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诸界 1-004 签上你的名字就可以了

关山月扫了雷天生一眼:“我已经很长时间没出过手了,也罢,不亮亮相,你是不会放心的。”他轻轻地拍了拍女儿:“阿盟,你先下来,爹要演示一下武艺。”

关盟抬起头,欢喜地拍手:“好,好,我要看爹爹演武。”

关山月将关盟放到地上,对雷天生说道:“你看好了。”

他大步走到一棵腰粗的大树跟前,遽然出拳。

拳影一闪便收了回来。

那棵大树树干的下部纹然不动,上半截却平平飞了出去,断裂处筋络破碎。

好硬的拳头,好强的武技!

关七淡淡地说道:“武技的最高境界就是,身心合一。”

关盟鼓掌:“爹爹好棒!”

雷天生两眼发光,游戏里的高级武士肯定达不到这种程度,如果有这等实力,铠甲兽还不是一拳一个!

关山月馆主绝对是一个高手中的高手,难怪会被蓝家邀请。

馆主没有骗他,这等高手也不屑骗他。

雷天生大声宣示:“我同意,同意加入英粹武馆,做关盟小姐的监护人。”

关山月微微一笑:“加入英粹武馆没有问题,但做阿盟的监护人却有个要求。”

“什么要求?”雷天生一怔。

“根据帝国的法律,监护人与被监护人之间要有一定亲属关系,而且不能太远,否则帝国将代为监护。”

“亲属关系?我和她?这怎么可能!”

雷天生连自己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会有亲戚!

“没有什么不可能。”关山月说道:“只要你认我作义父,你就是阿盟的义兄,就是她法律上的兄长,当然可以做她的监护人。”

“啊!义父?”雷天生有些发懵。

“怎么,我这把年纪,我这本事,作不得你义父吗?”关山月脸色微微一沉。

“不,不,馆主,我一个人习惯了,突然有个义父,我不太适应,我,我牙还没刷呢。”雷天生有些结巴。

他眼睛转了转:“馆主,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拜你为师,这样,我与阿盟就是师兄妹了。”

“师兄妹不是亲属关系。”关山月摇头:“再说,我从不收徒,我即将离开,更不可能收徒弟。”

雷天生挠挠头,有些为难。

突然之间,让他认一个陌生人作义父,使他有些不知所措。

关山月继续说道:“虽然我不收徒,但如果你认我这个义父,就可以得到我全部的修炼心得。”

“修炼心得?”雷天生大为心动。

但他还是有些难为情,如果现下认了这个义父,明显是奔着武馆的资源和修炼心得去的,这,太掉价了。

他虽然一无所有,却不无耻。

而且,雷天生对生活的要求不高,这些诱惑对他的吸引力并不大,他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货色,就算有修炼心得,也未必能练出个什么结果来。

见雷天生犹豫不决,似乎还有拒绝的意思,关山月微微一笑:“其实,你不一定真的认我这个义父,你只需要在一份协议上签个字就行了,是给帝国法律看的,我马上就要离开,你可能再也见不到我。”

关山月对雷天生非常满意,如果雷天生立即答应,关山月还真的不放心把女儿交给他。

雷天生愣了一下:“这样啊,只是签个字——似乎——可以吧。”

“你同意了,太好了。”关山月很是欢喜,却又皱眉,“不过,还有个难处。”

“什么,还有难处?”雷天生苦着脸。

他本来就不情不愿的,如果再有过分的要求,他可不干了。

关山月欲言又止,他看了看雷天生,对诗兰招招手:“你跟他说。”

诗兰轻轻一笑:“雷先生,是这么回事,根据帝国的法律,如果你承认了这种关系,必须要改姓。”

“改姓?”

“对,要改成关山月馆主的姓,在协议书上要签的名字应该是,关天生。”

“不行!”雷天生立即回绝:“我不干,你们去找别人吧。”

雷天生这个名字虽然是他自己起的,却是堂堂正正的名字,尽管他的姓是随机挑选的,却是上天安排的,也是帝国认可的,岂能轻易更改。

他转身就走,迈了两步,停了下来。

悬浮出租车早已经飞走了,他又不认识路,凭自己的两条腿可回不到自己的小窝。

他转向诗兰:“诗兰女士,你能不能送我回去?”

这时,关山月抱起他的女儿,“算我求你了,求你帮我这个老头子一个忙,你看阿盟多可怜,如果被帝国监护,她就会被重新置入记忆,就会像你一样,无父无母,孤零零一个人。”

雷天生心中猛地涌起一股莫名的情结。

关山月的一句话打动了他:就会像你一样!

