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诸界 1-189 产生了利息

前园星大海有一个统一的名字,叫前园海,以可长书所在的前园岛为中心划分为前园东海、前园西海,这里虽然在东图国东面,却叫前园西海。

此时太阳刚升到半空,阳光还不是很足,但大海上已然有丝丝的水汽蒸腾,到得高空遇冷化为淡淡的白云,缓缓飘动,这些云朵最终都会化作雨水,大部分落回大海,有小部分被风吹到陆地,现在是初夏时节,风力不盛,因而造成东图国东部多雨,西部干旱。

南兆国也应是如此,但南兆国有国师朱古念士在,可以调理风雨,使得南兆国平顺祥和。

雷天生按梦舟念士心得上所讲,选中一个地点,便准备施法,呼风唤雨。

按心得上的法术,雷天生展开念力,感应风之源,尝试引导。

不知是魂体的缘故,还是不熟悉,他耗费了不少的念力,却只形成了一小股微风。

“这屁大的风力有什么用!”雷天生很不满意。

他干脆不用心得上的法术,而使用自己的念力驱物。

念力驱物是肉身飞行术的根本,雷天生自是熟悉之至,一动念,便有一股强风骤起,虽然范围很小,但风力却很足,就如过堂风一般。

雷天生满意地点点头:“这才叫风!这才叫法术!可不是这里的念士可比。”

能以念力形成风,呼风唤雨法术便算是完成了大半,下面就是要感应自然的风力起始之处,在那里给它一个风力的初始方向,就可以引导自然的风力,形成大范围的海风,将云朵吹到想要的地方。

这对雷天生并不难,但他的目的可不是呼风唤雨法术,而是释放民众的信力。

感应自然的风力起止对普通念士其实是最难的,但雷天生有预感能力,略一感应便认定一处,也不管是不是准确,便在这里按梦舟念士心得,引导信力。

引导信力对前园星念士来说,是最基本的,也是最容易的,但对雷天生来说却是最难的。

他的法术并不是靠念力引导空气形成风,而是以念力驱使空气形成风,这从根本上是不同的,再想在此基础上引导民众的信力,却是艰涩无比。

进行了无数的尝试,信力却是全然不为所动。

他也试着还是以心得的方法引导风,但形成的风力根本不足以形成海风,而且信力依然不听使唤。

“不能形成风雨,就无法满足民众的愿望,信力也就得不到释放。”雷天生暗道:“或许是因为魂体的原因,看来只能肉身飞过来,眼下还是先形成风雨再说。”

主意即定,他便不断地寻找自然的风力起始之处,也就是所谓的风眼。

风眼不止一处,引导的风眼越多,风力越强,海风方向就越准确。

引导了几十外风眼,雷天生便飞回国师塔。

魂魂离体不能太久,越久魂力消耗越大,就算魂体附念也是一样。

而且离体太久也不安全。

回到本体,雷天生睁开眼,惊奇地感觉头脑里的信力竟然消解了不少。

“这是怎么回事?我并没有成功地引导信力,怎么就消耗了呢?”他百思不解。

当天,东图国西部部分地区大雨,旱情大大缓解。

此后,雷天生每天都去呼风唤雨,并调整方向,尽量使雨落在干旱的地区。

结果,东图国西部地区雨量充沛,而东部地区却只见云不见雨,旱涝不再。

风调雨顺!

这自是新国师施展法术之故!

结果,民众的信力狂涨,涌向雷天生,就算他尽量不去理会,却是无法扼止,使他很是苦恼,只能继续施法,等待民众的狂热减退。

不久,意外的消息传到东图,西凉国暴雨成灾,南兆国久旱不雨。

西凉国地处雪山以西,国土面积是东图国的数倍,但人口却只与东图国相当,因为西凉国大部分都是沙漠,只有雪山融化的雪水形成的数只河流沿岸人口密集。

西凉国向来多风少雨,可是最近这些日子狂风怒云越过高高的雪山自东而来,暴雨连连,河水暴涨,更是数度改道,冲垮了无数的房屋,西凉国民众死伤无数。

这当然是雷天生的缘故,他对方向的控制很精确,却没有控制好力度,使得大量的雨云没有落回大海,而是西向而去,大部分落在了西凉国,落在东图国西部的只是小部分。

阳光的热力是有限的,雨大多下在了西凉国和东图国,南兆国的雨量就稀薄得多,西部地区更是无云无雨,不管国师朱古如何努力,也无法改变,连东部地区都纷纷出现旱情。

消息传来,东图国民众大乐,这肯定是新国师对两国的惩戒!

