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诸界 1-010 这男人有问题

蓝莹果是贵族餐桌上常备的水果。

但它一般作为陪衬出现,因为它的味道淡而无味,只是此果晶莹剔透,在暗处会发出淡淡的蓝光,美如梦幻。

蓝莹果很昂贵,因为它对种植的环境要求很高。

蓝莹果不能在阳光下照射,也不能用灯光,必须用星光,星光越足,它发出的蓝光越美丽。

种植蓝莹果大部分都是由人工智能设施自动完成,但每个小果的位置、大小、角度是不同的,就需要人来作出一些调整,最重要的是,当蓝莹果成熟的时候,对它发出光线的美丽程度,完全要靠人来进行等级评判。

人体的呼吸和体温等会影响高级水果的生长环境,一般都不允许种植人员亲临现场,尤其重要的是,蓝莹果本身不能被任何的杂光照射到,否则它的品相就会降低,哪怕是人眼睛的反光都会对它造成影响,因此蓝莹果的种植完全由人工智能完成,需要人打理之处,就通过虚拟空间来完成。

虚拟空间里的数据与真实的状况几乎一般无二,人在其中宛如身临其境一般,可以通过智能设备来进行精确地控制,在不适合人体亲临的地方大部分都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完成。

只是,这样也需要付出大量的人工,如果雇人的话,成本会大大增加。

雇人也不用亲临现场,可以通过星际网络来进行。

雷天生解释:“因为蓝莹果太娇气,不容易种植,因此供不应求,而且帝国为了鼓励种植,全套智能设备可以免费提供,这样就不用考虑资金的问题。”

诗兰立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戏谑地一笑:“关先生,你想亲自打理?”

“不,诗兰女士,我找你商量,就是希望继续由你来打理。”雷天生知道自己已经被看穿,只能直说:“你看,武馆的果蔬你打理的很好,有丰富的经验,而我从没有接触过,还是由你来打理比较合适。”

他又补充:“我可以给你另加薪金。”

“加多少。”诗兰略感兴趣。

“一倍。”雷天生早有腹稿:“现在薪水的一倍。”

“不干,你去找别人吧。”诗兰很干脆。

“诗兰女士,你想要多少?”雷天生急忙问。

诗兰淡淡地道:“根据星际联盟的规定,智能人不能成为法人,否则我哪用得着跟你合作,这样吧,如果你真做这件事情,我要收入的九成。”

“什么,只给我留一成!”雷天生惊叫。

“你坐享其成,一成已经不少了,我还是看在武馆的份上。”诗兰转头看向关盟,“另外,我之所以对这个项目感兴趣,是想教教阿盟,给她一个将来谋生的手段,钱财对我来说只是数字,我如果在乎钱财,就不会到这个武馆来。”

雷天生心中苦笑,这个项目他已经思考了很长时间,自觉是眼下最合适的选择,哪知道却给人作了嫁衣,他只能得到很小的一部分。

他悻悻地说道:“诗兰女士,既然你不在乎钱财,能不能多分我点?”

“不行。”诗兰不可置疑:“虽然我不在乎钱财,但我必须拿到我应得的。”

雷天生颓然想了一会儿,很无奈:“好吧,这事就交给你了,你全权负责吧,需要我签字的时间叫我就是。”

一成虽然少,但毕竟比没有强。

雷天生兴趣大减,干脆全推给诗兰,真真正正地坐享其成。

诗兰也不反驳,微笑着看雷天生索然离开餐厅。

关盟一直支着耳朵在旁边听着,她将餐盘上最后一条青瓜吃完,用餐巾擦擦嘴:“诗兰姐姐,我吃饱了,可以说话了吗?”

“当然可以。”诗兰微笑。

“诗兰姐姐,我猜你是故意的吧,你怎么不多分给大哥哥一些?”关盟狡黠地忽闪着两只大眼睛。

“你这个小精怪。”诗兰轻轻在关盟额头弹了一下,“难道你猜不出,这些钱我是给你留的?”

“啊,我不能要姐姐的钱。”关盟皱着小脸。

“姐姐又不吃不喝,不老不死,用不着基因维护,要钱有什么用?”诗兰停了一下:“我还指望阿盟将来一直跟姐姐作伴呢。”

关盟听不太懂,但她知道诗兰姐姐是为她好,她神情坚定:“我不会离开姐姐的,永远都不会,姐姐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诗兰笑道:“阿盟乖,今天姐姐教你有关蓝莹果的知识。”

