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诸界 1-003 对生活要求极低的家伙

雷天生暗自叹息,自己就算万般不好,也比智能人强,至少是人,有自己的情感,有自己的灵魂。

“诗兰女士,请别误会。”雷天生急忙解释:“我一直在思考你们为什么来找我。”

“劳尔镇很快就到了,关山月先生肯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诗兰微笑:“雷先生,我是自由智能人,在英粹武馆供职,照顾馆主关山月的小女儿关盟。”

她转回头,不再理会雷天生。

智能人刚生产出来的时候是商品,出售给各国的机关、军队、企业或者个人,服务一定的年限或者通过其他方式,就可以得到自由和人权,除了受到一些特殊的限制,与普通人几乎没有两样。

自由智能人可以看成改造人,社会地位比普通人还高,因为他们都拥有强大的能力。

雷天生不敢轻视。

他再不敢乱瞧,靠在坐椅上假寐,一边思索各种可能性。

出租车内肯定有监控设施,他的行踪当然会有记录,英粹武馆的馆主关山月不敢把他怎么样,否则帝国的律法也不是吃素的。

断定了这件事之后,雷天生更加地放心。

想着想着,雷天生便有些困顿,长年的游戏生涯使他对现实世界还不太适应。

“雷先生,你醒醒,已经到了,下车吧。”诗兰的声音响起。

雷天生睁开眼,晃了晃脑袋,看着面前的大美女,明白了自己身在何处,便谢意地点点头,站起身来,从出租车的侧门走出去。

眼前绿树成荫,花草繁盛,一块块纵横阡陌的方田中种植着各种瓜果蔬菜,一个壮硕的老农正挽着裤腿,赤着脚,在田中给果蔬浇水,旁边树荫下有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娃,扎着两个冲天辫,正在兴致勃勃地用小草逗蚂蚁,远处有一些房舍,却是青石木梁红瓦,很简朴颇有古意。

这里不像武馆,更像是田园。

这时,诗兰也已经下车,悬浮出租车的侧门从两边合拢,轻飘飘的飞起,破风穿云而去。

那老农抬头,赤红的脸膛微微一笑,他放下水桶,用搭在脖子上的汗巾擦了把脸,招手:“来,到这里来。”

“这就是关山月先生。”诗兰小声地介绍。

雷天生正在惊异,武馆怎会有这等场景,闻言张大了口,下巴差点掉下来,堂堂武馆的馆主竟然像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农!

馆主一般都是武士高手,可是这老农的动作姿势,却看不出任何端倪。

高手在行为举止上与常人总会有些不同,甚至能令人感觉到一种高手的威压气势,但这老农全身放松,走路很随意,没有一丝高手的风范。

老农走到田边一块宽阔的草地上,向雷天生招了招手。

那女娃也蹦跳着跑过去,一边用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雷天生。

雷天生快步紧走赶到关山月面前,深施一礼:“拜见馆主,不知招唤小子前来有什么吩咐?”

关山月深深看了他一眼,微微点点头,伸手将躲在他腿后的女儿拉到身前,抱起来:“这是小女关盟,我已经委托诗兰代为照看,只是我即将离开,她还缺一个监护人,我找你来,是希望你能做她的监护人。”

“监护人?”雷天生大吃一惊,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我连自己都照顾不了,怎么监护她?”

这时关盟搂着关山月的脖子,摇晃着撒娇:“爹爹,我不让你离开,你去哪儿,盟盟就去哪儿。”

关山月爱怜地抚了抚关盟的发辫,对雷天生说道:“你什么也不用做,她只需要一个名义上的监护人,帝国法制规定,幼儿成人之前,不能离开监护人十天以上,否则将被帝国代为抚养,而我不希望阿盟接受帝国那一套教育方式。”

雷天生渐渐明白了,关山月为什么会找他,无论哪个国家,都要遵守星际联盟的统一规定,其中就包含智能人不能作为监护人,因此诗兰不能成为关盟的监护人。

雷天生虽然一无是处,却是黑鹰帝国合法的公民。

或许正是因为他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家伙,才被关山月看中。

雷天生深知自己是个什么货色,他挠了挠头:“馆主,她的母亲呢?”

