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诸界 1-001 星际时代的小混混

楔子

……

某野鸡大学旁边一个名叫卓越的低档网吧里,一个吃住在这里的小混混正在沉睡。

凌晨三时。

小混混突然身子一抖,仿佛受到某个噩梦的惊吓。

他慢慢地睁开眼,疑惑地抬头,然后挠了挠头皮,看了看前面屏幕上“英雄联盟”中途脱机的惩罚通知,缓缓倚倒在沙发上,闭上眼继续大睡。

他坠入深深的梦境。

梦里光怪陆离,仿佛在播放着一部与他没有任何关联的电影,却又清晰如真,仿若身临其境。

这是一段长长的,长长的,不属于他的记忆。

当天中午,网管终于发现他们网吧这位老顾客的异常,叫来救护车,送到附近的医院里。

小混混从此长睡不醒。

网吧老板含泪按时送医疗费,日日盼着他要么早点醒过来,要么快点死掉。

两年后。

小混混终于慢慢睁开眼,目光空洞,茫然。

“我是谁?”

……

正文

……

睁开睡眼,他记得自己叫雷天生,生在星际联盟黑鹰帝国第七大宜居星球,兰德星。

这里是奥尔兰城贫民区的一个标准间里。

星际时代科技发达,物资极大丰富,黑鹰帝国的福利很好,可以让每个公民都衣食住行无忧,完全免费,连上网打游戏都不花一分钱。

这在远古时代,是做梦都要笑醒的生活。

但这又能如何,难道人生的意义就只是在游戏世界里把生命一天天地消耗?

每次醒来,雷天生总会困惑一会儿。

“又是一天,人生真是无聊!”

然后他再次忘却自己,戴上网络终端,投入到无尽的游戏世界,仿佛那里才是他真正的人生。

在游戏世界里,至少他可以成为上天入地的修士,一柄飞剑斩妖除魔。

在游戏里,可以自在一时,无拘无束。

也就为了获得这一点点安慰,雷天生才宁可麻痹自己,荒废自己。

再次戴上星网终端,进入虚拟空间,穿过熟悉的光门,就听到一声怒吼:“该死的亚当,你再不上线,咱们的星球就要被巫灵帝国攻占了。”

“来啦,来啦,对不起,温柔入骨,刚才我睡过头了。”

雷天生一边道歉,一边穿上修士服。

“无限宇宙”是最流行的星际网络游戏,亚当是雷天生在游戏里的网名,温柔入骨是他搭档的网名,两人在游戏里共同建立了一个星球基地,隶属于凯撒帝国,对抗敌对势力巫灵帝国。

“你太落伍了,竟然还需要睡觉,怎么不买一个维生系统?”温柔入骨一点都不温柔,纯爷们。

维生系统是一个可以长期维持身体功能的体外循环系统,可以自动维护,是常年泡在游戏里网虫们的必备物品。

“买不起。”

雷天生拉好拉链,系好束带,抽出长剑。

只要穿上修士服,在游戏里他就是纵横天地无所不能的修士。

“连维生系统都买不起?”基地控制室里的温柔入骨作了个鄙视的手势。

“只要我这个修士服一升级,把它卖了就可以买维生系统了。”

雷天生幸福地想像有维生系统的日子,他就不用虚耗大把的时间去睡觉,也不用每周去福利院领泡面。

“你舍得卖修士服?”

温柔入骨吃惊不小,他的这个搭档对修士的痴迷程度简直就像苍蝇对花蜜,卖掉修士服就再也不能成为修士,他不相信亚当能割舍得下。

“嘿嘿,我可以选择去做巫灵或者幽倪,反正也没什么区别,只要玩得高兴。”雷天生浑不在意。

游戏的本意在能玩得爽,而不在设定。

“那你岂不要成为我的敌人?”温柔入骨调侃,他这个搭档虽然又蠢又笨,玩了一年见习修士还没升级,不过好在至少不会抛下他独自逃生,他劝道:“不如等你升级成中级修士,随便卖个装备就够买维生系统。”

“我可不想再吃十几年的泡面,等不及!”雷天生脑袋摇着像拨浪鼓:“你也可以选择任何种族,咱们还可以做搭档。”

“我只选择人族!”温柔入骨恼怒:“跟你做搭档是我最错误的一个选择,别罗嗦了,我的舰队都快给打残了,你快去消灭那些该死的巫妖,把它们给我斩碎!”

巫妖是游戏里另一种族巫灵驱使的一种星际怪兽,个头比星舰小得多,却更灵活,再生能力很强,在对抗中往往把星际舰队打得落花流水,只能出动修士去对付。

雷天生把长剑望天一指:“为了凯撒帝国的荣誉而战!”

他纵身飞起,象个勇士一样飞向星空。

他们的星球位于游戏里凯撒帝国的前线,换个说法就是炮灰,与巫灵帝国的势力战斗。

“去死吧你!”温柔入骨直想吐:“连我听了都恶心!”

星舰与人相比是超级巨无霸,如同一座城市般大小,十艘星舰和几千艘舰载飞船在星球外空组成的舰队遮天蔽日,无数的能量束在星际空间交织成网,似乎威不可当,此时却被几百只巫妖打得七零八落,满地找牙。

舰载飞船对巫妖来说就象是一只只小玩具,只配给它们挠痒痒,光滑的鳞片对能量束有着很强的削减作用,巫妖的头不大,但尖锐的犄角却可以挑开星舰厚厚的复合甲板,一旦被巫妖钻进星舰,星舰很快就会成为一堆星际垃圾。

突然,一剑飞来,将一只巫妖的头从庞大的身体上轻轻斩落,巫妖也随之失去生命,接着利剑化成一道流光超越光速将另一只巫妖击杀。

雷天生恣意地指挥着飞剑,现在是他最爽的时候,飘飘然,醺醺然,比嗑了电子迷幻剂更爽。

也就为了这一刻的酣畅惬意,他才选择性地忘记自己还有真实的人生。

巫妖们已经放弃了星舰,向他包围过来,但他不怕,修士的飞剑无物可挡,又利又快,这些巫妖都是给他祭剑的小菜菜。

随着最后一只巫妖被飞剑击杀,他的修士服一阵光华闪耀。

升级了!