雷天生郁闷地离开餐厅,沿着大道一直向东行去。

武馆的范围很大,几乎占了劳尔镇的一半,往西到连绵的山丘,往东一直到海边的沙滩,全都属于武馆所有。

劳尔镇位于本丘岛的东侧,本丘岛大部分是山,只有西部有一片平原。

劳尔小镇的海边很纯净,没有丝毫的污染,空气也非常清新,软软的沙滩如波浪般起伏。

远远近近长着一些椰树,树下有软椅以备客人避荫小憩。

来兰德星的游客不多,到偏僻的劳尔小镇观光的更少,往往几天也见不到一个。

躺在软椅上,雷天生继续思考,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为了攒够基因维护的钱,必须要另外想办法赚钱,在星际联盟,其实赚钱的方式很多,尤其是在网络上,可以做任务,也可以远程打工,很多人都以此为生计。

只是要想赚大钱却不容易,需要拥有超乎常人的能力。

有的还需要拿生命去冒险,比如赏金任务。

赏金任务有的是去无人的星球探险,但大多是人头任务,也就是刺杀某个人,往往是有权有势的人,不仅要克服此人的保护力量,还要应付当地的警力。

刺杀任务不是合法任务,是在网络黑市上发布,但一般都赏金丰厚。

雷天生不会去当星际赏猎手,他更在乎自己的小命,再说他十三年内不能离开武馆。

但他虽然灌输了经济知识,却不是什么特别的能力,在网络上能做的事情很有限,而且报酬并不高,星际联盟的科技很发达,大部分事情都可以由智能来完成。

空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门道来,雷天生最后安慰自己:“知足吧,现在比以前强得太多了,不能一山望着一山高,先得过且过,以后再想办法。”

然后,他睡着了。

无梦无思是种幸福。

流光的世界。

流光碎片只存在极短的时间,消失的同时又有其他碎片产生,每个新涌现的流光碎片与原来的似乎很相近,就象是原来的流光在闪烁,但总有些不同。

每个流光碎片都由众多更为细小的碎片会聚协同而生成,这些更细小的碎片存在的时间更短,短得似乎不曾存在过。

大量的流光碎片闪烁着,汇聚成更大的流光,这些流光盘旋着,存在的时间更长,无数的流光按存在的时间长短形成了一个个的层次,但在流光的世界里,任何的存在都只是时间长河里的一朵浪花,转瞬即逝。

存在和消失是流光世界里永恒不变的旋律。

日升高照。

远远的海滩上,一辆反重力悬浮车缓缓降落,没有吹起一粒沙。

一个魁梧的中年男子走下来,鹰一般的眼睛先是向远处张望了一下,而后缓缓在软软的沙滩上漫步,一边走,一边思考,他偶尔有意无意地扫过身边椰树的枝叶,眼睛似乎被刺目的阳光照得眯起。

椰树上长着一些椰果,中间杂着很像椰果的监控。

除了私人的卧室,帝国的监控无处不在。

中年男子慢慢走着,一会儿看向正在涨潮一浪高过一浪的大海,一会儿又看向西面隐隐的山影,欣然地微笑,似乎对这里的风景很满意。

他行着行着,突然停下,望着远处椰树下酣睡的雷天生,眼睛又是一眯。

停了一小会儿,他再次起步,像刚才那样若无其事地走过去。

劳尔小镇警局监控室。

贝尔警士与新来的齐克警士一边喝着果饮,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的立体影像,监控的摄像一般都采用双孔镜头,成像设备会将角度的些微不同转化为立体虚拟影像,如身临其境一般。

贝尔警士看着面前的虚拟影像,指着树下的雷天生笑道:“这个傻小子叫关天生,原来只是个混混,非常幸运地被关山月选中,认作义子,关山月是英粹武馆的原馆主,已经前往秋水星为蓝家作陪练。”

“噢,还有这等事?他真是撞了大运。”年轻的齐克警士略显恭维,长辈的话当然要积极响应,“我是新来的,看来还要多多了解一下这里的风土人情。”

他其实对这一切了解的清清楚楚,他原本是兰德星驻军的一名少校教官,被调到这偏僻的小镇当警士,就是为了暗中保护关山月的小女儿关盟,帝国对关山月被蓝家招为陪练这件事极为重视,命令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住关盟的安全,这个来历清白如水的关天生当然也在他的重点观察之列。

贝尔点点头,对新同事很满意,开玩笑:“咱们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很少有游客,这男人孤身一人,如果存了猎艳的心思,他恐怕要失望了。”

齐克微微一笑,没有回应,贝尔是老警士,可以随意地开客人的玩笑,但他新来乍到,言语要谨慎。

过了一会儿,贝尔警士突然坐直了身子,一脸的惊讶:“不对!”

齐克吃了一惊:“怎么了?”

他暗中祈祷:可千万别在我刚上任的时候发生什么案子。

“你看,那男人站在关天生面前,似乎只是好奇地驻足观瞧,但你看他颈部、手臂和眼睛周围肌肉轻微的变化,他对关天生有杀意!”贝尔指着影像:“这男人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