新国师明显比这两国的国师技高一筹。

两个月后,盛夏到来,西凉国和南兆国再也熬不住,同时递交国书,向东图王竟公酉致歉,愿为之前的行为作出补尝,希望东图国新国师不要再继续为难。

雷天生并不知道这些,除了呼风唤雨,他大都在国师塔闭门修炼,偶尔到东图国各处巡视一下自己的成果,却并没打破前园星的规定越界去其他国家,因此并不知道这些消息。

与两国和解谈判,竟公酉得了不少好处,心满意足地准备亲自拜见新国师,却被淮妃拦下,只是让人给竟千千传个信,让她告知雷天生。

淮妃是新国师淮莫尹的亲姐,这些日子在王宫势力大涨,东图王竟公酉对她也多有依仗,不便拂逆,便任其安排。

淮妃心里清楚新国师早已不是他弟弟,心意难测,冒然打扰很可能会适得其反,才私下让竟千千传信。

在淮妃看来,竟千千既然在国师塔得到新国师认可,在枕边吹吹风远比其他方式有效得多。

其实,过了起初几日,雷天生更多的时间用来修炼,与竟千千欢好的次数渐少,他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肉体的一时欢娱并不能给他带来什么。

与奚汶欣相见的时候就更少了,每次见她似乎都心事丛丛,雷天生关心地询问,她只是说书架上并没有修炼方面的书,雷天生笑着安慰她,让她自己多读书,也没多在意。

从竟千千那里知道了事情有经过,雷天生又吃惊又好笑,西凉和南兆两国的灾难根本不是他故意所为,只是因为他没有采用梦舟念士心得上的方式,而是用自己的方式呼风唤雨,使得风力强劲而集中,雨水过界。

雷天生并没有为难两国的意图,犯不着,做东图国国师只是客串一下而已。

此后,他再施展法术时就约束自己的念力,控制风力的强度,使雨水精确落在需要的地方,东图国风调雨顺,西凉和南兆两国的灾情也很快得到缓解。

东图国有一位强大的新国师的消息迅速在前园星传开。

经过几个月的施法,雷天生也已经渐渐地摸索到引导信力的方法。

并不是他可以驱使信力,而是那些信力认可了他。

起初几次施法后,那些杂乱的信力渐渐变得顺从起来,引导起来越来越顺畅,使他只用些微的念力就可以引导这些信力一同施法,形成一场风暴。

几个月后,那些信力更是变得盲从起来,不只是引导,甚至可以驱使,来完成他想做的其他事情,比如肉身飞行,引动信力为己用,可以飞行更远的距离。

一时间,雷天生倒舍不得抛弃这些信力了。

而且他还有一个重要的发现,这几个月的时间,他的念力有了明显的增长。

在小世界五千年,增长的主要是虚空之眼和其他几种绝技的熟练程度,另外是他魂魄的凝聚程度,但念力的强度虽然也有所增长,却相比而言并不算多。

而现在,几个月的时间,念力的增长似乎已经相当于在小世界数百年的增长程度!

这是为何?

雷天生惊喜之余,反复地思考。

最后他得出一个极有可能的结论:信力的一入一出,产生了利息!

作为智慧生命,每个人都有直觉,只是能自主运用直觉的却极少,民众的信力也是某种朦胧的直觉,想借助国师的力量来完成他们所做不到的事情,而信力或多或少总会对他产生一些影响,结果是促进了他自己念力的增长。

就象普通老百姓手里也有钱,只是很少,无法进行投资,而他是一个大财主,可以将民众手里的钱汇聚起来,做民众想做却做不到的事情,民众个人手里的钱虽少,但人数一多,数额就相当可观了,甚至比他自己资产还多,在理财过程中,总会有些利润,这些利润是不可能还给民众的,自然是被他得了好处。

信力真是好东西!

这个世界,实力至上,而对于修者来说,除了强大的绝技和法术,魂力和念力才是根本。

魂力是自我的强度,念力是自身对外界影响力的强度。

绝技和法术再强大,也是需要通过念力来实施,念力的强弱决定了绝技和法术的强弱。

念力的修炼比魂力更为艰难,魂力只要不停地修炼自然就会增长,而念力是自身与世界的互动,不仅需要时间,更需要资质和机缘,以及无数顿悟的叠加。

资质差的人,念力达到某种程度,可能千年万年都再不得寸进。

而现在,信力竟然能促进念力的增长!

这种硬塞给他,抛都抛不掉的东西,居然是宝贝!