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临城下 梨花香 第一百一十一章:翁中捉鳖

“怎么回事?一群没用的东西,不是让你们看着的吗?”离王大怒,吓得侍卫低着头弱弱地回答:“属下们不知,属下们就在屋外看着,隔几分钟进去看一次,并未发现有人进去,等再一次进去时发现人已经死了。”

“赵康呢?一个大活人在眼皮底下能不见了?”

“属下确实不知,属下发现人死后,并立刻前来报道,其他兄弟还在那守着。”侍卫的声音中带着颤抖。

离王和清风对视了一眼,清风不认同地摇摇头。

“一群蠢货!”离王明白他的意思,骂了一声,“我们走!”离王气急败坏要离开。

此时清风走到总管那轻声说道:“今晚你的话我便当真,只是我们出了这个门,会是什么后果你可掂量清楚了。”

“我们走!”说完清风起身大步向外迈去。

“别,别,别……”总管跪着拉着清风的衣裳,“老奴知错了,老奴全招!”总管使劲拉扯,“求将军保护……”

离王见此情形,向侍卫示意了一眼,侍卫立刻推开那老奴,两人才离开。

总管见离王和将军丝毫没有留下来要听他说的意思,赶紧起身去追,却被侍卫挡在了屋内。

“老奴知错,老奴有话说……”话语未完,可惜已没有人搭理他,总管又一次地摊坐在地上,紧张的看着周围,嘴里念叨着:“不要杀我……”

而离王和清风等其他人已快速赶往老嬷嬷去的地方……

此时夜深人静,连犬吠的声音都没有。

离王和清风窝在一间破旧的屋子内。

“你说都这么晚了,人会不会来?那老嬷嬷可是我们前脚刚走,后脚就出的事……”离王坐靠在地上,已有了倦意。

“再等等便知,老嬷嬷已去,那里有人把守着,自然不会再出乱子,只要现场保留原样便了。”

“除了韩冥那老狐狸,谁还会有如此心计?”离王自言自语着,“还有谁敢明着跟本王作对?赵炎?赵炎那小子虽有些桀骜不驯,但是心思未必如此细。”

清风也摇摇头:“怕是只有韩冥,你年少与他相识,他的城府之深,怕是我也难以捉摸……,还要弃儿那丫头,你最好注意点,怕是她……”清风顿了顿,又道:“她与韩冥之间有……”清风又摇摇头,总觉得两人之间关系不一般,总觉得不对劲,两人像藏着秘密一样,可他又说不上来。

“他俩有私情?”离王腾地惊醒,诧异地看着清风。

“你知道我不是指这个……,在皇城(平城)千凌最后见到的人便是弃儿。”

“这事我自然知道,你不用再提。”离王明显不愿提起这个话题。

清风做了噤声的手势,两人便齐刷刷向对面看去,便见一个黑影般快速闪过,走近总管的屋子,悄悄向床边靠近,对方还未出招,便觉不对,只见剑影向他刺去,对方连忙向后连退几步后,侧身向前,直接上去将藏在床上的侍卫拍晕。

而屋子也瞬间亮了起来,藏匿于屋内的侍卫早已将身穿黑色披风的人团团围住,可是这些侍卫根本还未看清对方,便觉全身松软,一个个瘫倒在地。

“还想往哪里逃?”话语间离王与清风已一前一后将逃出屋子的黑衣人围住,离王试图看清对方的脸,却发现对方带着黑色狰狞面具。

“什么人?”离王第一眼看有些震惊,他从未见过如此狰狞的面具,加上对方身上散发是带着一股尸臭的阴气,饶是离王都觉得有些寒气逼人。

“他不是断刀。”清风在黑衣人身后对着离王肯定的语气说道,顺势做着防御的姿势。

两人一前一后,而黑衣人一丝紧迫感都没有,望向离王说道:“能让你见阎王的人。”语气低沉沙哑,语速不紧不慢。

“真是又臭又大的口气!本王今天就让你见见阎王什么样!”离王从未见过如此嚣张之人,大脑飞快旋转,也想不出此号人物。

清风不觉皱了皱眉头,他听出这个声音,一年前,他被胭脂下蛊时,便是这个声音救了他。

“你是?”但清风也猜不透眼前的人到底什么来历,他并不能肯定。

“季丹将军,别来无恙啊!”沙哑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对方看向清风似乎像是见老友般。

“你认得我?”此时的清风既充满了疑惑,同样充满疑惑的还有离王。

“堂堂将军自然认得。”黑衣人依旧不紧不慢,可突然语速一转,“这个送给你们。”话语间,一个转身,手带着披风一挥,地上便满是一些密密麻麻的黑色虫子,两人见状连忙后退,只瞬间功夫,双手又分别向两人掷了一物,快速消失在暮色,离王和清风虽看不清物体,却也急忙躲闪开。