雷天生对自己是不满意的,虽然他的各项测试指标都很低,但他内心深处仍然是骄傲的,是作为一个人类生来俱有的一种骄傲,有着作为万物之灵不可磨灭的尊严,他也想改变自己,实现自己的价值,但现实条件不允许,因此他将自己投入到游戏里,想在游戏里得到一丝慰藉,可是,这种可怜的愿望也在不久前破灭。

现在,他很盲然,不知接下来该做什么。

或许英粹武馆,就是冥冥之中上天赐给他的机会。

雷天生看向关盟,关盟正躲在父亲怀里,用一双乌溜溜的黑眼珠偷偷地看他,似乎很好奇。

“她的眼珠也是黑的,与我一样。”雷天生心中一动。

物以类聚,生命总是与自己的同类更亲近。

兰德星球是个移民星球,种族混杂,各种肤色的人种都有。

看他犹豫,关山月又说道:“只要你答应做阿盟的监护人,我可以让她随你的姓。”

雷天生越是推辞,他越是认定了这个第一候选人。

“馆主不用这样。”雷天生连连摇手,他被关山月父女所感动,又被莫名的情绪所牵动,大声说道:“馆主,这样吧,我认阿盟作义妹,跟她的姓,我签这个字。”

关山月大喜,他当然能听明白雷天生话中的含义,雷天生认关盟这个义妹,却不认他这个义父,但关山月却不在乎,只要雷天生对他女儿好就足够,甚至雷天生对她女儿漠不关心也无所谓,只要雷天生担负起监护人这个法律上的名义就够了。

“好,诗兰,把协议调出来,修改一下,让天生签字。”

诗兰面前很快出现一个立体影像,这是一个中年帝国警员,钩鼻凹眼,身材略胖,穿着警士制服。

那警员手里拿着一张纸,看了一会儿,又抬头看了看雷天生和关盟,开口说道:“我叫贝尔,劳尔镇的警士,你看看这份协议,如果同意,就签上你的名字。”

他把那张纸递给雷天生。

雷天生好奇地看着,他虽然看惯了那些立体广告,但如此近距离的立体影像互动却是第一次。

当纸张递过来的时候,雷天生略呆了一下,看向上面的内容。

这是一份协议,大体的内容是,关天生与关盟是义兄义妹的关系,已经征得关盟的父亲关山月的同意,由关天生做关盟的监护人。

雷天生匆匆看了一下,见没有什么异样,更没提到什么义父义子关系,便问:“怎么签字?”

“你在这个位置签上你的名字就可以了。”贝尔警士指了指纸张的右下角。

雷天生既已经作出决定,并不犹豫,伸出右手,在指定的位置写下三个字:关天生。

虽然影像是虚拟的,但纸张上随着他的手指划动,出现黑色的字迹。

“关馆主,也请你在这里签上你的名字吧。”贝尔警士又将纸张递给关山月,指着左下角。

关山月的签字如行云流水一样,与雷天生丑陋不堪的签字大不相同。

“关馆主签字似乎也暗含某种武技。”雷天生暗想。

他虽然能看出些什么,却无法理解其中的玄奥。

“你们等一下,我传给民政部。”

贝尔警士将纸张放在一个斜置的平台上,纸张上很快出现一个图章状的印迹。

“好了,协议已经生效。”

贝尔警士说着,突然端端正正地向关山月敬了一个礼,“关馆主,祝你一切顺利,给咱们黑鹰帝国争光。”

关山月抱拳还礼:“承你吉言,多谢。”

他向诗兰摆了摆手,虚拟影像随即消失。

“真是先进,这效率太高了。”雷天生暗赞。

他上下打量诗兰,想看看影像输出设备藏在她哪个部位,诗兰白了他一眼,他赶紧将目光收回。

这时,关山月对女儿说道:“阿盟,你跟诗兰姐姐玩,我与你天生哥哥说几句话。”

关盟有些不情愿,但看了雷天生一眼,将双手伸向诗兰。

诗兰接过关盟,微笑:“阿盟,咱们去看蚂蚁搬家。”

“好啊,好啊。”关盟高兴起来。

关山月慈爱地看着两人走远,叹了口气,回过头来:“天生,谢谢你,这样我也可以放心地离开。”

见他仿佛生离死别的样子,雷天生安慰:“馆主,以后你还可以回来看阿盟的。”

关山月摇摇头:“你不明白的,既然答应了去蓝家当陪练,就必须割舍一切,连我的性命都不再属于我自己,世上将再没有关山月这个人。”

雷天生有些吃惊,修士家族竟然有这样霸道的规矩。

“那你为什么还要去,难道你不想陪着你的女儿?”

关山月叹道:“我原本以为我已经到了人生的极致,哪想到被蓝家看中,这样突破自我的机会是不可能放弃的。”

雷天生暗中叹息:人,难道一定要追求生命价值的极致吗?

关山月又说道:“作为你照看阿盟的回报,我跟你说一说我练武百年来唯一的心得。”

“唯一的心得?”雷天生不解。

“对,是唯一的心得,其他的心得都是末节,只有这一个心得才是我一生所悟的总结。”关山月说道:“只有四个字。”

“哪四个字?”

“绝不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