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诸界 1-005 小胖子高手

“绝不放弃?”

雷天生却不以为然,人力有时而穷,不放弃又能怎么样?

他现在连游戏都进不了,难道还能把巫灵王抓过来打屁股不成?

但雷天生还是很客气:“多谢馆主指点。”

关山月一看他的神情就知道怎么回事,这家伙把自己的金玉良言当成了耳边风,关山月轻轻摇了摇头:“我离开之后,你就拥有这个武馆的最高权限,我希望你不要败了它,留给阿盟一个安居之地。”

“放心吧,馆主,我这人要求不高,只要吃饱就行。”雷天生保证:“我会把阿盟当亲妹妹看待,不会让她受苦的。”

关山月点点头,不再多言。

而后,他让诗兰带雷天生沐浴更衣。

武馆无论从外观还是室内都很古朴,有一个很大的浴池,使用的是最原始的清水,而不是智能泡泡。

雷天生到福利院每次领泡面之前,都要进行一次强制清洁,其实很简单,站在清洁间里,衣服都不用脱,一股智能泡泡喷洒下来,泡泡极细小,没有什么感觉,就像一阵风从头到脚流过,几秒钟就结束了,连衣服都被清洗得干干净净。

多年来,雷天生已经麻木,只是一道例行的程序而已。

而且,那不叫沐浴,而叫清洁。

武馆的浴室很大,浴池里注满了清水,淋浴处的墙壁上有控制触屏,室顶上有一大片细小的喷头。

“雷天生先生,这里是更衣间,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更换的衣服。”诗兰推开旁边的房门介绍。

“谢谢你。”雷天生很客气:“诗兰女士,你请回吧。”

“雷天生先生,需不需要我帮你洗。”诗兰微笑。

雷天生一愣,随即大窘,连连摇手道:“不用,不用,我自己会洗。”

待诗兰离开后,雷天生犹自心跳不止。

他从来没接触过女人,更没有与女人有过暧昧的言行。

“诗兰她这是什么意思?她是在开我的玩笑,还是…?”雷天生猛地给自己一个耳光,他想都不敢多想,“诗兰虽然是女人,但她是智能人,想必不怎么在乎性别,她或许并没有别的意思。”

他强行阻止自己的杂念和臆想,随便给了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从更衣间出来,操作墙壁上的触屏,温热的水帘飘洒下来,很舒服。

雷天生虽然没见过这玩意,但他被灌输过标准的知识,基本的科技常识还是知道的。

淋浴之后,泡在水池柔波之中,雷天生又开始忍不住遐想。

“诗兰真美,可惜是个智能人。”

当晚。

诗兰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圆桌上,摆着十几道菜,色香诱人。

四人分别落座,关盟坐在一个特制的高椅上。

“来,你尝尝这几个菜,这是青瓜,这是甜葱,这是蓝菜,都是我亲手种的。”关山月招呼道,一边用夹子把几样蔬菜夹到自己的餐盘里。

雷天生目光从几道香腻的肉食上移开,学样将几样青菜捡了一小份到餐盘里,用食摄夹起送到口中,尝了尝,虽然每种青菜都有各自独特的清香,可是淡而无味,似乎还不如泡面更有滋味,但关山月的好意不能不领,雷天生勉强自己咽下。

关山月看他的神情,很是失望,真是好好的画卷白给瞎子看了,这些自然的食材很贵的,平常人哪吃得到,更何况是亲手种植的,白白浪费了自己的心血。

“这几样是订餐机制作的,这是脆炸虾仁,这是香酥鹅尖,这是烤鳗段,这几个我叫不上名,是诗兰点的菜,你随便吃,都是合成的,想吃多少就有多少。”关山月介绍。

订餐机是可以自动生产营养餐的智能机器,可以根据既定的程序进行原子级的合成。

雷天生夹了一块香酥鹅尖,未入口,香气便直泌心肺,吃到嘴里外酥里嫩,滑腻香甜,那感觉简直爽到了骨子里,雷天生只觉得晕乎乎,如飘在云端一般。

“太好吃了!”

又夹了个脆炸虾仁,又酥又脆,浓香四溢。

烤鳗段外焦内软,入口窜香。

雷天生狼吞虎吐,大块朵颐。

他生来从吃过如此美味的饭菜。

关山月轻轻摇了摇头,真是拿土鸡当凤凰,不知好歹,这些菜都是机器合成的,着意刺激人的味觉、嗅觉和触感,哪及天然食物更生动、更清新、更自然。

诗兰将青菜和面包夹到关盟的餐盘里,关盟好奇地看着雷天生的吃相,又看了看几道肉食,偷偷咽了口唾沫,开始小口小口地吃自己餐盘里的食物,很淑女。

诗兰只是照顾关盟,自己什么也不吃,她经过供能改造,用不着通过食物补充能量。

关山月一边进食,一边问:“天生,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成为武士?”

雷天生将嘴里的食物吞下,回答:“我想成为修士,只有成为武士才能成为修士。”

“那你为什么想成为修士?”