他意思很明白,孩子的父母都是合法监护人,如果关盟的母亲在,何必找他这个外人。

现在医疗条件很发达,几乎没有治不好的病,想死都难,关盟的母亲年龄不可能太大,不可能无端死去,就算两人闹别扭分开,交给孩子的母亲总比交给一个外人强。

关山月摇头:“阿盟是智能养育的,我不知道她母亲是谁,我是她的单亲父亲。”

雷天生异样地看着关山月,心中明了,看来这老头某方面的能力已经不行了,才用智能辅助生育这种方式。

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人的自然生育能力反而不断地下降,很多时候都需要医疗辅助,智能辅助生育更是替代了自然生育的过程,从受精到给胎儿提供发育环境,全都由智能完成,只要遗传基因不被替代,发育长大的婴儿就是合法的人类。

如果连生命传承细胞都被替代或者更改,那是在生产基因人。

雷天生就是通过智能辅助生育方式出生的,可能因为各项指标太低,属于残次品,才被父母遗弃。

关山月咳了一声:“你这小子,想什么呢,我是痴于武道,不想把时间耽搁在这上面,只是自知终生无法成为修士,才想着传承后代,不过有了阿盟之后,我又有所突破,才被蓝家看中,邀我去当陪练,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不然我怎么会舍得离开阿盟。”

雷天生听说过蓝家,那是星际联盟高高在上的六大修士家族之一,仅次于龙家,排在第二位,能被蓝家邀请,这是一个极大的荣耀,当然对于关山月来说也是一个契机。

高等家族当然不可能允许一个陪练带着孩子。

雷天生终于明白了为何把他找来,一颗心也放回肚子里。

这时关盟将脑袋扎进关山月怀里,抽泣起来:“爹爹,你不要盟盟了,我要跟你去,我要跟你去嘛!”

关山月轻拍她的背,叹了口气。

他这一去,就不可能再回来,既然已经决定,就要割舍所有的牵挂。

诗兰走上前来:“关先生,让我来照顾她吧。”

关山月点点头,对怀里的女儿温声说道:“阿盟,去跟诗兰姐姐玩。”

关盟却抱紧他的脖子,扭动着小身子:“不,不,我跟着爹爹。”

关山月无奈地摇了摇头,诗兰退后一步,不再多言。

雷天生已经想明白了因由,心中欢喜,不就是做个名义上的监护人么,这再简单不过,做了这个监护人,以后他就再也不用吃泡面。

他还是小心地问:“馆主,你为什么不让你武馆的弟子做关盟小姐的监护人?”

关山月答道:“我一心向武,从不收徒,那会浪费我时间,开武馆只是为了得到参加演武大会的机会,有我在,英粹武馆就在。”

“英粹武馆原来就馆主孤家寡人一个。”雷天生却并不失望,关山月一旦离开,整个武馆就由他说了算,关盟还小,当不了家,哦,诗兰是聘用的,她算是外人。

他仍然小心地问:“馆主,不知做了这个监护人,都有什么要求?”

“没有别的要求,你只要在阿盟成人之前,不离开她超过十天就可以。”关山月脸露微笑。

他对雷天生作过详细的了解,这是一个对生活要求极低的家伙,就算在游戏里也随遇而安得过且过,而且很有耐心,别人一般两三年就能进级修士,而这家伙整整用了十四年,守级的铠甲兽更是被他用两年的时间给慢慢磨死的。

这样一个要求低、有耐心又没有能力的混混,正是关山月给女儿找的理想的名义监护人,几个候选人中位列第一,如果雷天生同意,关山月就不用再费心费力找其他人。

雷天生又问:“馆主,诗兰女士对我说,邀请我加入英粹武馆,是不是我答应做关盟小姐的监护人就算加入了英粹武馆,就会成为武士?”

关山月顿时为难起来:以这家伙的资质,一辈子都不可能成为武士!

武士是修士的根基,有着相当高的要求,不是谁都可以成为武士的,这可不是游戏。

关山月想了一下:“我这样跟你说,你做了阿盟的监护人,就是英粹武馆的人了,你可以使用英粹武馆所有的资源,只要你达到了武士的要求,自然就可以成为武士。”

言下之意,如果达不到武士的要求,就老老实实做你的监护人吧。

雷天生却只听到可以使用英粹武馆所有的资源,心下暗喜,眼珠转了转:“馆主,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是请求不是要求,不知馆主能否成全。”

“哦,什么事,你尽管说。”

“不知馆主能否展示一下武技,让晚辈开开眼。”雷天生眼中满是期盼。

从馆主的实力就可以看出英粹武馆是不是空有虚名,无论怎么看关山月都像个普通的老农,而不像个武士,如果关山月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那就不是在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