“啊!”只听得离王叫了一声,一只黑色的虫子便钻进离王的脖颈处,清风赶紧向前,点住他的穴道,情急之下,四处张望,便看到刚才他站立的地方有个锦囊,是清风刚才躲开的物品,清风连忙拾起,打开一看,是只药瓶,清风打开盖子,一股冲鼻的气味散发出来,而地上的那些虫子便纷纷后退,清风下意识立即将药粉洒在地上,那些虫子竟神奇般消失。

来不及多想,清风迅速扯下离王发髻的梅花针,瞬间割破离王的脖颈,用掌力将虫子逼了出来,在脖子上涂了药粉。说来也奇,刚才离王还觉得浑身奇痒难受,此刻便觉好多了。只是脖子被划破带来一丝丝疼痛。

“还好这个梅花针无毒,否则被自己的梅花针毒死,真成天下笑柄!”清风挖苦道。

“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开玩笑!”离王摸了摸自己的脖颈,“这药粉还挺管用,你怎么知道用这个?”

“我瞎猜的,死马当活马医,出了事可别怪我!”清风说着将冲鼻的药瓶扔到一边,不禁又陷入了沉思。

此时的离王也没心情开玩笑,长舒一口气,“没想到今天我们俩栽倒一个不知名的人手里,可恶!”

“可他显然没有想与我们硬拼的意思。”

“那是自然,他拼不过。”离王愤恨地说着,转而又恢复了平静的语调:“他会用蛊,身上带着臭味,又很了解我们,难道真的不是韩冥的人?”

经历此事,两人又一同赶到老嬷嬷那,杜衡早就一脸着急色:“王爷怎如此晚?凶手可抓到了?”杜衡看看后面,却发现只有两人回来。

莫离也没有答话,同清风径直走向屋内。“屋内一切都没有动。”杜衡又补充着,“属下猜测,那老嬷嬷死时,小康儿一定还被凶手藏在屋内,待大家忙乱之际,又除掉了几个侍卫,才将赵康掳走!”杜衡便陪便走,将离王引到屋内。“床底下有拖拽过的痕迹,那灰尘印记还在,当时肯定是凶手来不及,将赵康打晕,藏在床底。”

“属下已调遣侍卫在这方圆几里寻找可疑人员。”杜衡一直说着,见离王并没有说话,眼睛又不自觉看向清风,似乎在期待自己的安排是否妥当。

而清风也没有回杜衡,只是两人按着杜衡的说法又检查了一遍屋内,清风道:“以他的实力何必多次一举,先将康儿藏起来!为何不一网打尽?”

“这……”杜衡确实没有想通这一点。如果说凶手有这样的实力,完全可以将看守的士兵都灭口,然后再将老嬷嬷灭口,赵康掳走。完全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先将赵康藏起来,又趁乱将其余侍卫放倒,再把赵康弄走。

清风又看了看老嬷嬷的伤口摇头道:“与我们看到的不是同一个人。”

“确实不是!”离王附和着。

“属下也检查过了,这伤口与前几天在城郊外袭击我们侍卫的伤口时一样的,搞不好就是同一个人。”杜衡又插嘴道,杜衡有些疑惑,离王当时也在城郊外看过伤口,季丹将军不知道,离王应该看得出来呀。

“你先闭嘴。”离王朝着杜衡吼了一句,杜衡立刻不敢再说,只是满脑子疑惑。“与前几天城郊外的应该是同一人。”离王又继续说,更让杜衡摸不着头脑,却又不敢答话,“与今晚的黑衣人不是同一人。”

“也就是想要老嬷嬷和总管命的不是同一个人。”清风看向离王,“也或许今晚在掌事那出现的黑衣人根本就是意外。”

“属下越听越糊涂。”杜衡又开始插嘴到,“王爷不是说,杀老嬷嬷的凶手一定还会去掌事那吗?王爷吩咐我先赶回来看死者的情况,王爷和

将军在掌事守株待兔,好来个翁中捉鳖,怎么又是一个人,又不是一个人,又是意外的?那凶手可有抓到?怎么就王爷两人回来,其他侍卫呢?”

离王一脸嫌弃的看着杜衡,就这脑子,离王简直不知道怎么说,脱口一句:“滚出去慢慢想!”

“你先在外面候着。”清风示意杜衡先离开,杜衡还礼一脸纳闷地离开,出门前嘴里还道:“奇怪,其他人呢?”

“他们还在掌事屋里睡觉,你叫人去把他们弄醒?”清风在后面回了一句。

“啊?”杜衡转身,看清风稍显不耐烦看着他,便又噢了一声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