盼望已久的升级终于在这场战役的落幕时刻到来。

“哈哈,咱也可以使用维生系统,再也不用吃泡面了!”

幸福在雷天生的心中荡漾。

突然,一个黑影突兀出现在他面前,尖尖的脑袋,体型不大,却是人形,掌中一柄短匕闪耀着淡紫色的光华。

“巫灵王!”

雷天生大骇,泛着紫色光华的装备那是神器,神器!

他的飞剑在神器面前只是一张小纸片片。

人形的巫妖是巫灵,是其他玩家,拥有神器的巫灵只能是巫灵王。

雷天生无计可施,无法可想。

他已经不用想,他的脑袋已经飞起,世界在他眼前翻转,迅速变黯。

“这种垃圾货色也来玩游戏!”

冰冷的声音在他脑海响起,随着游戏世界一起消失。

雷天生猛地扯开网络终端,捂住脖子,疼痛似乎仍在延续,被人砍掉脑袋的感觉太可怕了!

他急促地喘吸,仿佛还能呼吸是一件极幸运的事。

好一会儿,他混乱的脑子才略有些清醒,不由双拳紧握,向天怒吼:“为什么来的是巫灵王,而不是巫妖?为什么?为什么?”

雷天生被巫妖杀死过不只一次,那没什么,胜败乃兵家常事。

但被神器杀死是要掉级的!

连掉两级!

他现在不仅不再是一个刚升级的初级修士,连见习修士都不是,只是个初出江湖的一介平民,要再次成为修士,他必须从初阶武士做起,达到高阶武士,并成功击杀守级的铠甲兽才行,他为此努力了整整十四年,十四年啊!

或者他也可以像温柔入骨那样选择机师的行业,但那需要智力达到九点以上,而他的智力测试只有可怜的六点三。

“我这么一个小角色,也值得用神器来杀?”雷天生只觉胸口烦闷,嗓子眼发甜,一口鲜血直欲喷出。

他左手捂住嘴,犹不放心,右手也压了上去。

好一会儿,胸中的涌胀感才终于慢慢消解,雷天生长长地叹了口气。

人生还要继续,游戏还要继续。

自己不仅不能怨恨,还要感谢,感谢帝国给了他衣食无忧的生活,感谢这个时代有虚拟的游戏世界来消遣生命。

再次戴上网络终端,进入虚拟空间,但游戏快捷入口的光门却是灰色的,雷天生尝试着向光门走去,但被弹了回来,一个平平的声音说道:“黑鹰帝国公民雷天生在无限宇宙游戏中受到严重伤害,已被禁止进入虚拟游戏,想要继续进入,需要得到黑鹰帝国民政部的批准。”

雷天生的胸口再次发闷。

帝国民政部怎么可能管他这种小人物的这种破事!

虚拟空间开始旋转起来,那灰色的光门仿佛变成了嘲笑他的大口。

世界再次变黯。

雷天生昏了过去。

无尽的黑暗,无星无月,没有一丝的光线。

无梦无思,仿佛世界的尽头。

许久。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轻轻响起,比梦还轻:“藏了这么久,都没被昔如那个婆娘发现,说明没有露出破绽,是时候了,让我们开始吧,一起为了真正的逍遥自在。”

“是谁在说话?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雷天生开始动念。

一动念便醒了过来,缓缓睁开眼,拍拍脑袋,坐了起来。

刚才似乎做了个怪涎的梦,似乎要躲避什么人,但具体内容却想不起来,梦里的情形已经变得很淡,很淡。

“我为什么会做这种怪梦?开始什么?开始真正的人生?我有真正的人生吗?”雷天生挠了挠头,“梦里似乎有个女人的名字,名字有些怪,叫什么来着?”

雷天生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被帝国社会福利养大,两岁灌输基本知识,十六岁灌输标准知识,成为自由公民。

“天生”是他给自己取的名字,因为他是使用辅助生育的产物,连父母的基因来自何处都不知道,“雷”姓是正式登录公民身份时,从星网上随机挑选的,他觉得这个姓很威风,够惊天动地。

雷天生不知道父母是谁,可能因为他的各项指标参数太低,提供基因的父母双方都没有认领他。

他是一个连父母都嫌弃的孩子。

人生对雷天生来说,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无聊过程。

在黑鹰帝国,公民年满十六岁就可以自由结为伴侣,男女不限,无须结婚,如果生育后代,帝国可以代为抚养。

雷天生已经十七岁了。

但像他这样仍然在靠社会福利维生的渣滓,没有哪个姑娘会与他结成伴侣。

哪怕找个男伴都不太可能!

“我什么时候开始想女人了?”雷天生有些奇怪。

帝国对那些靠社会福利扶养长大而又能力低下的人,都会暗中采取一些措施,比如在泡面中添加一些东西,以压抑他们某些方面的需求,以避免低等基因继续传承下去。

“做了一个奇怪的梦,竟然勾起了我暧昧的心跳。”雷天生翻下空气床,一边嘀咕:“还去大街上逛逛吧,说不定会有奇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