“因为修士可以永生不死。”

“现代科技也可以让人不死不老。”

“那不一样,不老不死只是一堆肉而已,而修士却可以上天入地,遨游星空,来去无碍,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不再被困于一隅。”

“说得好。”关山月神情激荡,大声道:“我辈所追求,是真正的逍遥自在,如果不能逍遥自在,纵然不老不死又有何益!”

他一拍桌子,“男儿岂能无酒,诗兰,拿酒来。”

关盟吓得缩了一下,随即一双大眼睛好奇地在父亲和雷天生之间来回巡视。

诗兰默不作声,走出餐厅。

很快,她就取回一个仿古瓷瓶和两个水晶杯子。

瓷瓶两尺多高,肚大口小,看样子重量不轻,可是在诗兰手上仿佛轻若无物,稳稳得不带丝毫的晃动。

“这是我用古方自酿的美酒,你也尝尝,诗兰,给雷天生倒上。”

雷天生急忙推辞:“馆主,我从不饮酒。”

“是汉子怎能不贪这杯中之物,天生,你之前只怕是没见过此物吧。”关山月哈哈一笑:“我保证你饮过一次后,就再也离不了它。”

雷天生有些尴尬,他每天只能在福利院领泡面,别说美酒,就是今天这桌饭菜也是平生第一次得见,但他却坚持:“馆主,我还小,不想贪杯。”

“还小?嘿嘿!”关山月大笑:“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闯过了无序弹跳球第三关。”

但他不再劝,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无序弹跳球,那是什么东西?”雷天生略一想便不在意:“想必是一种训练的器材吧。”

他继续大吃,直到胀得再也塞不下,才将目光从餐桌上恋恋不舍地收回来,拍了拍肚子,爽意地出了口长气。

“如果每天都能吃到这等美食,真是神仙一般的日子,能不能成为武士又何妨。”

这一刻,想成为修士的愿望似乎已经变得遥远,远得就像天上触不可及的星辰。

雷天生没有饮酒,却似乎已经醉了。

关山月却是真的醉了。

他大杯大杯地往肚子里倒,就像喝白水一样。

他自求一醉。

就要离开女儿,再也见不到了,这种痛苦摧心剖肝,九曲回肠,最好的方法就是以杯中之物来消解。

关山月喝得酩酊大醉,仗着上百年来坚不可摧的意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头倒在床上,刚一放松,便觉天悬地转,一切变得虚幻起来。

月影疏斜。

朦胧中,关山月有所感应,猛地睁开眼。

一个人影站在他面前,似虚似实,似真似幻。

一个男人!

如果是一个女人倒无妨,那肯定是诗兰来照料他,但一个男人就不同了,整个武馆除了他,就只有新来的雷天生那个废物,连义父都不认,不可能来关心他,诗兰也不会允许任何人踏进他的房间。

强提意志,略清醒的一些,这时他看清了一些,是一个小胖子。

小胖子身材短小,并非站在地上,而是凌空而立,才显得与正常人一样高。

关山月猛然又是一惊,能稳稳飘在空中的只有三种人:智能人、改造人和修士。

智能人、改造人身上有反重力装置,当然可以克服重力。

但武馆有诗兰在,掌握着所有的监控,不可能允许其他人冒犯。

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

修士。

关山月立即想到了蓝家的人。

他被五大修士家族的蓝家看中,去当陪练,蓝家派人接他来了。

关山月心中顿时一松。

这时,那小胖子轻轻摇了摇头,叹息道:“可惜了你这资质,如果不贪杯,早就突破武士,成为我同道中人,现在看来,你只能当陪练了。”

关山月大吃一惊,酒意顿时醒了大半,站起身来,抱拳行礼:“大师,这是为什么?”

“想成为修士的最基本条件是能够魂魄离体,武士是通过修炼体能来增强魂魄,以你的资质是大有可能成为修士的。”小胖子惋惜地说道:“可惜你独自修炼,并不知道其他武士为何要禁酒,酒这东西不仅可以麻醉人的神经,还会使人的灵魂贪恋肉身,长期饮用更是将魂魄牢牢禁锢在肉身之中,要想成为修士,所有能够迷幻神志的东西都不能碰,最好连茶都不用,否则就算魂魄修炼到足够的强度,也无法离开身体而独立存在。”

关山月呆住,浑身颤抖,汗如浆出,好一会儿,他突然跪倒:“大师,我从此戒酒,不知还有没有可能挽回。”

小胖子摇头:“有些事情一旦做了,就不可能再回头,谁也无力回天,我想,就算是龙圣人也没有办法。”

关山月颓然跪坐在地上,喃喃自语:“我一生勤修武道,从不敢懈怠,却不料毁在这贪杯上。”

小胖子叹道:“只有滴酒不沾之人,才可能成为修士,关馆主,事已至此,后悔也无益,还是随我去安心做个客卿陪练吧。”

“滴酒不沾!”关山月突然心中一动,“我武馆倒有一个从不饮酒之人,清白得像一张白纸,不知他有没有成为修士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