寻找另外的星际世界?”阿离摇头:“就算找到另外的星际世界,也未必就没有其他的创世者,我还是按第一种方法,不去试图挑战昔如的权威吧。”

雷天生说道:“眼下只好如此,我现在就去倪树,等倪树之行结束,我会试着去寻找其他的世界,如果找到了,我会回来接你。”

阿离说道:“哥,还是不要了,再世为人,我只希望能平平安安地活着,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其他的我什么也不要。”

自从德尔断定,在那次被罗兰击杀,阿离已经不是原来的阿离,而是易相,只是拥有阿离的某些记忆,这之后,雷天生对阿离的情感又发生了转折,他来这里见阿离,只是想告诉她逃脱厄运的方法,完全没有与阿离再发生深度交往的想法。

他避而不理,问道:“阿离,你到过倪树,能跟我说说倪树的情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